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通天武尊>第二百一十七章:離開寥城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一十七章:離開寥城

小說:通天武尊| 作者:夜雲端(書坊)| 類別:玄幻魔法

金城則是凝重的說:「爹,這柳泰興不過是明皇宗區區一個外門弟子罷了,若是死了內門弟子,他們查下來,我們還沒辦法說什麼。可一個外門弟子,那明皇宗至於大動干戈嗎?咱們城主府也不是吃乾飯的。保楊辰兄弟,應該不成問題吧1

「是啊城主,那些宗門弟子在外歷練被人殺人越貨的多了,也沒見那些宗門怎麼調查埃」

金鷹嘆了口氣:「不一樣啊,不一樣。的確,不少宗門弟子在外歷練被人殺的事情是不少,可誰留下證據了?而且那是歷練,宗門是默認你到外面磨礪去了。死了只能怪你技不如人。這柳泰興是什麼?是被人邀請過來參加秘境爭鬥的,是代表明皇宗的1

「在代表明皇宗的情況下被人殺了,那是打明皇宗的臉。最關鍵的是這柳泰興死後,還被人偽造了證據。那明皇宗下來查,查的就咱們城主府,還有黃家和贊城孫家,到時候種種證據指著楊辰,咱們城主府怎麼辦?」金永。

「本來那些宗門就想削弱咱們這些歸屬於北山主城的城主府勢力力量,眼下有了機會,怎會不打壓你?」

這時,趙護衛也硬著頭皮說:「最關鍵的是……」

「關鍵是什麼?」金城心煩意亂,聽著事態嚴重,他豈會安心。

趙護衛苦嘆道:「最關鍵的是那柳泰興身上的那件晃神鈴,沒了1

「這不是理所應當嗎?他人死了,寶貝自然會被洗劫一空1金城百思不得其解。

「關鍵是這晃神鈴……乃是這柳泰興花費大代價,從明皇宗內門的錢長老手裡借過來的。這晃神鈴雖然是殘破靈器,可價值卻不比真正靈器差,若是能得以修復,那就是一件至寶。可以說是那錢長老的命根子了。」

趙護衛苦惱的道:「那錢長老這晃神鈴丟了,豈會不代表明皇宗將此事追查到底的?」

「這……」

金城一臉頭皮發麻。

這種種因素,都代表著事情很難善了!

「金城老哥,金鷹前輩,讓你們為難了。」楊辰輕嘆了口氣。

金鷹擺了擺手:「楊辰,你和金城既然是兄弟,我金鷹沒道理不保你,你便安心在城主府待著,我金鷹務必會將此事調查清楚,還你一個清白1

「多謝金鷹前輩了。」楊辰恭敬的說道。

金城也安撫道:「楊辰,不必挂念在身上,此事既然和你無關,那明皇宗也別想占你什麼便宜。此事交給我父親即可,你先回去歇息1

「如此也好。」楊辰點了點頭,不在留在此地,轉身離開。

看到楊辰離開,金城不由得道:「父親,這事情……這楊辰是我少數不多認可的朋友,無論如何都得保住他啊1

「難礙…難啊1金鷹揉了揉眉毛。

赫連成不由得道:「城主,此事應該可以調查出什麼蛛絲馬跡吧。」

「呵呵,調查,怎麼調查?那柳泰興若是沒死,怎麼都好調查。可這柳泰興死了!死無對證,怎麼調查?」金鷹百般思緒,卻依舊毫無頭緒。

……

此刻的楊辰回到了歇息之地,閉目沉思不已,眼看著顧明月給他端茶倒水,他輕輕哀嘆,苦惱之色顯露無疑。

這讓顧明月隱隱有些心痛,她可是很少看到自家少爺如此模樣的,擔心不已的道:「少爺,怎麼了?」

「唉,這下麻煩大了埃」楊辰站起身來,背負著手。

這般被人栽贓陷害,基本是死無對證,無法調查的。

最關鍵還是那晃神鈴,若此事和那明皇宗內門一個長老有關,那長老為了晃神鈴找他一個靈武境的小傢伙泄憤又算得了什麼?

到時候城主府是保他還是不保?

他倒並非是擔心自己,他想獨善其身絕非難事,關鍵是自己身邊的人埃

難道自己又要一路顛簸流離了?

楊辰表情凝重:「明月,收拾一下吧1

「少爺,這是打算幹什麼?」顧明月不由得道。

「寥城呆不了了。」楊辰輕輕搖頭。

……

第二天,楊辰和顧明月一起,找到了金城。

金城眼看楊辰帶著顧明月這丫頭一起來,頗有些疑惑:「楊辰老弟,你這是……」

「金城兄,坐1楊辰揮了揮手,語氣沉重。

金城雖然疑惑,但還是道:「上茶1

旁邊的丫鬟乖巧的道上茶水。

看著楊辰的神情,金城笑容苦澀:「楊辰老弟,你也不必將昨日的事情放在心上,我父親已然全權處理此事,相信會還你一個公道的。縱然還不了你公道,那明皇宗在我父親手底下奪人,那也是休想的1

「金城老兄,完全沒必要為我做到這種地步。」楊辰深吸了一口氣:「我打算離開寥城了。」

「不是,這……」金城瞪大了雙眼:「楊辰老弟,你這是什麼意思。」

楊辰無奈的說:「我被人栽贓陷害,自然是不能認了,可是這又能如何?我現在總是不能把金城老兄和城主府一起拖累其中的。」

「這怎麼能算是拖累。」金城當機立斷:「我父親已然調查此事,必然會出現結果的。」

「死無對證,怎麼可能會有結果?」楊辰說道。

「我就不信明皇宗沒什麼鐵證的情況下還能把你怎麼樣了。我城主府也不是吃素的。」金城厲喝道,眼神堅定,他金城平日既然不認什麼朋友,認了朋友,就絕對管到底!

楊辰也正是看到了金城這份胸懷,才不願意拖累對方。

他苦嘆道:「金城兄,你把事情想的太簡單了,的確是沒什麼我殺了柳泰興的鐵證,可到時候明皇宗調查不出什麼結果,拿我來泄憤很正常。他們不介意為此削弱一個城主府的力量!到時候城主府是保我還是不保?」

「當然,你是我兄弟,我當然得保1金城二話不說。

「但金城老哥保的了我一時,保得了我一世嗎?」楊辰問道。

金城聽到這,聲音戛然而止。

是啊,他保得了楊辰一世嗎?

想到這,金城捏著拳頭,狠狠的砸著桌子:「可惡啊,我心裡恨啊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