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通天武尊>第一百五十七章:內奸不止一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五十七章:內奸不止一個

小說:通天武尊| 作者:夜雲端(書坊)| 類別:玄幻魔法

這火焰的顏色說是漂亮絕對是當之無愧,它的出現就如同夜空中的星星一樣,讓人驚嘆不止。

楊辰看著這火焰,也是強行壓抑著心中的興奮,他喃喃道:「這就是繁星之火嗎?哈哈,比我前世獲得的奇火還要珍希而且,和前世不同,我前世獲得奇火,只是為了煉丹,沒有真氣的我,根本發揮不出奇火的威力。」

「但是現在不同了,我擁有靈武境的武道修為,完完全全可以將奇火發揮出威力來1

火焰還有不同之處。

像是那朱陰陽所用出的陽火,其實只是利用陽剛之氣和精血打造而成的陽火而已。而在陽火之上,還有更強的紫陽之火,純陽之火,以及三味真火。那朱陰陽只是玩火的最基層而已。

但這世上有一種十分另類的火焰,那就是奇火。

是的,奇火不同於修鍊所得之火,像是紫陽之火,還有純陽之火,修鍊即可獲得。

可奇火,乃是大自然孕育的,由天地而生,難以尋得。比起修鍊所獲得的火焰,這奇火萬分珍貴。而每一種奇火,都有一種不同普通之火焰的特殊本領,這是純陽之火等火焰很難做到的。

像是他這繁星之火,其神通就在於廣泛上。

只要他想,火焰瞬間就可以席捲百丈之外,殺人於無形之中。這種神乎其技的威力和功能,便是楊辰也有些小小的吃驚。

最關鍵的是,這繁星之火的厲害之處,是腐蝕之力。

是的,腐蝕,而不是燃燒。

普通火焰是燃燒,但繁星之火,只要碰觸到,身體,骨頭,都會被瞬間腐蝕的一乾二淨。這才是最為恐怖的地方,也正是因為如此,才能讓繁星之火當的上一個奇火之名。

楊辰深吸了一口氣:「這奇火之種雖然與我融為一體,可畢竟沒有完全與我產生共鳴。待我完全和這星焰之種產生共鳴之時。或許,這繁星之火還可以給我另外的驚喜。」

楊辰相信,繁星之火,絕不止他現在所看到的那麼簡單。

得到繁星之火,楊辰自然心情愉悅,他很快便出關。

出關之後,楊辰很快就從楊金和的口中,了解到了他閉關之後,近日來有關楊家的情況。

此刻的楊辰身在楊金和的宅院中,微微一怔:「哦?這麼一說,那朱陰陽竟然是個孬種,嚴刑拷打不到三個時辰,就招了?這倒是有意思,看來馬賊幫也不是想像中的鐵大一塊嘛。」

「嘿,你還真別說,此事完完全全出乎了我的預料,我以為這朱陰陽身為十二大厲鬼護法,是個難啃的硬骨頭,誰知道此子竟是如此窩囊。我們楊家人剛出手拷打,他就撐不住了。不過這也很正常,馬賊幫也是人,是人就有軟骨頭。」楊金和嘖嘖不已。

楊辰摸了摸下巴,頗為好奇的說:「這朱陰陽都交代了什麼1

楊金和背負著手:「和你所預料的一樣,四長老的確是被三當家的抓走了,而且除此之外,四長老並未被殺掉,而是被三當家的生擒了,就打算以此來要挾楊家,交出你!哼,這馬賊幫打的還真是好算盤,若非楊辰你意識到楊家有內奸,來一招將計就計,恐怕此事還沒那麼容易結尾呢。」

「不,楊家姦細的事情,還沒有那麼早結尾埃」楊辰喃喃道。

「哦?徐三不是被抓住了嗎?姦細之事,應當算是告一段落了吧。」楊金和稍有不解。

楊辰看了一眼四周,發現並未有其他楊家人之時,方才意味深長的說道:「族長,徐三未必是楊家唯一的內奸。」

「此話怎講?」楊金和愣了愣。

楊辰思緒不語起來。

他也不知道此事從何說起。

理論上來說,他從徐坤的記憶中,也只知道楊家有徐三一個內奸。可他總覺得不對勁,畢竟,徐三一個下人,還不至於能夠將楊四爺的情況了解的如此細緻清楚。

想到這,楊辰嘆了口氣:「我說這話可能會讓族長有些不悅,但現在楊家特殊情況,我也不能藏著掖著了。實不相瞞,族長可以細細想一下,徐三是楊二爺的僕人,不管楊二爺對他怎樣的好,怎樣的寵溺,但他的身份始終都是楊二爺的僕人1

「這倒是不假。」楊金和不知道楊辰究竟要說什麼。

楊辰背負著手:「所以族長您想一想,徐三一個僕人,和楊二爺關係是不錯。了解到二爺的動向不難,可他是如何了解到四爺的動向的?仔細想來,這本就是一件十分矛盾的事情,不是嗎?」

楊金和本來還沒往這方面想,但現在想起,皺了皺眉,覺得楊辰說的很有道理。

「不過,這種事情總是沒什麼說服力的,萬一這徐三有自己過人的調查本領呢?或許只是你多慮了。」楊金和說道。

「也許吧。」楊辰苦澀的笑道。

「那你的意思是,楊家除了徐三之外,還有內奸?」楊金和心中一頓。

楊辰嘆了口氣:「我也希望我是多慮了,可是,我總覺得不對1

楊金和現在可不敢將楊辰的話當做耳旁風,因為徐三就是楊辰揪出來的,這讓他背負著手:「楊辰,你有話但說無妨,你究竟懷疑誰是內奸,儘管和我這個當族長的說出來即可。這話落到別人耳中或許會惹人不悅,但我這個當族長的還不至於那麼不開明。涉及到我楊家的安危,查明屬實,一視同仁1

楊辰這時自然也不會再矯情什麼,平靜的說:「楊四爺在被抓走之前,最後見過的人就是楊恆,我懷疑是他。」

楊金和心中一驚之後,突然變得異常平靜下來。

「族長,沒必要再用什麼引蛇出洞的手段,但是我覺得,要小心提防於他。當然,我與楊恆有仇的事情楊家人盡皆知。族長可以覺得我是公報私仇。」楊辰倒也沒打算讓楊金和完全重視起此事,因為他和楊恆的關係說起這話,本就讓人覺得十分猜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