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通天武尊>第二百一十六章:慘遭陷害?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一十六章:慘遭陷害?

小說:通天武尊| 作者:夜雲端(書坊)| 類別:玄幻魔法

這讓楊辰哭笑不得,恭敬的說道:「金前輩……您這是?」

「楊辰小友,不必拘束。這些天材地寶,對於我城主府不算什麼。反倒是你年紀尚幼,身家並不富裕,而我聽金城和連成說,你又是煉丹師,在煉丹方面,這些丹藥材料是必要的1金鷹溫和的說道:「你為我城主府做的這些,理應得到這些,若是再客氣,那伯父可就不客氣了1

楊辰看得出金鷹和這金城是一種人,出手闊綽。再客氣就顯的矯情了,連道:「既然如此,楊辰便恭敬不如從命了1

「楊辰,你這麼做就對了,你既然留宿在大哥這裡,我這個當大哥的豈會委屈了你?」金城朗聲大笑道,豪邁不止。

楊辰也不含糊,打開赫連成遞來的儲物袋,細細看了一眼,著實是深吸了一口氣。

這金鷹好大的手筆,這麼多煉丹的材料,那可是一筆相當高的天價了。

這金鷹說送給自己,就送給自己了。

楊辰暗暗感激不止。

老實說,這些煉丹材料對他的用處還是不菲的,如這金鷹所言,他才多大?身家再富裕能富裕到哪裡去了。再妖獸山內獲得的寶物,他現在都用光了。而馬賊幫的資源,他是分文未動,全留給了楊家。

故此,他空有一身煉丹之術,太珍貴的煉丹,他是一點都煉製不出來的。

而金城這般做法,卻是暫時幫他解決了一部分憂愁。

楊辰連道:「多謝金前輩1

金鷹剛想說什麼,只是這時,大殿內突然闖進來一名護衛,這護衛匆匆忙忙的進來,尷尬的看了一眼四周,硬著頭皮原地躊躇,不知道是說些什麼好了。

金鷹表情有些難看,這護衛怎麼如此無禮數,沒看到自己在接待貴客嗎?

金城反應倒也算及時,開口說道:「趙護衛,你這般匆匆忙忙,所為何事?城主府之內,你慌亂如此,成何體統1

那趙護衛表情凝重,不知是為何偷瞄了一眼楊辰,旋即細聲說道:「少主,出大事了,是這樣的……」

很快,趙護衛就將事情的來龍去脈說了出去。

楊辰在旁將這些聽的一清二楚,驀地一怔,表情漸漸變得難看起來。

「事情就是這樣,現在那黃家指著鼻子說此事是楊辰少爺做的。」趙護衛苦澀的說道。

「胡鬧,楊辰從那秘境回來,始終在我城主府,怎麼可能動手殺了那柳泰興?」金城勃然大怒,縱是他再有胸襟,聽到這消息時,也沒辦法冷靜下來了。

這……

這護衛所說的消息確實驚人,因為……柳泰興竟然被人殺了。

這一切的發生,正是在秘境結束后,那柳泰興因為與其師妹鬧彆扭,單獨返回明皇宗。結果這半路上卻被人狙殺掉。

其身上的傷勢,赫然是槍傷。

一槍斃命!

最關鍵的是,那動手之人似乎刻意偽造了現場,還將空氣中的真氣波動,都捏造成了靈武境第三重的波動。

「可是,可是黃家不這麼想埃現在楊辰殺了明皇宗弟子的事情,都被黃家傳遍了整個寥城了。」那趙護衛咬著牙。

「荒唐,荒唐1金城徹底怒了。

楊辰和他一道回的城主府,且始終都在城主府內,怎會有機會去殺了柳泰興?

金鷹背負著手:「城兒,不必著急,事情的來龍去脈先捋順清楚1

赫連成將剛才趙護衛的話也聽的一清二楚,神色一沉:「城主,這擺明了是有人想陷害楊辰少主啊!那柳泰興死無對症,這黃家又先發制人說是楊辰殺的,撇清了關係。」

楊辰緩緩說道:「如果這柳泰興死了,最有殺人動機的確實是我了。」

趙護衛哭笑不得的所:「那黃家散播出來的謠言也正是如此,說當時楊辰少爺您當日與柳泰興一言不合,懷恨在心,又圖謀柳泰興身上的殘破靈器,這才圖謀不軌。上演了一出殺人越貨。現在他們正要將此事上報給明皇宗,讓明皇宗處理此事的。」

「什麼1金鷹這時終於驚了:「這黃家想幹什麼1

牽扯到明皇宗,那意義就不同了。

「這黃家是在玩火1

赫連成猶豫不決:「城主,此事會不會是那黃家如此做,然後故意栽贓嫁禍給楊辰少主的?」

「不可能,明皇宗死了一個外門弟子那是小事嗎?若是比斗中死了,那還好處理。關鍵這是牽扯到蓄意謀殺,那是牽扯到明皇宗的臉面。若是死的不明不白就算了,現在死在我寥城一帶,那明皇宗豈會不調查下來?」

「到時候不僅我城主府要被調查,那黃家也免不了要被調查!他們真敢做,早晚得露出馬腳1金鷹喝道。「黃家人不是白痴,不可能這麼做。」

楊辰也覺得此事萬分蹊蹺。

不太可能是黃赤陽和黃家做的。

因為黃赤陽沒那個膽色。

最關鍵的是黃家沒理由這麼做,他們請來的柳泰興助陣,柳泰興死了,明皇宗最先降罪的是誰?還不正是黃家?他們黃家會沒事給自己找麻煩?

但思考到這,問題就來了。

到底誰想陷害自己?

他覺得事情沒那麼簡單,這時的神情里冒出殺氣,他雖然也想殺了柳泰興,但他還不願意被人這般空白無故的扣上一頂帽子!

殺完人把事情往他身上一推脫,讓我替你頂罪,哪裡那麼簡單?

「可是,那黃家種種行為也太怪了,他們怎麼敢這麼快去找明皇宗?」赫連成迷惑不解:「他們就不怕明皇宗怪罪下來?」

「他們現在這麼做無疑是最好的辦法,他們現在不趕緊找明皇宗,等明皇宗查到這裡時,再找就晚了1金鷹畢竟經驗豐富,寒聲說道:「現在最緊要的不是查兇手是誰,兇手一事很難查清,如今最先做的是趕緊幫楊辰小友排除嫌疑1

他金鷹既然是金城的父親,就絕對不會和金城的脾性差太多,事兒到頭上了,他同樣不是怕事兒的人。

楊辰這明顯是被人栽贓陷害的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