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通天武尊>第六十一章:這也是丹醫的一部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六十一章:這也是丹醫的一部分

小說:通天武尊| 作者:夜雲端(書坊)| 類別:玄幻魔法

中年男子的一句話,讓風雪舞的母親和風雪舞皆是一驚。尤其是風雪舞,小嘴微張,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父親所說的事實。煉體境第六重?這,楊辰才多大,修為,能夠達到這種精湛的地步?

最關鍵的是,楊辰不是丹醫嗎?

在丹醫之道上尚且有此涉足,武道修為,還能高到這般離譜?

風雪舞的母親雖然不涉足武道,不過身在風家,她也很清楚這般年紀輕輕就擁有煉體境第三重的武道修為,代表著什麼。

楊辰也驚了。

他雖然很清楚有一些強者,能夠一眼便看出他人武道修為,但是卻沒想到,這風家就有此等高手。要知道,楊家族長,可是看不出他的武道修為的。

風長空看出了楊辰的驚訝所在,語氣平和的說:「不必驚訝,我們風家是大荒百族內,唯一一個擁有完整功法『四象冥訣』的部族。修鍊四象冥訣者,感覺異常清晰,修鍊小成,便可觀察他人武道修為。」

「原來如此。」楊辰這才釋然,唯一意外的就是,這風家竟然擁有完整的功法,而且,風長空還對自己坦然這些。

風長空並沒有收回觀察楊辰的眼神,他剛才只是稍稍一個試探,並無惡意。只是這試探的結果,卻遠遠出乎了他的預料。

換做其他少年,被自己這般直視,豈會還能保持這般從容?楊辰此子非但做好了,甚至眼神中還保持著鎮定。可見此子心性,絕非其他少年可比。

最關鍵的,便是楊辰的武道修為。

他原本讓風雪舞帶楊辰來到風家,便是看中楊辰的丹醫絕學,想要代表風家交好楊辰而已。

當然,也只是交好罷了。

楊辰的丹醫身份雖然尊貴,但這不代表就一定能入風家的法眼。

但現在,就不一樣了。

剛才風雪舞進屋后,還對他說了這少年與王仁的比試。

煉丹,武道,還有丹醫之道,都有著這般驚人的天賦。以及這種處變不驚,非常尋常的氣質鎮定。這小傢伙,不簡單礙…

一念及此,風長空眉毛稍稍挑起,或許,這少年真的可以解決自己那樁心事,也說不準呢?

「楊辰小友,不必拘束,把自己當做自己家即可。」風長空平靜的說道,隨即講道:「雪舞,你便在旁站著吧。」

「是1風雪舞愣了愣神,緊接著站在了自己父親身旁。

楊辰聽到風長空的話,著實一愣。

因為,對於大家千金而言,通常只有長輩接待『貴客』時,這些千金方才不能落座的。倒並非是歧視,而是一種尊敬,風長空一番簡單的話,已然是將他當做貴客來對待了?

楊辰表面毫無變化,但心中已然變得思緒萬千起來。

風雪舞的母親和風長空對視了一眼,隨即展顏笑道:「楊辰,上一次你幫我解決了身上的疑難雜症,伯母我還沒好好謝謝你。伯母看你著實歡喜的很,我聽聞你自幼父母離去,雙親不在,心中著實心痛,若是不嫌棄,以後這裡便是你的家。你常來這裡坐坐,也是無妨的。」

看似一句簡單的話,楊辰卻能夠明白,風雪舞母親的弦外之意。

對方這是向自己示好呢,等自己表態呢。

想了想,楊辰溫和的說:「有時間的話,一定登門拜訪。希望伯母不要嫌棄。」

「怎麼會嫌棄呢,我倒是有心認你當乾兒子,就怕你不願意呢。」風雪舞的母親又提了一嘴。

楊辰可不覺得這是隨意的一句話,失笑道:「伯母說笑了,楊辰出身部族,豈能配得上這層身份。」

楊辰的話,無疑是讓一旁站著的風雪舞變得悵然若失。

剛才她母親看似隨意提了一嘴,但實際上,也是等待楊辰表態,而楊辰的話,無疑是婉拒了自己母親的念頭。

這讓一直在旁觀看的風長空看在眼裡,心裡倒是有了些譜。

以他的智慧,並不難看出,楊辰不拒絕與風家交好,只是事到如今,對風家仍然有些提防之意。

這樣的心性,倒是他喜歡的,年紀輕輕,能理解重重暗示不說,還有著這般心性,著實不易埃

心中想著,風長空也開始變得迫不及待起來:「楊辰,既然今日已然請你到此,我也不藏著掖著了,也免得生疏。我想問你,這醫術,你學了多久?」

「兩年有餘。」楊辰回答道。

「我看你能夠輕而易舉的解決了雪舞母親的病情,不知道,若是換做其他傷勢等,你可有解決辦法?」風長空滿懷期待的看著楊辰。

這讓楊辰驀地一愣時,終於明白了今日這風長空請自己來的目的了。

感情,風家還有病傷之人?

楊辰躊躇少許:「這我並不敢保證,醫術一道,變化莫測。我得看過病人方可。」

聽到楊辰此言,風長空臉上露出了喜色:「楊辰,既然你話已然說到此處。我也就開門見山了,實不相瞞,今天我請你來此,就是有心想讓你在施一次醫術。只要你能解決了這些,你要什麼,我給你什麼。」

楊辰並沒有著急答應,而是將目光放在了風雪舞的臉上。

風雪舞輕吐了一口氣:「楊辰,抱歉。我一開始隱瞞,也是因為此事牽扯確實太大。我希望你能再幫我一次。」

楊辰皺了皺眉,隨即說道:「上一次我是看在風姑娘一片孝心,所以才不求回報,這一次,就不會如此了。既然伯父敞開大門說亮話,那楊辰豈有含糊的道理,伯母的這個忙,我幫了。只是,此事到底成與否,晚輩還不敢保證1

風長空朗聲笑道:「楊辰,你能幫忙即可。成功與否,就聽天由命吧。」

「不過,伯母的病已經痊癒了,而伯父身體更是健朗無比。若說稍微有些差池,那恐怕也就近日來修鍊方面不大順心,出了些岔子。並無大礙,只要細心調養就會恢復原狀,其他的,並無什麼吧。」楊辰開口說道。

這樣看似簡單的一句話,卻讓風長空再次高評了楊辰幾分,他目不轉睛的看著楊辰:「你能看出我近日來修鍊方面不太順心?」

「這也是丹醫入門的一部分。」楊辰如實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