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通天武尊>第二百二十八章:瞧不起?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二十八章:瞧不起?

小說:通天武尊| 作者:夜雲端(書坊)| 類別:玄幻魔法

周家府邸重兵把守,看門的都是靈武境三重高手,這倒讓楊辰感覺到了周家的實力。不過他並未有絲毫懼怕,領著顧明月,直奔周家而去。

「閣下何人,此乃周家重地1那守門的護衛呵斥道。

楊辰二話不說,拿出懸賞紙張,看的那兩個護衛面面相覷:「你是丹醫?」

「正是。」楊辰直接了當。

這讓兩個護衛面面相覷的看了一眼,皆是有些不敢相信這世上還有如此年輕的丹醫,但醫治周家大小姐之事事關緊要。他們哪裡敢含糊,隨即一人說道:「小友請隨我來,我這就帶你去拜見我周家管事長老1

楊辰沒有多言什麼,和顧明月一道,進入了周家府中。

這周家府邸確實是大,給楊辰的感覺,其規模甚至還更勝那金城的城主府一籌。

而且其中高手不少,甚至一眼看去,單單他所看到的靈武境七八重的高手,都有十數個。

這還只是一道而行看到的,可見這周家底蘊之深,難以估量。

「這莫城的實力應當要比寥城還強上不少埃」楊辰背負著手,沒有說話。

那護衛則是領著楊辰,轉了幾圈,隨即來到了一件宅院中。

「周元長老,這位小友揭下懸賞紙張,前來救治小姐。」這護衛恭敬的朝著宅院內喊道。

不一會的功夫,院內門打開,一名長須老者從中走出,隨即淡淡的看了眼楊辰,緊接著朝著那護衛擺了擺手:「你先下去吧。」

楊辰對著這周元長老定睛一看,經過彩虹的傳音,便知曉了這周元的武道修為竟然是一個半步元武境的高手,這讓楊辰微微眯起眼睛。這周家區區一個管事的長老都如此,那更高一重的強者實在讓人難以估量了。

楊辰打量周元的同時,周元也在看著楊辰,溫和的說道:「敢問小友名諱。」

「楊辰1楊辰說道。

「楊辰小友是丹醫?」周元不假思索的道。

「正是如此。」楊辰道。

周元頓時間冷哼一聲,怒喝出聲:「楊辰小友該不會是以為我這周家是過家家的地方吧,可以任由你在這裡胡鬧。你說你是丹醫?你以為丹醫這個身份是可以胡亂拿出來賣弄的嗎?我看你尚且年幼,不與你計較,速速離去,否則可休怪我手下無情了1

這周元怎能不怒。

開玩笑呢?

他見過的丹醫哪一個不是老態龍鍾,活了少說幾十年上百年的。

即便如此,來醫治他家小姐也是屢屢失敗,沒有一個成功的,更別提楊辰一個少年了。年輕的丹醫他也見過,可是他不覺得莫城會有這般年輕的丹醫!

這小子一個愣頭青,該不會連丹醫都不知道是什麼吧。

楊辰看到周元發怒,微微一怔,旋即失笑出聲。

周元突然發怒,他意外,但不奇怪。

相比起來,這周元還算不錯的,因為對方覺得他是玩鬧的情況下,竟然還放他走,可見周元並非是心狠手辣之人。

想到這,楊辰搖了搖頭,隨即渾身氣勢陡然釋放開來,轟的一聲,靈武境第三重的武道修為,驚人的逼放而出,緩緩說道:「周前輩,晚輩今日來這裡,一非玩鬧,二,還請前輩不要質疑我的真心。我既然揭下這懸賞紙張,就不是玩鬧的1

楊辰突然爆發出的武道修為,著實是讓周元一驚。

周元眯起眼睛,驚訝十足的道:「靈武境第三重1

這……

他見過天才無數,可似楊辰這般十四五歲的年齡就達到靈武境第三重的,還真是少之又少。只有那些宗門培養的親傳內門弟子,方才不過如此吧。

他卻不知道,楊辰還是掩飾了武道修為,只是為了避免太過驚艷罷了。

但這也足以讓周元驚駭不止了,至少楊辰的武道修為,代表著此子絕非一個愣頭青那麼簡單,想到這,周元語氣客氣了許多:「小友真的是丹醫?」

「前輩,有些時候,說不如做。」楊辰溫和的所,倒也不擺譜,言語間尊敬味道十足:「還希望前輩可以給我一次機會。」

「你說的不錯,說不如做。我便信你一次,楊辰小友,隨我來吧。」周元思緒少許,隨即信了幾分,走在前方,領著楊辰。

看到周元如此著急,楊辰就知曉那周大小姐之事想來絕不簡單。

不多時候,周元便帶著楊辰,來到了周家府中的中心之處。

這裡把守森嚴,看管之人竟有數十位之多,很難想象其中住的是什麼人物。

楊辰和周元一道進入其中,路上時不時的有人喊起周元長老好的話語。

「周元長老,你也來了,這位是……」突然間,大門門檻處,一名中年男子表情凝重,劍眉肅然的看著一道來此的周元和楊辰。

周元看著面前中年男子,恭敬的說道:「家主,這位是今早揭下懸賞,前來救治小姐的丹醫。」

「他是丹醫?」那周家家主皺了皺眉。

周元連忙介紹道:「楊辰小友,這位是我周家家主,也是小姐的父親。」

「晚輩見過前輩。」楊辰說道。

那周家家主周浩然看了一眼楊辰,俗話說的好伸手不打笑臉人,他本是看著楊辰這般年輕的模樣剛想發怒,但聽著這聲前輩,卻也只得擺了擺手:「如此年輕的丹醫,看來是剛入此道不久,經驗尚且不豐富埃」

周元聽到這,笑容苦澀,面對此話無法反駁。

周浩然搖了搖頭,對楊辰壓根沒抱什麼希望:「我莫城專治修鍊一道的方醫師和羅醫師都在,現在正由羅醫師給雲溪把脈,楊辰小友,你進去務必要安靜,經驗可以學,但話不能亂說,知道了嗎?」

顯然,他對楊辰也沒報以什麼希望。

眼看楊辰如此年輕,且又是周元帶來的,雖不知周元今個犯什麼混帶個年輕人過來,但還是不好辱了周元的面子,算是讓兩人進了屋內。

這讓楊辰啞然失笑。

感情自己前來好心醫治,還沒入門,就先被人瞧不起了一遍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