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通天武尊>第六十三章:醫治結果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六十三章:醫治結果

小說:通天武尊| 作者:夜雲端(書坊)| 類別:玄幻魔法

若是這點難題都解決不了,他也不用當這個丹醫了。

他現在不再耽擱時間,吩咐著道:「伯父,風姑娘,幫我尋一些靈草等物。這些靈草數量較多,你們務必要記清楚。分別是山羊草,陽朝露水……等,共有二十餘樣,雖然都是珍惜寶物,不過我想,風家應當能湊得出來。」

「這……」風長空細數著這些靈藥名字,哭笑不得的說:「這些寶物,可都是名貴草藥,好在我風家倒也有存貨。我這便幫你取過來。」

「多謝伯父了。」楊辰恭敬的說。

風長空起身離開。

老者則是深深的看了楊辰一眼,眼看楊辰這吩咐起來有模有樣的,他也詫異起來:「小子,這些靈藥草,真的可以醫治好老夫?」

「前輩稍等便知。」楊辰不難猜測出來這老人對自己的懷疑之意。

恐怕對方現在想的多半也是死馬當做活馬醫了。不過這老人怎麼猜測,怕是也不知道,遇到自己,簡直就是他的福氣。

否則別說是這大荒,就是這去北山郡尋醫,多半也是一路無果的情況。

看到楊辰賣關子,老人氣呼呼的吹起了鬍子,小眼睛轉來轉去,不知道在想著什麼了。

涉及到自己父親在內,風長空辦事的效率自然是高的驚人,只是半個時辰不到,風長空便迅速返回,他拎著儲物袋,長鬆了一口氣:「楊辰小友,你需要的這些靈草等物,都搜集好了。」

楊辰收下儲物袋,這麼大致的觀察了一下,發現這些靈草確實搜集的齊全。

他這才將這些東西全部取出來,隨即用那『陽朝露水』洗了洗手。

待得這陽朝露水洗過手后,楊辰又服食下一枚靈草,之後,便是乾脆利索的抓住了老者的手腕,把起了脈。

這讓那老者驚的瞪大雙眼:「小子,你竟然沒事?剛才你做了什麼,竟然可以無視我身上中的那陰陽法決的氣力?」

這可是那大當家,身為靈武境高手的氣力,區區一個煉體境,竟然可以抵抗得了這氣力?

楊辰微微一笑:「這陰陽法決雖然字帶一個陽字,不過前輩剛才也說了,那大當家修鍊這陰陽法決,修鍊的乃是陰訣,而非陽訣。可見這大當家的氣力屬陰。」

「恩,你猜測的倒是不假,不過你是怎麼做到的。」老者好奇的問了起來。

「陽朝露水乃是太陽升起時,最濃郁的陽光刺激草木所誕生的露水,這露水含有至陽之氣。用此露水浸泡手,我現在雙手都含有至陽之力在身。那大當家修鍊的法決是屬陰不假,不過和這大自然誕生的至陽之力一比,差距就體現出來了。」楊辰不急不慢的講。

陰陽五行等等變數,乃是醫術之關鍵,楊辰身為一代丹醫,自然不負盛名。

這陰陽五行之道,他運用的爐火純青。

那老者聽到楊辰的講解,眼睛微微放光:「哈哈,有意思,有意思。你小子還真是有意思。雪舞,你認識了一個好朋友,可以深交,可以深交。」

風雪舞俏臉一紅,隨即眼神中隱隱露出了驚訝之意。能讓自己爺爺說出這種欣賞,甚至直白的說可以『深交』的,還是頭一次。楊辰畢竟身為男兒身,自己爺爺便是再高評價,此一句『深交』也不會吐露出口。

要知道,她那些感情深厚的『閨蜜』,都未能得到自己爺爺這般評價的。

想到這,她目不轉睛的盯著楊辰的背景,細細思緒起來,那一雙大眼睛透著明光,著實誘人。

風長空也是看著楊辰,漸漸的陷入了沉思中。

此刻的楊辰幫那老人把著脈,言談到此處,便是一絲不苟的說:「前輩,晚輩接下來要幫你細心把脈,這脈象尤為重要。前輩可不要再說話了。」

「你這小子……」老人失笑了兩下,倒也乾脆的閉上了嘴巴。

楊辰眉頭緊鎖,進入了狀態內。

脈象跳動,深含醫學之道,楊辰不敢含糊,幾乎全身心的精力都放在了其中。

此番少說有一盞茶的功夫,楊辰方才睜開雙目,輕吐了口氣:「前輩的病狀傷勢,果然和我所預料的差不多。那陰陽法決的氣力,已然侵入了前輩身體內,若是再不救治,縱然前輩實力高深莫測,怕是也很難活過今年了。」

「嘶……」

聽到這話,風長空和風雪舞皆是倒吸了一口涼氣。

老者倒是表現的從容鎮定:「恩,你說的倒也不差。老夫也感覺到了這身子骨一日不如一日,那老賊修鍊的陰陽法決,著實歹毒。現在老夫即說是病入膏肓也不為過了,不過,你小子也不必嚇唬老子,到底有沒有的治,你實話實說即可,老夫還不至於會為難你一個小娃娃的。」

楊辰揉了揉眉毛,雖說這老者說話不怎麼好聽,但對方對自己並無惡意,這才是他醫治對方的關鍵。

一念及此,楊辰緩緩說道:「這傷,有得治。」

「當真?」

「楊辰小友此話當真?」

老人和風長空的情緒都有了明顯的波動。

風雪舞沒說話,但一雙大眼睛直勾勾的看著楊辰,顯然也有著請求的味道。

楊辰啞然失笑:「自然當真。」

「爺爺,楊辰絕不會說謊的,上一次他對我母親也是這樣保證的,後來我母親那『玉人症』,便痊癒了。」風雪舞欣喜的笑了起來,那笑容燦若麗花,明媚動人。

「楊辰小友,家父的病情,可是要如何去做的?您給畫個道道。」風長空的語氣口吻,變得充滿尊敬味道起來。

楊辰可是掌管著他父親生死的,他不敢含糊。

「伯父不必這般客氣,其實對於我等丹醫而言,真正難以救治的是先天頑疾,像是這般後天形成的傷勢和病症,其實就算再難,也有得解決。」楊辰溫和的說。「剛才的那些靈藥,都在這裡!接下來,我再開一副藥方1

「楊辰小友請說。」風長空不敢有什麼含糊。

楊辰將這藥方的配置等等,一五一十的講給了風長空:「這些藥物,定要放在正午時分熬制,經過陽光刺激,熬制的湯汁必然會充滿陽氣。到時候給風前輩服食而下,不足半月便會有所好轉。當然,這陽氣在風前輩體內與那大當家的靈力碰撞,過程……」

「嘿嘿,過程一定會讓老夫很難受吧。」這老人一點也不傻,簡單明了的說。

「正是如此。」楊辰尷尬的說。

「那並無大礙,老夫縱橫大荒幾十餘載,什麼苦頭沒吃過,能撿回一條性命已是不錯的事情了,還會在乎那些小事嗎?反倒是你,若是老夫真的在半月後見到了成效,那這報答你的事兒,老夫可就要好好好想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