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通天武尊>第二百二十七章:揭懸賞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二十七章:揭懸賞

小說:通天武尊| 作者:夜雲端(書坊)| 類別:玄幻魔法

以楊辰的煉丹水準,清明真元丹和通明丹,只是簡單的一個時辰功夫,便已然出爐。這麼短的時間,還歸功於他如今武道修為見長,神魂消耗也已然不像是以前那般擔憂不夠了。

此刻,握著清明真元丹,楊辰放入儲物袋中,隨即喚道:「彩虹,讓蟒兄出來吧。」

彩虹自然聽的真切,打開八極流河空間內的通道。

那妖蟒體型伸展開來,擴展整個屋內,從八極流河內慢悠悠的爬了出來。事到如今與楊辰已沒了什麼芥蒂,溫和的說道:「少主,何事?」

它和黑山烏熊以及那魚人少女彩虹還不一樣,既然選擇了追隨楊辰,它自是知道規矩的,如今稱呼已經從一開始的人類,轉換為了少主之名。由此可見,它已然放下了心中芥蒂,完全打算跟隨於楊辰了。

這讓楊辰暗暗欣慰,至少自己為這妖蟒煉製通明丹,也是值得的。

心想如此,楊辰微笑道:「蟒兄,此次勞煩你從八極流河空間內出來,打攪你靜修,是因為這枚丹藥,你且細心看看。」

那妖蟒盯著這通明丹,起初還表情如初,但很快,它那細小讓人懼怕的眸子便是微微一縮,露出了人性化的表情,驚駭道:「少,少主……這是通明丹?」

它畢竟要比黑山烏熊年長許多,即便傳承記憶未曾開啟,可是,它閱歷卻很豐富,一眼便瞧出了這是無數妖獸都夢寐以求的通明丹!

這種丹藥,可以洗刷妖獸根骨,使得妖獸在初期即可做到脫胎換骨的神效。

「這是我為蟒兄特意煉製的,我曾答應過蟒兄,只要蟒兄跟隨於我,我絕不會虧待於你。這枚丹藥,只是你日後追隨於我的見面禮而已。你既然和我合作,我當然不會虧待你1楊辰心平氣和,很是闊綽。

看到一枚通明丹交予它,楊辰都表現的從容鎮定,這讓妖蟒語氣顫動:「少主,我喊你一聲少主,本是覺得這是規矩。但現在這聲少主,卻是由心而發,這通明丹不知道是多少妖獸夢寐以求的寶物啊,您真打算把它給我?」

「哈哈,蟒兄,你這是哪裡話,我留著這丹藥有何用?反倒是你,服食了這丹藥,你的實力少說能提升一到兩重,而且日後修鍊,也完全可以做到突飛猛進。」楊辰倒是不將此當回事,斷喝道:「蟒兄,接著吧。」

妖蟒深吸了一口氣,看著這通明丹,盤曲著的身體扭動,滿是感謝的味道:「少主,以後用得著我老蟒的事情,儘管開口說。我這一身身軀皮囊,別的做不到,拼殺之事,還是一把好手1

看著這妖蟒憨厚實誠的模樣,楊辰咧了咧嘴,說道:「蟒兄不必客氣1

妖蟒也不再多說什麼,進入了八極流河空間內,迫不及待的煉化通明丹去了。

楊辰要的就是這種效果。

對待自己人,他從不吝嗇。

如果對待自己人都吝嗇,那麼他這個人也就夠失敗了。

如今閉關幾日,煉化了先天之,再加上通明丹贈予出去,楊辰也就思緒著今後之事了。

眼下那天才選拔賽越來越近,楊辰思量著明皇宗對他的困擾,最終還是心中一橫,走出了房間。

雖說他利用易容術可以巧妙的避開明皇宗的追殺,但長久的保持易容並非易事,以他如今的修為還暫且做不到這些。不到萬不得已,楊辰還不會做此選擇。

來到客棧內時,楊辰雙目打量了一眼四周,這客棧仍然冷冷清清,反倒是其對面那懸賞是惹的越來越多人觀看。

「大人,您出來啦。」那掌柜的看到楊辰閉關出來,連忙諂笑迎接。

楊辰背負著手,沒有多言:「掌柜的,問你一件事,周家的府邸在哪裡?1

那掌柜的聽到這話,心中萬般疑惑,但還是說道:「就在東城離西城交叉口不遠處……」

「哦?我知道了,我出去走走。」楊辰平靜落話。

緊接著,他看著對面那懸賞紙張,直接從人群中擠了進去。

那掌柜的愣了愣神,有些沒明白楊辰到底要做什麼。

「可惜啊可惜,這周大小姐一身武道修為,天賦異稟,竟然在這種緊要關頭出了岔子,修鍊時遇到毛病是武者最忌諱的事情。」

「那天才選拔賽在即,周家大小姐出了毛病,嘿嘿,周家想要攀附那些大宗門可就難了。要知道周家大小姐此次參加天才選拔賽,那是直奔加入北山主城而去的埃」

看著那上方的懸賞紙張,楊辰在人群中默默不語。

大多數人都打著看熱鬧的想法。

真敢揭下這懸賞的,卻是一個人都沒。

畢竟,誰有這個本事?

那周家那麼大的一個家業,你沒什麼把握,上去救治,周家會輕饒了你?所以即便條件誘人,也沒會敢吃這個螃蟹肉。

楊辰細細瞅了一眼這懸賞,摸了摸下巴:「沒想到這懸賞靈石,比昨天還要高出不少。看來周家是真的急了。」

老實說,對於這些懸賞,他並不感興趣。

他感興趣的是周家這個天才和他一樣要去參加天才選拔賽!

「那明皇宗見我不在寥城,絕對不會善罷甘休,恐怕定會將懸賞令廣泛散播開來。到時候我我孤身一人前往那北山主城,勢必會危險重重。若是能和周家人一道,無疑多了幾重保障1楊辰揉了揉眉毛。

他唯一猶豫的就是,該不該出這個風頭。

想了一會,楊辰失笑出聲,凡事豈有不冒險這個道理,便說道:「明月,我們走。」

「啊?」顧明月愣了愣神。

楊辰則是走了出去,將那懸賞撕拉,揭了下來。

眼看懸賞落下,一旁人驚的目瞪口呆。

「有人敢揭東城的懸賞了?」

「這還是個小娃娃。」

「他這是找死去嗎?以為周大小姐說治就治好的?」

「我看就一愣頭青,不知道什麼叫天高地厚。」

楊辰沒有理會,自己做不到覺得別人做不到的人也有很多,這很正常。他現在直奔周家而去,沒什麼停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