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通天武尊>第九十五章:尊嚴是自己爭取的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九十五章:尊嚴是自己爭取的

小說:通天武尊| 作者:夜雲端(書坊)| 類別:玄幻魔法

楊辰對此倒是沒什麼感覺,他只是在細細打量著張鷹,可以看到這個時候的張鷹,在擊敗了慕容文後,表現的張揚了不少:「哈哈,大荒百族的第一天才就這樣?我看也不過如此,你們大荒百族就這點水準嗎?第一天才連給我塞牙縫都不夠啊,哈哈。」

三當家也不介意在後出眼譏諷道:「慕容山,你們慕容家的這個小天才,不怎麼樣嘛,哈哈。」

慕容山的臉色的鐵青,他咬牙說道:「劉三當家的,這筆賬我慕容山記下了。」

「嘿嘿,放心,我讓張鷹給你家這寶貝疙瘩留了一條命,好了。張鷹,回來吧。」三當家的冷笑道。

慕容山現在咬碎了也只能咽進肚子里。

畢竟是擂台比斗,輸了只能怪慕容文技不如人,他還能說什麼?

與馬賊幫算賬?

他慕容家縱然在大荒百族內十分拔尖,可單獨面對馬賊幫,仍然得矮上一截。

張鷹這時回到三當家的身邊,得意洋洋的說:「三當家的,這大荒百族的天才也不過如此嘛,我看這冠軍我拿定了。嘿嘿,當然,按照大當家的意思,在這個過程中,我會多廢掉幾個所謂的天才的。其實要我說,大當家根本是多慮了,咱們的計劃,還會怕這些廢物給阻撓了?我和大哥進入大荒內,那就是所向披靡的1

「哼,你這是在質疑大當家的意思了?」三當家看張鷹得意忘形,悶哼道:「你現在說得到冠軍還太早了一些,這慕容文不過只是名義上的大荒第一天才而已1

「怎麼,這試煉之戰,還有比那慕容文更厲害的不可?」張鷹愣了愣。

三當家寒聲說道:「剛才你與那慕容文交手,自然不知道。張龍,你和你弟弟說說吧。」

張龍抱著肩膀,顯的鎮定自若:「這一次百族試煉之戰中,有一個達到煉體境第六重的王德,和我等一樣,服用了重力丹。武道修為突飛猛進,達到了煉體境第六重巔峰。」

「哦,還有這樣一個角色?煉體境第六重巔峰,那倒是比慕容文好玩點,不過那小子在哪裡呢?」張鷹嘖嘖說道。

「他被人擊敗了,只是一招。」三當家緩緩說道。

「什麼,一招?」張鷹心中一驚。

三當家冷哼一聲:「此子就是我和你們倆說過的楊辰,重力丹便是這小子創作的。」

「將徐虎那廢物擊敗的楊辰?」張鷹驀地一怔。「可那小子不是在煉體境第五重嗎?」

「士別三日當刮目相待,這楊辰的妖孽程度還遠遠超乎了我的想象。他這段時間武道修為連突破兩個層次,如今多半達到了煉體境第七重了,和你相比,恐怕也不遜色。哼,這還是因為我們馬賊幫在楊家有眼線,搞到了幾枚重力丹。否則你還真未必是這小子的對手。」三當家寒聲說道。

聽到這,張鷹心裡一個咯:「大荒內還有如此天才的?」

「現在知道了吧,不過,這楊辰的武道修為應該並不如你,你與其交手,下手快一些,狠一些。擊敗其,並非難事的。」三當家的氣定神閑,抱著肩膀輕聲說道。「記著,別給這小子留什麼機會,能殺就殺了。那楊家,還不敢跟我們鬧翻了1

「三當家的,我明白了。楊辰……嘿嘿,我會讓知道好看的。」說罷這話,張鷹將目光放在了楊辰身上。

楊辰嗅覺十分敏銳,感覺到有人看自己,轉頭看去,正好對上了那身在三當家身邊的張鷹。

「恩?」楊辰神色一冷。

張鷹舔了舔嘴唇,朝著他做了一個抹脖子的舉動,威脅之意再不過明顯。

這讓楊辰啞然失笑。

有意思,這張鷹看來是盯上了自己么。

對此他倒是並不奇怪。

他奇怪的是一件事情。

「怪事……」楊辰喃喃道:「我剛才分明是從張鷹的身上,感覺到了服用重力丹之後的特徵。」

重力丹是他創作的,服用重力丹後會有什麼特徵,他大眼一看就分辨出來。

張鷹的身上,就有重力丹的服用后的特徵。

「不過,重力丹只對外銷售過一枚,沒有第二枚。此事我清楚無比,這張鷹是怎麼得到重力丹的的。」楊辰心中思緒萬千,很快就得出了一個答案:「楊家,有內奸1

重力丹在楊家並非什麼稀奇的事兒了,可以說楊家還有不少重力丹的庫存的。楊家如果真有馬賊幫的內奸,那麼運出去一些重力丹,倒也並非奇怪之事。

這也讓楊辰豁然開朗起來。

他一直覺得張鷹太妖孽了一些。

馬賊幫就算再強,但慕容家也不弱,培養出來的天才差距應該不至於如此懸殊。

張鷹對上慕容文,那簡直是碾壓,對上其他大部族天才,更別提了。

原來,都是服用重力丹的原因。

若是不服用重力丹,這張鷹和慕容文,還真未必是誰勝誰負呢。

「內奸礙…這可有些不妙了。」楊辰揉了揉眉毛,有些發愁此事要如何向楊金和說明了。

難道要直接了當的說楊家有內奸?

很快,楊辰就搖了搖頭。

就在他思緒時,突然,楊一鳴慌忙跑了過來:「辰哥,那慕容流河過來找你了。」

「慕容流河?」楊辰頗有些意外:「他來幹什麼?」

「這我就不知道了,他還帶著他妹妹……」楊一鳴面紅不止:「慕容流河的妹妹長的老俊了。」

「……」

楊辰哭笑不得的說:「和我去看看吧。」

說著話,楊辰和楊一鳴並肩而行,來到了不遠處慕容流河等待的地方。

和楊一鳴所敘述的一樣,慕容流河和其妹妹一道而來。

慕容流河本就是一個俊男兒,他妹妹自然也不會差到哪裡去,卻是生的柳葉彎眉櫻桃嘴,彷彿畫中蹦出來的俏麗女子,約莫十四歲的年齡。俏臉紅撲撲的,跟在自家哥哥身後,初看到楊辰時,臉紅的更甚了,捏著慕容流河的衣服,縮在了後面。

看到這一幕,慕容流河啞然失笑:「這是我妹妹慕容桃花,桃花可是很仰慕楊辰兄的,只是有些生疏,不敢說話,還希望楊辰兄見諒。」

「哥哥。」慕容桃花壓低了頭,羞澀的跺了跺腳。

她是和自己哥哥說過,她很仰慕楊辰,說什麼也要陪著自己哥哥過來見見楊辰,可誰讓自己哥哥講出來啦?

楊辰微笑道:「無妨,說起來,流河兄來找我是做什麼?」

慕容流河老臉一紅,頗有些尷尬的講道:「楊辰,說來有些丟人,但是,慕容文的失敗,卻是我心中難以平憤。」

「怎麼了?」楊辰凝眉說道。

「慕容文,廢了……」慕容流河嘆了口氣:「我這輩子沒由衷的敬佩過幾個人,一是慕容文,二就是你楊辰。可是現在慕容文。」

「這……」楊辰倒吸了一口涼氣。

怪不得慕容山的表情如此難堪,但細細一想,那些馬賊幫的作風,真是抓住了機會,怎會不殺了慕容文?沒殺掉,慕容文的武道前程也就此斷掉了。

慕容流河深吸了一口氣:「我此來尋你,也是和此事有關,如果可以,希望楊辰,你務必要擊敗那張鷹1

「你覺得我能做到嗎?」楊辰好奇無比。

「張鷹很強,但是直覺告訴我,楊辰你更強。」慕容流河雙目精光直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