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通天武尊>第二百七十五章:震驚諸宗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七十五章:震驚諸宗

小說:通天武尊| 作者:夜雲端(書坊)| 類別:玄幻魔法

?

cpa300_4 第275章:震驚諸宗

圓木,敗了。

這一幕被所有人看的真真切切。

觀台上一片嘩然。

沒誰不對此結果意外,大多數人對楊辰的資料都有儲備的,這是諸多宗門選擇天才時所做的一些必要準備。所以對於楊辰的情況,不少人都有所了解。在他們眼中,楊辰不過是個通過拔苗助長的方式,提升的武道修為罷了。

但現在看到這一幕時,他們恨不得把那資料一把摔倒地上,踩個粉碎。

開玩笑呢?

這特么是拔苗助長提升的武道修為?

敗幾個明皇宗看門的就算了,你可以理解那明皇宗外門弟子中看不中用,打敗了內門弟子,你可以理解為明皇宗這屆內門弟子一般般,但明皇宗明文道的親傳弟子都敗了,誰還有什麼理由說楊辰是通過不合理手段提升的武道修為?

一切謠言,不攻自破。

通過外物突破的武道修為,終究根基不穩,中看不中用。楊辰這是中看不中用嗎?

明文道是最氣憤的。

他寒聲說道:「你們都瞎了眼嗎?這麼優秀的一個天才,你們告訴我他是用拔苗助長的方式提升的武道修為?告訴我,當時負責楊辰這個基礎賽考場的人是誰?」

他現在看著法相寶鏡內的楊辰,雙目都在冒光埃

他的親傳弟子,他比誰都了解。

圓木,如此優秀,從八歲開始跟隨於他,被他親自教導,他不說在這圓木在天才選拔賽里是無敵的,但那也是一流水準。結果被一個來歷不明的人給擊敗了!

那麼就只有一個可能。

這個來歷不明的人是個天才,絕世天才!

但最氣憤的是,這個絕世天才竟然跟他們明皇宗有仇!

明文道怎麼可能不惱怒?他現在殺了錢長老的心都有了,如果不是錢長老,以他們明皇宗的條件,只要早些去拉攏楊辰,成功的可能性還是很高的。然而現在呢?

沒人敢說話。

錢長老是最害怕的,看到明文道暴怒,他渾身都在發抖。因為,當時負責楊辰基礎賽考場的人正是他啊,而他當時更是因為自己和楊辰有仇怨,就帶有有色眼鏡去看待楊辰,楊辰表現的分明沒那麼差,但他卻在資料中將楊辰描述的不堪入目。

那和錢長老有仇怨的易長老十分不合時宜的站了出來:「宗主,當時考察楊辰考場的,正是錢長老1

「又是你1明文道彷彿渾身都冒著火,死死的盯著錢長老:「錢長老,你是不是覺得你這位置做膩了?」

錢長老聽到這,想哭的心情都有了,他硬著頭皮說道:「宗……宗主,當時那考場楊辰的表現確實不怎麼樣啊,他的天賦只有三等天賦,這是事實。而且,我與這楊辰有仇雖說不假,可那是楊辰殺我們明皇宗弟子再先……」

「閉嘴1明文道現在哪裡有心情跟錢長老解釋那麼多。

他閉目沉思,半晌過後方才惡狠狠的道:「現在開始給我查,查清楚當時楊辰殺了我們明皇宗的弟子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如果不是太大的事情,就早些給我化干戈為玉帛,這種天才,如果不能為我們明皇宗所用,那就太可惜了。區區一個外門弟子,沒必要如此!要想拉攏這楊辰,得先讓他看到我們的氣度1

「宗主,您要拉攏這楊辰?」

「你以為呢?」明文道低喝了一句:「都去給我準備一下吧,想如此做的恐怕不止我們一家了1

想到這,他深深的看了一眼法相寶鏡內的楊辰。

這楊辰竟然選擇閉關,他打算幹什麼?

與此同時,元山門這邊。

木白生坐在椅子上笑呵呵的看著法相寶鏡內的楊辰,微笑道:「這個楊辰,有意思,有意思礙…連明皇宗的親傳弟子圓木都敗了。」

「宗主,現在我們去準備一下?著手拉攏楊辰之事?」

「不著急,先看看這小子閉關準備幹什麼。拉攏是肯定的,但是,得看看拉攏他,我們需要付出怎樣的代價!我覺得,他作為一個天才的價值,可能不僅僅只是剛才擊敗那圓木那麼簡單埃」木白生自言自語般的道。

和北山門相同的,滄海宗……

滄海宗的主座上,坐著一位面貌俊秀的中年男子,中年男子臉上時刻掛著看似和藹可親,如沐春風的笑容,但細細觀察,卻能發現他這笑容中帶著一股子虛偽勁。

此人,正是滄海宗如今的宗主,何上風。

而何上風一旁,還坐著一名成熟美婦,這婦人面貌秀麗,神色端麗,看著那法相寶鏡內的楊辰,長吁短嘆。若是何雲霄在此,定會難保鎮定,因為此女,就是其師妹,何秋水。

「師妹,怎麼?覺得這個小娃娃不錯?」何雲霄溫和的說道。

何秋水神色如初:「師兄覺得如何?這些年,您可沒怎麼過問宗門新一代的事情了,若如此長久下來,咱們滄海宗早晚會因為新老交替之事,而發愁的。」

「呵呵,師妹,你也知道為兄看管那守靈大陣,可是煞費苦心,哪裡有心過問這些事情?師妹可是要理解埃」何上風溫和的說道,看著成熟婦人的眼神里充滿了貪婪和*。

何秋水輕吐了口氣,按道理來說,何上風時刻看管那守靈大陣,應是一種俠義之舉,高風亮節。可是她始終覺得何上風和高風亮節這個詞,扯不上什麼關係。

「師妹對這小子感覺如何?你若是覺得這小娃娃可以,完全可以收入門下么。」何上風淡笑著。「正好,我在為他辦一場入門大典,再加上我們的婚事,可不正是雙喜臨門的事情嘛……」

何秋水面色一寒:「這個少年我看不錯,會收入門下,至於婚事的事情,師兄就不必再提了。」

聽到這,何上風表情漸漸變得陰冷,旋即恢復原狀,看似和藹並不介意的講道:「師妹莫非還是對大師兄念念不忘嗎?」

何秋水沒有說話,只是一雙晶亮的眸子盯著楊辰。

因為,她從楊辰的身上看到了自己師兄何雲霄當年的一絲影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