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通天武尊>第二百八十五章:一切起源於文紫!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八十五章:一切起源於文紫!

小說:通天武尊| 作者:夜雲端(書坊)| 類別:玄幻魔法

?

cpa300_4 第285章:一切起源於文紫!

木白生哪裡還不知道楊辰的意思。

這楊辰的意思分明是,他現在還有一身力沒有發揮出來,讓他拭目以待呢。

這讓他變得饒有興趣起來。

實際上,楊辰的做法倒是將他唯一的顧慮給抹去了。

如果表現的不夠好,在淘汰賽上發揮平平,還真的難以擔任這個位置,他考慮這些,但他相信他的眼光。

而楊辰呢,人楊辰看出了這其中的種種道道,不答應他,也不拒絕他。

他現在倒是想,他的直覺到底如何,而楊辰到底又能在淘汰賽上,表現的如何了。

想到這,木白生將茶水一飲而盡,旋即站起身來:「茶水,我喝光了,楊辰,淘汰賽,我希望你可以發揮的比我想象中的更優異1

話音落下,木白生身形一閃,只覺得空氣波動了一下,便是再也找不到了木白生的身影了。

用神龍見首不見尾來形容,也不為過了。

看到這,楊辰深吸了一口氣。

這木白生將茶水喝光,便是在告訴他,他對拉攏自己的立場很堅定。

楊辰頗為好奇的說道:「彩虹,你觀察的出木白生的武道修為嗎?」

「我沒敢觀察,是讓幾個長輩們偷偷觀察了一下,這木白生,得有真武境中後期的武道水準了。我們沒看細看,否則的話這木白生很容易就察覺到我們了。」彩虹有些惶恐的說道。

楊辰點了點頭:「你們做的對1

「楊公子,又有人來了,是那明皇宗的錢長老1彩虹突然提醒著。

楊辰眉毛挑起,眼睛向前看去,果然發現了那緩步而來的明皇宗錢長老。

看著這錢長老,楊辰冷靜無比,決口不提讓錢長老坐下來的事情:「哦,不知閣下是何人?」

錢長老聽到楊辰明知故問,哪裡不知道楊辰這是擺譜呢?

實際上,楊辰現在也確實有擺譜的本錢。

他嘆了口氣,拱了拱手道:「楊辰小友,千錯萬錯,都是老夫的錯。你與我明皇宗的恩怨,全都是因那柳泰興而起,老夫又因晃神鈴,心生憤怒。這恩怨結下來,如今評判對錯已然沒什麼意義了,錢某人只是想說,這晃神鈴,老夫不要了,柳泰興,你也殺了。」

「而且,那外門諸多的弟子,你該殺的也殺了,這氣,應當是消了。所以,我更希望我們往日的恩怨,可以化干戈為玉帛。」

楊辰聽到這錢長老如此直言不諱的將往事一筆勾銷,倒是不由得往這錢長老高看了幾分。

他平靜的看了錢長老一眼,隨即說道:「錢長老請坐吧,明月,上茶1

錢長老一看到這,哪裡還不知道楊辰是答應將事情一筆勾銷了,豈會不樂,連忙笑著坐下:「楊辰小友如此大肚,不計前嫌,實在是讓老夫有些汗顏了。其實老夫今日來此,這目的……」

「錢長老,底下的話就不必說了,在沒解決上一個話題的問題之前,我想任誰都沒興趣去考慮加入明皇宗的事情的。」楊辰輕輕揮袖,拒絕的意思直接擺在了檯面上。

「不是,楊辰小友……」錢長老瞪了瞪眼。

晃神鈴他不要了。

那柳泰興的死,他也不過問了。

楊辰還想怎樣?

楊辰端著茶水,輕輕搖晃著,旋即語氣沉重的道:「錢長老能願意將事情一筆勾銷,這讓我看得出錢長老的誠意。不過,這件事情單單誠意是不夠的。因為,柳泰興不是我殺的,錢長老的晃神鈴,我也沒拿!你讓我怎麼和你一筆勾銷?」

「什麼1錢長老聽到這,神色一怔:「這……」

「錢長老應該明白,事到如今,我根本沒騙你的必要。」楊辰淡淡的說道。

錢長老哪裡敢質疑楊辰的話?

三宗六派,便是那滄海宗和元山門底都派人來拉攏楊辰了,楊辰只要願意,一轉眼就可以成為受人敬仰的存在。

就是當著他們錢長老的面告訴明皇宗,我殺了你們一個外門弟子,拿了你們一件破爛寶貝,明皇宗都沒脾氣。

一個外門弟子,一個破爛寶貝,根本就不是什麼大不了的存在。

錢長老思緒少許:「楊辰小友當真沒殺了柳泰興?」

「我是被人誣陷的。」楊辰聳了聳肩:「可惜,錢長老壓根就沒細心去調查過,否則錢長老應該可以發現,這其中疑點重重不是嗎?」

不提起這些錢長老腦袋還沒轉過彎來,現在被這般提起,錢長老細細一思緒,就覺得不對勁起來。

「楊辰小友放心,若您真是被誣陷的,我們明皇宗絕對給你一個公道。誰敢誣陷於你,我們明皇宗絕不會放過,就是不知道楊辰小友對此,是否調查出了什麼線索……」錢長老連忙問道。

楊辰暗暗失笑,這錢長老倒是聰明,知道從他這裡討一些線索。

既然這錢長老問了起來,他自然也不介意回答。

實際上他和這錢長老一筆勾銷,既往不咎,也只是不想戴這個高帽而已。

隨即,楊辰敲打著椅子邊,慢騰騰的說道:「那柳泰興死之前,是和明皇宗哪個弟子一塊出來的?」

聽到這,錢長老連忙說道:「是那外門女弟子,文紫,此女多少有些姿色。若是楊辰小友您看上,我相信她會很不介意投懷送抱的。」

他卻是想差了,還以為楊辰是看中了文紫呢。

這讓楊辰搖了搖頭:「錢長老還不明白嗎?」

錢長老驀地一怔,突然眯起眼睛:「楊辰小友的意思是……」

「話,我只說到這,這是你們明皇宗的事情,我也不想插手。錢長老真想還我一個清白,這線索我已經給了。如果錢長老想調查,想讓我們真的既往不咎,怎麼做,您應該明白的。」楊辰緩緩說道。

錢長老一想到只有幫楊辰解決了這高帽的事情,楊辰才能考慮他明皇宗,再回想起他家宗主的怒火,錢長老就心中一橫。

文紫?

一切起因竟然只是一個小小的外門女弟子。

看來這件事情,他還真的要好好調查調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