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通天武尊>第二百三十二章:割誰的舌頭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三十二章:割誰的舌頭

小說:通天武尊| 作者:夜雲端(書坊)| 類別:玄幻魔法

周家現在對楊辰的客氣就和方才有了截然不同的變化。

楊辰對這種錦上添花的舉動沒什麼感覺,他在意的是周雲溪的傷勢結果,能否醫治好周雲溪,牽扯到他能否安全抵達北山主城。

不得不說,這周家偌大一個家族,辦事效率還是有的,不一會的功夫,那已經談得上珍稀的藥材,竟然就全被周家給湊齊了。

此刻的周浩然試探性的說:「楊醫師,這材料已然湊齊了,您看……」

楊辰氣定神閑,看著這準備齊全的藥方,用手指簡單的在這玉簡上刻畫了些許法子。

隨即,楊辰不急不躁的說:「按照我這法子,給周姑娘熬制湯藥,喂其服用下,只需不到三天的時間,周姑娘體內的陰陽即可調和恢復如初。如此一來,周姑娘自然而然也就蘇醒了1

聽到這,周浩然不由得看了一眼藥方。

這藥方上那他冷僻的醫治方法,讓他有些暈頭轉向,但他現在無條件相信楊辰,如今不由得道:「楊醫師如此大恩,實在難以言謝,再加上剛才些許的小誤會。楊醫師您有什麼條件儘管開口1

楊辰看了一眼這周浩然,發現周浩然竟然一點都不將剛才的不愉快放在心上,心中啞然失笑。

看來這周浩然別的不提,這愛女心切的一點卻是確確實實為真的。

一念及此,楊辰平靜的道:「這報酬之事不著急談,周家主,這幾****就留宿在周家,相信你也不想我拿了報酬跑路,且周姑娘又沒好轉的一幕吧。」

周浩然老臉一紅,他確實是往這方面想過的,心想著楊辰拿了報酬,他怎麼說也得『挽留』楊辰幾日看看效果。沒想到楊辰一語就道破了他心中所想。

這少年的胸襟,還真是讓他有些汗顏,相比起來,反倒是他門縫裡看人了,人家壓根就沒打算走,一句很簡單的話,我就在這,周雲溪如果沒有什麼好轉,你們隨時可以找我算賬。

人話都說到這種地步了,周浩然哪裡還會多慮,尷尬的道:「楊醫師多慮了,我現在哪裡會不相信您?」

楊辰淡笑道:「周家主不必如此,身為丹醫,本就是藥到病除之後再提報酬之事,這是應該的。而且周姑娘蘇醒之後,想要痊癒還需要些許時日,所以,我沒道理不在這周家多留幾日,當然,前提是周家主不介懷的情況下。」

「怎麼可能介懷,楊醫師,您想在我們周家留多久都沒問題1周浩然現在豈敢提趕楊辰走的事情。

開玩笑,本來他就沒這心思,再聽到牽扯到自家姑娘痊癒之事,他就更不敢含糊了。

楊辰如此說,其實只是點一點這周浩然而已。

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無!

小心駛得萬年船。

能瞬間將這周雲溪醫治蘇醒且痊癒的辦法,他有的是。

只是真如此做了,沒些東西拿捏著周家,周家真翻臉不認人,他又能如何?

看得出周雲溪對周家的重要性,他如今孤身在外,帶著顧明月,豈能不給自己留個心眼?不管周家到底有沒有這個想法,他多個心眼總沒差的。

周浩然這時思緒少許,隨即說道:「說起來,這羅醫師……竟然敢糊弄本家主,還害的我女兒如此模樣。剛才又百般針對楊醫師,楊醫師您看……這羅醫,呸,這姓羅的要如何處置?」

楊辰摸了摸下巴,這周浩然雖然嘴笨,但腦袋還是有點料的嘛,想著將這羅醫師交給自己處理,寓意不就是讓自己泄憤嗎?

楊辰的確很憤怒。

他神色不變,緩緩說道:「周家主,我身為晚輩,這周家的事情我不好插手。羅醫師怎樣我也不好插手,那是你們周家的事兒。不過……這位羅醫師剛才可是說過要割我舌頭的埃」

他隱晦的提了一句,其實話意已經十分明顯了。

你羅醫師醫師到底好壞他懶得管,這世上庸醫多了去了,他可管不全面。

可是,你羅醫師自己混就算了,一言不合要割我舌頭!

楊辰豈會那麼好的脾氣。

羅醫師現在昏厥過去,自然聽不到楊辰的話,如果聽到了,恐怕會醒來再昏迷過去了。

周浩然自然能夠聽明白楊辰的意思,洒然一笑:「我明白了,你們,快給楊醫師安排一處住所去。」

「是1

這些丫鬟本來還瞧不起楊辰,如今一看楊辰轉眼成為了上賓,豈敢怠慢,對楊辰的態度那叫一個一百八十度的大轉彎,恭恭敬敬的給楊辰安排住所去了。

待得楊辰離開,周浩然也陷入了沉思中。

一旁的周元好奇問:「家主,這羅醫師要如何處置……」

周浩然想了想:「如今還不知道雲溪情況如何,若是等雲溪好了,代表著這個楊辰確實是真的有水準,再做決定也不遲。現在這羅醫師雖然可恨,可還沒必要那麼早動手1

「這可不成埃」周元聽到這,驀地一怔,看著自家家主的選擇,多少有些哭笑不得起來。

自家家主確實是一個修鍊武道的天才,才五十多歲就達到了元武境,不過這當家做主方面實在是差強人意了些。有時候當家主,考慮的必須得是萬分全面才可。

周浩然不思其意:「哦,周元長老,怎麼了?」

「家主,您要動這羅醫師,就必須得當機立斷,你真等雲溪好了再動手,那豈不是寒了楊醫師的心?你想啊,人楊醫師既然敢留在咱們周家,豈會沒些把握,非得到有了結果才想著去給他交代,到了那時就晚了啊!人楊醫師對咱周家態度就不一樣咯。」周元苦笑道。

周浩然聽到這,驀地一怔:「你說的有道理,周元長老覺得要怎麼做?」

「實不相瞞,以老夫之見,現在就得把這羅醫師澆醒了,把這廝舌頭給割了。這姓羅的差點把咱家小姐命都給弄沒了,怎能讓其那麼安然離開周家,如此做,正好也給了楊辰小友一個交代!何樂而不為?」周元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