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通天武尊>第七十五章:槍靈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七十五章:槍靈

小說:通天武尊| 作者:夜雲端(書坊)| 類別:玄幻魔法

偌大的地窖,空空如也,唯有這樣一幅長槍之畫,著實是讓人奇怪不已了。

顧明月平復著心中的心情,聽到楊辰問話,她在腦海內回想了些記憶,柳眉蹙起:「少爺,我以前在顧家的時候,沒聽說過地窖還有其他的作用埃」

「怪事。」楊辰目不轉睛的盯著這幅畫。

他總覺得怪怪的。

奇怪的地方,不是地窖,而是這幅畫。

這幅畫畫著這『長槍』,不像是用毛筆畫上去的,更像是真實存在的,而且,畫中除了一桿長槍,空空如也,其他的什麼都沒。試問,若是畫槍者,怎會只畫一桿槍,沒個背景之類的?

楊武嘖嘖道:「楊辰,你細細看,這槍像是真的一樣。」

「不是像,恐怕這槍,就是真的。」楊辰喃喃道。

「就是真的?不對吧,畫終究是畫,怎麼可能是真的。」楊武嘀咕起來。

楊辰沒有多解釋什麼,他盯著這幅畫,腦海中想起了一個詞。

「儲物空間1

楊辰嘖嘖道:「原來如此,這畫中另有玄機啊,如果不出我所料的話,這畫,看似是畫,實則是是一個儲物空間。這空間里,儲藏的,就是這畫中顯示的長槍。」

想到這,他轉頭看向顧明月:「明月,關於這幅畫,你們族內可有什麼說法沒?」

「沒這方面的規定,我幼時也長在這裡玩耍,甚至還把這畫拿下來過,族內長輩也並未有人說什麼。我只聽父親說起過,這畫,在他小時候就有了。」顧明月開口說道。

這讓楊辰摸了摸下巴,大致明白了。

看來,這畫中玄機,顧家人自己也不清楚埃

一念及此,他也不再耽擱什麼,手指在槍尖上那麼一劃,鮮血滴答滴答的流落而下。

「楊辰,你幹什麼?」楊武看到楊辰的舉動,充滿疑惑。

楊辰沒有說話,只是抬起手,將傷口上的鮮血,滴落在了這畫中。

「啪嗒1

鮮血落入畫中,突然間,光芒四射。

楊武和顧明月皆是一愣:「發生了什麼。」

唯有楊辰最顯的鎮定,他看著這光芒中的畫,一閃一閃的,不一會,這畫便是驟然消失。緊接著,畫中的紫色長槍,竟然變成了一桿真實的長槍。

這長槍立於空中,一時竟是未有落地,彷彿有懸空之能般,看著這長槍,不禁給人一種威風凜凜的感覺。

楊武驚大了雙眼:「這,這是怎麼回事。」

顧明月也是長大了嘴巴,對於這種怪異的一幕,顯的十分疑惑。

「楊辰,這怎麼回事,畫里的東西,竟然從畫里跑出來了。」楊武目瞪口呆。

楊辰微微一笑,隨即伸手,陡然抓住了這紫色花紋長槍,握的緊緊的,讚不絕口的說:「好槍。」

這槍的材質,品質,皆是上上之等,稱之為極品也不為過,而且這做工,水準,絕非是出自於大荒之手。

「奇怪,大荒內,竟然有這種寶貝。」楊辰深吸了一口氣:「這長槍放在外界,也是絕對的寶物了。」

想到這,他轉過頭去,看到楊武一臉疑惑的目光,溫和的解釋著:「這畫其實是一個儲物空間,長槍就在儲物空間內。只不過儲物空間的入口就是畫,所以給人一種這只是普通一幅畫的假象。」

「儲物空間?那是什麼東西?」楊武眨了眨眼睛。

這讓楊辰一臉的哭笑不得:「很簡單,你所用的儲物袋,表面看去,只有一個巴掌大校可是裡面足以存放下很多很多東西。儲物袋內的世界,就是儲物空間。只不過儲物空間只能放置死物,活的東西在裡面是沒辦法生存的。」

「這我倒是知道,只是……」

「只是方式不一樣而已,其實原理是一樣的。」楊辰喃喃道:「這幅畫就是儲物空間的入口,外設禁制,我也只是碰碰運氣,以鮮血為引,打開禁制,沒想到竟然真的成了。那些馬賊顯然沒注意到這畫,否則這寶貝,就真的被糟蹋了。」

楊武怔怔入神的看著這把長槍:「不可思議,太不可思議了。而且,這槍,絕對是好槍。」

楊辰點了點頭。

就連楊武這種什麼都不懂的少年都能看出此槍是好槍,可見這紫色的槍,價值確實不菲了。

「對了,楊辰,這些知識,都是二爺教給你的嗎?」楊武撓了撓腦袋。

相比楊辰,他突然覺得自己似乎什麼都不懂的樣子。

楊辰咧嘴笑道:「你若是平時有時間,便多看看古籍即可,咱們楊家搜集的書籍也不少,記載的有天南地北的事兒。不過我想你應該也看不進去吧。」

聽到這,楊武尷尬的說道:「我一個大老爺們,整天看書,成何體統。」

「你這可就想差了。」楊辰緩緩說道:「知識是無盡的,如果你將來只想在這大荒之內,這知識多少自然無關緊要。但倘若你想走出大荒,前往更遠的世界,那麼,這知識,是必須要有的。你也不想一出遠門,就被人說是鄉巴佬吧。」

「這……」

楊武摸了摸頭:「你說的還真有道理,楊辰,你考慮的那麼遠嗎?連走出大荒,都考慮到了。」

楊辰深吸了一口氣:「整個大荒百族,恐怕沒有誰不想走出大荒吧。就像是身在大荒中的顧家,莫名其妙的,便被馬賊幫給滅族了。人活一生,誰不想朝著更廣闊的外界去爬,只是你現在還沒到考慮那方面的年齡罷了。」

說到這,楊辰嘆了口氣,將目光放在了這把紫禁游龍長槍上。

「紫禁游龍,當真是好名字,配的上此槍的身份。」

說到這,楊辰彎下身子,朝著虛無中一個躬身:「雖不知此長槍來歷,但這槍是我從顧家中得手,若有機會,必以此槍飲盡馬賊之血,以報顧家今日賜槍之恩。楊辰今日於此發誓,若有違背,叫我輪迴不寧1

嘶嘶。

那麼一剎那,楊辰能感覺到,這長槍竟是在他的手中抖動起來。

「此槍……有靈?」楊辰愣了愣,隨即,驚喜的表情展露了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