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通天武尊>第二百八十六章:何雲霄的師妹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八十六章:何雲霄的師妹

小說:通天武尊| 作者:夜雲端(書坊)| 類別:玄幻魔法

?

cpa300_4 第286章:何雲霄的師妹

錢長老離開后,這來到的第三人,就讓楊辰意外不已了。看%書%閣%kansHhuge最新~更新

進入院子的是一名********,穿著滄海宗的服飾,衣衫上畫著幾道綿綿溪水,充滿了無法言喻的意境,彷彿看著這女人的第一刻起,就有微風撲面而來。

這個女人是滄海宗的人。

當看到這個女人時,楊辰陷入了沉思中,開口說道:「前輩是滄海宗的何秋水?」

「你認得我?」何秋水柳眉挑起,微聲細語的說道。

楊辰聽到對方承認自己是何秋水,身形一怔,旋即說道:「晚輩自幼便仰慕滄海宗,聽家中長輩說滄海宗歷代負責看管封印妖獸的守靈大陣,何前輩大名,晚輩自然是知曉一二的。」

他一開始本不知曉對方是何秋水,只是看對方那衣衫穿著,觀察出對方是滄海宗之人罷了。

那何雲霄死之前並未向他說起過何秋水的模樣,想來滄海宗權勢極高的女人並不多,他這才猜測對方是何秋水。

眼下看來,這何秋水氣息透著溫婉,再配合那精緻細膩的面貌,也怪不得何雲霄哪怕是死都對其念念不忘,生怕何秋水被那何上風給佔了什麼便宜。

不過,雖然對方承認自己是何秋水,但楊辰並不著急將何雲霄的事情吐露出來。

這種事情務必要小心小心再小心,容不得半點沙子。

人心都是會變得,當時和何雲霄認識的何秋水沒問題,誰敢保證現在的何秋水沒問題?

萬一這何秋水現在跟那何上風已然是一丘之貉,自己將此事講給何秋水,何秋水知曉了真相之後上來就要誅殺自己,他能怎麼辦?

他現在不著急提起此事,而是在慢慢試探。

倒是何秋水微微一笑:「那都是外界傳言的誇大之詞罷了,滄海宗既然身在北山郡,自然就要擔當的起這個責任。」

這守靈大陣並非是什麼特別的秘密,基本上有些見識的人都知道,何秋水對於楊辰知曉守靈大陣之事,也並不奇怪。

楊辰聽著何秋水之言,連忙搖頭:「不一樣,晚輩十分憧憬滄海宗上一任門主,何雲霄前輩,曾聽家中長輩提起過,知曉何雲霄前輩本領蓋世,堅守那守靈大陣不知道多少年,兢兢業業,從未有過一絲一毫的鬆懈1

這話落下時,何秋水面色驟變,旋即平息下來,深深的看了楊辰一眼:「你真這麼想?」

楊辰看到何秋水反應如此激烈,漸漸觀察的更仔細了一些,隨即說道:「晚輩一直將何雲霄前輩當做自己的榜樣。」

「呵呵……可他背叛了我們人類族群,他勾結火精獸,試圖開啟守靈大陣,放那妖獸入我人類山河,結果聰明反被聰明誤,此事人盡皆知,你應當也知道一些。即便如此,你也崇拜他?」何秋水面色冷漠,一時間變得森寒無比起來。

楊辰搖了搖頭:「我沒見過,便不覺得那是真相。」

「那你見過何雲霄堅守守靈大陣了?」何秋水沉聲說道:「小娃娃,那時候你還沒出生吧。」

楊辰不急不躁的道:「我的確沒見過,不過我相信我的直覺,我覺得何雲霄前輩是那種坦坦蕩蕩的人,而並非卑劣小人!說起來,我聽說何秋水前輩是何雲霄前輩的師妹,不知您對當初何雲霄前輩是何等看法?」

何秋水聽到這,閉上雙目,似是不想在小輩面前出什麼醜態,很快便恢復如初:「我師兄已然身死多年,此事我已不想再提。楊辰,我師兄不管是什麼人,你能崇拜於他,我很欣慰,既然如此,你對我們滄海宗是什麼看法?可否有加入我們滄海宗的意思?」

「前輩要開出什麼條件?」楊辰直言不諱。

何秋水看楊辰一點藏著掖著的意思都沒,心中倒是意外。

楊辰還真是爽快。

不過楊辰也有爽快的本錢。

那元山門的門主木白生都親自來拉攏,人問自己要條件很正常。

何秋水平靜的說道:「我可以收你為親傳弟子,雖然沒辦法保證你將來在滄海宗前景如何,但卻可以保證,只要我何秋水在滄海宗一日,這北山郡便無人敢欺辱於你。」

楊辰試探性的說:「何前輩,傳聞您和滄海宗的何上風前輩乃是夫妻,我若是當了您的徒弟,將來應當有希望競爭一下滄海宗少主的位置吧……」

說罷這話,楊辰平靜的看著何秋水。

他這自然是試探之言。

何秋水顯的不滿多了,她面色一寒,厲喝道:「楊辰,真是看不出來,你野心還不校有野心是好事,但我並不喜歡有野心的弟子,而且,我和何上風是夫妻之言,乃是謠言而已1

聽到這,楊辰樂了。

他剛才那句話,其實已經是最後的試探了。

他前面三番五次試探,先以崇拜那何雲霄為開場,觀察這何秋水的表情,目的是什麼?

就是看何秋水表情。

何秋水的表情上只有何雲霄背叛的痛苦,而沒有仇視等等目光,可見何秋水事到如今仍然和何雲霄感情極深,再加上剛才他一句似真似假的說何秋水和這何上風的夫妻關係,一樣是試探。

何秋水主動說這是謠言,努力撇清關係,可見何秋水和何上風關係一般般。

他壓根就沒加入滄海宗的意思,至始至終都在試探呢。

楊辰嘴角微微一揚:「看來我和何秋水前輩是道不同,不能為謀了。」

「看來的確是如此1何秋水嘆了口氣:「楊辰,你的確如你所言一般崇敬雲霄師兄嗎?」

「字字為真。」楊辰不假思索。

看著楊辰的眼神,何秋水深吸了口氣:「也怪不得你如此像他,楊辰,雖然我很討厭有野心的人,但是,我還是想收你為徒,並且我會盡量為你成為滄海宗少主的名額。你願不願意拜我為師。」

「我不願意1楊辰果斷的搖頭。

何秋水閉上雙目,持續了兩三個呼吸,旋即轉頭就走。

似她這種武道修為的人,拉攏楊辰已然是撇下了面子,如今被楊辰拒絕,自然不會再繼續自討沒趣,說走就要走。

可是這時的楊辰卻在猶豫了三兩個呼吸后,慢騰騰的道:「何前輩就不想知道,我為什麼那麼像何雲霄前輩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