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通天武尊>第一百一十三章:孬種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一十三章:孬種

小說:通天武尊| 作者:夜雲端(書坊)| 類別:玄幻魔法

「楊辰,我們千盼萬盼,可算是把你盼出來了埃」

「楊辰,你一定要為我們做主埃」那陳庭和張懷中也不知道是遭受了怎樣的委屈,咬牙切齒,心中充滿了憤恨。

楊辰深吸了一口氣:「究竟是怎麼回事,你們和我細細說來。」

陳庭和張懷中面面相覷的看了彼此一眼,隨即由張懷中一握拳頭,咬牙說道:「事情是這樣的,那馬賊幫自古慣例,都是派進來五名天才。這些馬賊幫的五名天才一進妖獸山,便抱團起來。」

「這一屆,這些馬賊幫顯然比往年更不安分。」陳庭緊接著說道:「他們一進妖獸山,就專門挑選落單的天才下手,起初還好,大家組隊合作,那馬賊幫就不敢那麼肆意妄為了。可是這最後幾天,那馬賊幫的幾個人也不知道是抽風了還是怎麼,竟然看到我們大荒百族的天才就動手1

楊辰緩緩說道:「你們那麼多人,還怕馬賊幫五個人?」

「若是我們最開始反應過來,自然不怕。可實際上我們大都是兩兩組隊,最多也就三個人。那馬賊幫五個人一起活動,我們哪裡能是對手。最關鍵的是,楊辰老兄,您可不知道啊,那張鷹不說,張龍的武道修為,更是比張鷹還要強,比之您也不遑多讓了。」陳庭一把鼻涕一把淚的,辛酸無比。

楊辰背負著手:「張鷹,張龍……」

「若是有您在,這張鷹張龍我們倒是不怕了,可是,我們這些人,分開在妖獸山找了那麼長時間,那也沒尋著您啊1張懷中一臉委屈。

這讓楊辰啞然失笑。

感情是這麼回事。

自己在黑山烏熊棲息的山谷內呆了少說三天,估計正是這幾天那些馬賊動的手。

而偏偏自己不在,以大荒百族這些少年們的武道修為,還真難以應付張鷹和張龍了。

「楊辰老兄,您現在打算怎麼辦?依我看,你現在既然回歸,就務必要將剩下的倖存者迅速集結起來,擰成一股繩,然後熬過這十天的時間。出了妖獸山,我們立馬找族內長輩告狀,到時候有馬賊幫好受的。」陳懷中憤憤不平的喝道。

「找族內長輩告狀……你以為馬賊幫既然敢做了,會怕你們告狀嗎?」楊辰無奈的說道。

「可……」張懷中被楊辰嗆了一嗓子,還真是不知道如何反駁了。

是啊,那馬賊幫既然做了,會怕他們出去告狀?

開玩笑呢。

楊辰揉了揉眉毛:「依我看來,這馬賊幫既然敢對大荒百族的天才如此大肆動手,恐怕根本沒怕過此事。相反,大部族和馬賊幫應該有不成文的規定,在妖獸山內的爭執,兩方概不干涉。」

至少,風長空在進妖獸山之前就曾暗指過前三十名天才要團結一致對馬賊,但能理解的又有幾個?

「那我們現在要如何是好,楊辰兄,我們都聽你的。」陳庭早已經被嚇破了膽子,哪裡還有主心骨。

楊辰緩緩說道:「那些馬賊早晚會找上我們,與其如此,倒不如我們主動過去找他們。你們不是說風嘯天和慕容流河都被馬賊幫盯上了嗎?既然如此,我們現在就去救他們1

「這怎麼能行?」陳庭立馬就怕了:「我不去,若是去了,被那些馬賊抓住了,想活命都難了。」

張懷中雖然被嚇破了膽子,但卻比陳庭重情重義多了:「陳庭,你要知道,那馬賊幫一開始的目的是我們。慕容流河和風嘯天是為了幫我倆才被盯上的。現在怕是早就凶多吉少了,一開始你不去救他倆,我能理解是因為你我實力弱校去了也是白搭。但現在楊辰老兄都來了,你竟然還不去?」

被張懷中這麼一說,陳庭面紅耳赤:「要去送死你們去,反正我不去1

「好好好,陳庭,算我張懷中看錯人了。」張懷中咬牙說道。

陳庭眼看意見不合,扭頭就走,也沒多留的意思。

張懷中盯著陳庭的背影,悶哼一聲:「我大荒之中,就是有此孬種,那些馬賊幫才會如此張揚跋扈,無法無天的。」

「張老兄如此深明大義,竟然會選擇和我一起留下來,前去救風嘯天和慕容流河,這份情義,楊辰佩服。」楊辰拱手說道。

老實說,如果張懷中也離去,他倒也不會責怪張懷中。

畢竟那馬賊幫張龍和張鷹的實力不是蓋的,他楊辰一個人能解決一個,能解決倆嗎?

張懷中嘆了口氣:「那慕容流河和風嘯天是為了救我才被抓起來的,即便楊辰老兄不出現,我也不甘就這麼放棄他倆。現在楊辰老兄來了,又為我平添了幾分自信。我底氣就更足了,我張懷中就是如此,欠了別人的,豈有不還的道理,這要我心中何安1

「好好好,張懷中,就沖你這句話,你這個朋友我楊辰認了1楊辰爽朗的笑道。

這張懷中倒也不失一條漢子,話音落下,他說道:「你放心,那陳庭離開,他只會後悔他今天做了一個怎樣愚蠢的決定。我領你去對付那些馬賊,絕對不是送死的行為,我還沒活夠呢。」

「楊辰老兄有什麼計劃嗎?」張懷中好奇起來。

「計劃?」楊辰摸了摸下巴。

他貌似還真沒什麼計劃。

對付張龍和張鷹那些馬賊,以他如今的實力,還用的著計劃嗎?

想到這,楊辰嘴角翹起:「先不說這些,你在前面領路吧。」

張懷中立馬點頭應下,迅速的在前面帶著路。

楊辰緊跟著張懷中,一前一後,不一會的功夫,便是躡手躡腳的來到了那張鷹和張龍幾個裸。

「辰哥,就是這了。」張懷中開口說道。

「就在這埃」楊辰喃喃道。

此刻的他雙目定睛一看,倒是不難將周圍的情況看清楚。

風嘯天和慕容流河果然被抓起來了。

被綁起來的不僅僅是慕容流河和風嘯天,還有其他的天才,類似於錢家的錢猛等等。一眼看去,此次參加試煉之戰前三十名的,多半都在此地。

若是剩下的一些被殺了,那如此說來,整個試煉之戰沒被馬賊幫抓起來的,根本沒幾個人了。

楊辰沒著急動手。

這時,張懷中突然指了指前方,小聲說道:「辰哥你看那邊。」

「恩?」楊辰定睛一看,只看到一個馬賊從遠處抓著一個被綁起來的人,將其強拉硬郴乩礎

這少年,可不正是剛與楊辰分道揚鑣的陳庭?

陳庭本是打著逃走的想法,誰知道,這陳庭運氣如此之差,前腳剛與楊辰分開,後腳就被馬賊發現帶了回來。

「哈哈,是那陳庭,簡直是活該埃」躲在暗處的張懷中一陣竊喜。

楊辰也是哭笑不得:「這陳庭還真是點夠背的。」

「龍哥,鷹哥。這個是陳家的陳庭,抓住這小子還真讓我費點功夫。他姥姥的,這小子別的本事沒,跑的跟兔子一樣。說起來,大哥,抓住這小子后,就剩下那楊辰和張懷中逃了吧。其他的人,都在這了。」那少年馬賊以張龍和張鷹馬首是瞻的說。

張龍和張鷹彼此看了對方一眼,隨即由張龍說道:「張懷中只是個小蝦米,那楊辰才是真正難纏的角色,有他的消息了沒?」

「如今還沒。」那馬賊搖了搖頭。

「我有楊辰的消息,不僅有楊辰的,我還知道楊辰和張懷中現在在哪裡。只要你們答應放我一條生路,我保證立馬告訴你們他倆現在的位置。」這時,被綁起來的陳庭突然大吼大叫起來。

這讓張龍微微一喜,也讓躲在暗中的楊辰眼神中一閃厲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