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通天武尊>第六十八章:顧家變故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六十八章:顧家變故

小說:通天武尊| 作者:夜雲端(書坊)| 類別:玄幻魔法

「沒什麼,只是近幾日沒看到我姐姐,我姐姐去了哪裡?」楊辰好奇的問道。

顧明月低聲說道:「少爺,小姐她只告訴明月要去處理一些事情,具體怎樣,明月也不知道。」

這倒是讓楊辰奇怪的很,自從自己姐姐在前次成人會上之後,他就很少再見到楊采蝶了。不過他也沒放在心上,楊采蝶畢竟是成年人了,有其自己的空間。

反倒是今天的顧明月態度十分反常,這讓他抬起頭,一雙眼睛直勾勾的看著對方,想要從對方的雙眼中,觀察出什麼心事出來。

顧明月被楊辰這麼看著,慌張的移開眼睛,生怕被楊辰發現了什麼。

「明月,你好像有什麼心事?」楊辰疑惑的問了起來。

顧明月聽到這,嬌軀一顫,隨即立馬說:「沒,少爺,明月怎麼可能有心事呢。」

「你在撒謊。」楊辰緩緩說道。

「我沒。」顧明月急忙講。

「你既然沒撒謊,為什麼不敢看著我的眼睛?」楊辰凝了凝眉。

顧明月無法辯駁,只是想著嘗試性的去看了一眼楊辰,但很快便是移開眼睛。楊辰的雙眼明亮如星,彷彿能洞穿她內心的心事一樣,這使得她心中的慌亂和焦急,不由自主的顯現在臉上。

楊辰這時若是再無法確認顧明月有心事,那才是笨蛋,他語氣硬邦邦的說:「明月,你要知道,我把你當親人。你有什麼心事,為何要藏在心裡,難道你不把你家少爺當自己人?」

「不,不是這樣的。」顧明月聲音越來越低,突然間,那雙眼睛晶瑩含著淚珠,竟是一時忍不住的啪啪流下了淚水。

「你還說你沒心事,明月,是不是誰欺負你了?」楊辰開口說道,語氣中多出了幾分怒意。

顧明月眼看此事敗露,擦了擦淚水,抽泣的說:「少……少爺,我,我害怕。」

「怎麼了?」楊辰實在是不明所以了。

顧明月哭的梨花帶雨:「我剛才聽其他家僕說,我們顧家有人惹了馬賊幫,那些馬賊幫一怒之下,在我們顧家大開殺戒。我,我姐姐,還有我娘我爹他們……」

「事情發生在什麼時候?」楊辰微微一怔。

「就在三個時辰前。」顧明月話語顫抖著。

聽到這,楊辰眉頭緊鎖:「三個時辰,應該還沒結束,明月,我們走。」

「少爺……您,您打算幹什麼?」顧明月突然一個激靈,哭也不知道怎麼哭了,瞪著大眼睛看著楊辰。

「那馬賊幫不可能無緣無故的要滅顧家,肯定是有緣由的。不過不管如何,顧家只是小部族,即便惹了馬賊幫,大部族也只會睜隻眼閉隻眼,不可能為此去動怒於馬賊幫。」

楊辰嘆了口氣:「你家少爺無能,你們顧家出事,以我現在的實力,根本幫不上忙。但是,那畢竟是你家,我總得帶你去看一眼,若是能從虎口裡救下一個,就算是一個吧。」

「少爺您絕對不是無能的,而且,您千萬不能去埃這事情才發生三個時辰,那些馬賊幫肯定還沒離開顧家,您現在要是去,不是羊入虎口嗎?」顧明月心急如焚。

大部族對此事都睜一隻眼閉隻眼,楊辰無法控制事情的左右,那怎麼能說是無能呢?

而且,楊辰竟然要為了她以身涉險。

顧明月感動的同時,卻知道這是一件十分危險的事情,連忙拉著楊辰的手,生怕楊辰做出了什麼不理智的行為。

「放心,你家少爺還是有分寸的。快跟我走吧,晚了可就來不及了。」楊辰二話不說,抓著顧明月的手就沖了出去。

……

一轉眼,楊武家的宅院中。

楊武身在院內,徒手握著一把朴刀,耍的威風凜凜,可見楊武在磨練刀法上,下足了功夫。雖說他只有一條手臂,可是,這更促進了他的努力,讓他的心智更為堅定起來。

「喝1楊武一刀揮動而出,聲勢驚人。

「楊武。」這時,楊辰的聲音突然響起,落入了楊武的耳中?

「楊辰?」楊武看到了急匆匆來到自己這裡的楊辰和顧明月二人。「你怎麼來了?」

楊辰深吸了一口氣:「借我一匹快馬。」

「你要馬匹幹什麼?」楊武疑惑不解。

「去顧家。」楊辰說道。

「什麼1楊武瞪大了雙眼:「你知道顧家的事情吧,那裡已經被馬賊幫包圍了,水泄不通。你現在要去顧家?沒族內的保護,被那些馬賊幫逮著,他們還不把你給活剝了?不行,這事兒說什麼也不行,我爹要是知道我沒攔著你,指定把我腿給打折了。」

他現在可是很清楚楊辰對於楊家的重要性,連自己父親楊遠都說了,楊辰乃是楊家未來的希望。讓楊辰去送死,那他得是多大的罪孽?

楊辰深吸了一口氣:「楊武,我把明月當做我的親人,她的事情就是我的事情,如今顧家出了那麼大的事情。我楊辰說什麼也都過去看看。」

顧明月聽到這,眼淚又不爭氣的掉了下來,她哭的嬌艷動人:「少爺,您能把明月當成自己的親人,明月已經很感動了。可是,你千萬不能去顧家,武少爺,你說什麼都得勸勸我家少爺埃」

楊武凝重的看著楊辰:「楊辰,此事務必得三思而後行埃」

「楊武,你我以前有矛盾,我為了你,可以去跟王雲開作對。為了明月,我同樣可以和馬賊幫作對,你明白嗎?」楊辰直勾勾的盯著楊武。

楊武聽到這,微微一怔,回想起了楊辰為了自己與王雲開作對時的情形,他緊咬著牙關:「罷了,楊辰,你要去可以。但我必須得和你一塊去,那樣我才放心一些。只可惜我父親不在這裡,要是他跟著你去,那多少還能讓人寬心。」

「你不必擔心,我們只遠遠的觀上一眼,送死的事情我不會幹。要是能有撿漏的地方,便撿些空子。」楊辰說道。「不過,楊武,此事還是有不少危險,你就不必跟著前去了。」

「楊辰,你把我楊武當成什麼人了?若是今日讓我爹知道這事兒,我爹非打斷我的腿不可,我不跟著你去,於心何安?」楊武咬牙道。

楊辰看到這,爽朗的笑了:「好好好,那我們就一起去,出發吧。」

楊武利索的將快馬牽了出來:「廢話不多說,趕緊上馬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