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通天武尊>第二百零四章:你當我不敢嗎?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零四章:你當我不敢嗎?

小說:通天武尊| 作者:夜雲端(書坊)| 類別:玄幻魔法

楊辰心中怒火滔天。

真換了其他人,被這晃神鈴一招打中,想哭都來不及。因為靈魂受創,哭的機會都沒了。

不過,這晃神鈴對他確實一點用處都沒。

識海的存在,就在靈魂的前方。

想攻靈魂,必要先過識海。

所以,識海內神魂的力量起到了絕大的關鍵,如果神魂力量不夠,那麼就很難化解掉對付靈魂的力量。

若真是以他的神魂力量,對付晃神鈴還真有些麻煩。畢竟他現在武道修為並不強。

然而,他在神魂一道上仍然立於不敗之地。

因為八極流河空間內有著一群神魂之力強大的人魚一族。

在那晃神鈴搖動的一瞬間,彩虹就動手,將那晃神鈴的力量攔截了下來,根本沒對楊辰造成任何創傷。這殘次的靈器能被柳泰興發揮出多大的威力?以彩虹的實力水準,自然輕而易舉的就將鈴聲的威力阻截下來。

楊辰所做的一切都是裝的,他只是想,這柳泰興到底想幹嘛。

不得不說,柳泰興的歹毒,還真是超乎了他的想象!

此刻,黑山烏雲掌一擊打的死死的,直接將柳泰興打的吐血,滿地翻滾,狼狽無比。

瞬息間,楊辰來到了那跌落在地的柳泰興身前,一槍揮舞,指著柳泰興的脖頸,厲喝道:「行啊,剛才你是想要了我的命?」

這種比斗,畢竟只是私人比斗,大家或多或少都會留些情面,便彷彿那太土宗的弟子林邵陽,雖然出招,可都留著情面吶。這柳泰興可好,為了在他師妹面前出頭,竟然直接要取他性命,傷他靈魂!

柳泰興這時滿臉恐懼,看著楊辰那居高臨下的模樣,他低吼道:「我是明皇宗的外門弟子,想殺你又如何?區區螻蟻生命,少一個又有何妨。你敢殺了我嗎?」

「好好好1楊辰嗤笑出聲:「哈哈哈,可笑,你真以為我不敢殺你?」

什麼狗屁明皇宗,惹急了他,他誰不敢殺?

當年馬在大荒時,那猶如土皇帝的馬賊幫他敢殺,背後是火精獸族群的火精獸妖靈他一樣敢殺,區區一個明皇宗外門弟子,他有何不敢?

想到這,楊辰二話不說,一槍出,直接就要索了柳泰興的命。

柳泰興本以為楊辰會被明皇宗的名頭震懾住,但他卻低估了楊辰的火爆脾氣,看到楊辰動手要殺他,頓時間吼道:「不要殺我,不要殺我1

然而他這般求饒,卻沒有動搖楊辰那堅定的內心。

楊辰,殺意已決!

「楊辰老弟,萬萬不可1就在楊辰即將索了這柳泰興性命時,金城突然喝道。

別人的話楊辰可以無視,但金城的話,楊辰還是聽上幾句的。

在金城話音落下后,楊辰握著銀槍,在最關鍵的一刻,停了下來。

他神色冷漠的盯著這柳泰興,最終還是沒下去手。

不是因為他不想殺柳泰興,也不是他害怕惹麻煩。

他倒是不怕惹麻煩,但他害怕的是連累金城,明皇宗畢竟名頭不小,殺了明皇宗的弟子,很容易惹禍上身,他到時候光腳不怕穿鞋的獨善其身,倒是顯的一身乾脆。可金城人還有寥城城主府呢。

金城看到楊辰收手,長鬆了口氣:「楊辰老弟息怒,這明皇宗弟子,殺不得1

那柳泰興本來是嚇破了膽,眼看自己就要命色看到金城出現時,頓時有了台階下。

楊辰還是不敢殺他。

這讓他底氣十足,低喝道:「一個區區大荒出身的野小子,我要殺你又如何?哼,今日的仇我記住了。小子,改日我會讓你為今天的舉動付出十倍的代價,我明皇宗的弟子絕不會輕饒了你1

金城面無表情的說:「你是真想死嗎?楊辰老弟,動手吧,我不管了1

柳泰興聽到這,頓時間嚇的渾身激靈,急忙退後不止,只到退到了黃赤陽的陣容里,方才徹底安心。

「哼,孬種1金城咬牙喝道。

柳泰興哪裡知道,金城的確不敢殺他,剛才的話,分明是嚇唬他呢。

「廢物1那明皇宗少女看到柳泰興的狼狽模樣,氣不打一處來。

柳泰興聽到這,驀地一怔,自己這般拚命,落的卻是這般下場?

「師妹,我……」柳泰興不甘心的說。

「滾1文紫神色冷厲:「那寶物你取到就算了,取不到,以後就休要來見我了1

柳泰興恨的咬牙切齒,最終將目光鎖定了楊辰。

都是楊辰。

如果不是楊辰,他豈會落的這般下場,被自己師妹如此冷言相對?

「小子,我會讓你付出代價的。」柳泰興心中怒吼著。

柳泰興的冷意,楊辰當然感覺的一清二楚。只是他現在對這種宗門捧出來的香餑餑已然不感興趣了。要本事沒什麼本事,動起手來輸掉就拿自家宗門說事兒的孬種,他又怎會放在心上?

反倒是金城,被驚出了一身冷汗:「楊辰老弟,我知道你心中憤恨,讓你收手不容易,還得多謝你給老兄這個面兒了。」

他剛才是看的真切埃

他很清楚,如果不是自己喊停手,楊辰還真就有膽量殺了那柳泰興。

那柳泰興也是的,你那明皇宗名號對別人有用,對楊辰有用嗎?楊辰正是火爆脾氣的年齡,一言不合就會大打出手,怎會考慮後果?

他卻不知道,楊辰至始至終都很冷靜,要殺那柳泰興,也全然沒害怕過麻煩。

只許你殺我,不許我殺你?

楊辰從來都沒覺得這個道理是他的人生觀念!

此刻,聽著金城的話,楊辰拱了拱手:「金城老兄客氣了,是我剛才想法不周,若真殺了這柳泰興,免不了會為金城老兄惹來麻煩。」

「這……」聽到楊辰的話,金城反而有些愧疚了,他嘆了口氣:「楊辰老弟,是老哥對不住你。我邀請你來參加比斗,卻還要讓你處處為我考慮,別的不說。他日用得上老哥的地方,儘管開口提就是!我金城絕不含糊,你楊辰這個兄弟,我金城認了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