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通天武尊>第二百八十七章:真相浮出水面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八十七章:真相浮出水面

小說:通天武尊| 作者:夜雲端(書坊)| 類別:玄幻魔法

?

cpa300_4 第287章:真相浮出水面

「你什麼意思?」何秋水本是已然打算離開,此刻聽到楊辰之言,柳眉蹙起,嬌艷動人。

楊辰思緒片刻:「前輩如果願意和晚輩坐下來談談有關何雲霄前輩的事情,那麼,就請前輩幫幫忙,畢竟,隔牆有耳這種東西,晚輩可是有心無力的。」

接下來他要說的事情,就是以他如今的實力,無論如何也不能泄露的消息了。

一旦泄露出去,他將有殺身之禍,不可不防!

聽到楊辰的話,何秋水自然不是白痴,她深深的看了楊辰一眼,雖不知楊辰到底想說什麼。不過涉及到何雲霄,她還是小手揮動,霎時間一道阻斷神魂的陣盤誕生,緊接著陣法之力,將整個院子都包裹了。

何秋水緩緩坐下:「這陣盤是我當年曾經得到的一件寶物,只要不超過真武境,達到地武境的神魂滲透進來,我都可以察覺到。好了,你到底想說什麼?楊辰,我有心邀請你,但是,我何秋水可不是什麼好脾氣,如果你認為我可以任你隨意玩笑,那你就大錯特錯了。」

楊辰看到何秋水終於動怒,不急不慢的身形輕動,旋即,他手直接從胸膛中,掏出了一塊里啪啦閃爍著電光的圓球。

此物,正是他煉化入體的天雷之元,如今被他取了出來。

這天雷之元被楊辰握在手中:「何前輩,看下,這是什麼東西吧。」

「這是天雷之元1何秋水驀地睜大了眼睛。「這個大小,這……這是我師兄生前所持之物?此寶怎麼會在你的手中?說,到底怎麼回事。」

何秋水表現的情緒波動十分強烈,說是她死死的看著楊辰,倒不如說她死死的看著楊辰手中的天雷之元了。

被何秋水這般死死的看著,楊辰不由意外,一切都在按照他的想法進行。此刻的他冷靜說道:「前輩不必這般,我既然拿出這天雷之元,就自然是打著要和你慢慢解釋的意思。實際上前輩覺得我和何雲霄前輩相像,原本的起源,不也正是這天雷之元嗎?」

「你說的不錯,我師兄當年成名之始,就是一手天雷功法蓋世威能。只是這天雷之元怎會落到你的手中?」何秋水面無表情的呵斥著。

楊辰不急不躁的說:「因為我見到了何雲霄前輩死後留下的不屈神魂。」

「什麼?」何秋水瞪大了眼睛。

楊辰嘆了口氣:「這也正是我說,為什麼我如此崇拜何雲霄前輩的原因,這世上存有如此坦坦蕩蕩的男兒,我楊辰身為人類大好男兒,一腔熱血,沒道理不崇拜於他。似他這等豪傑英雄,死的這般冤屈,實在是老天不開眼1

「你說他死的冤屈,到底是怎麼回事?」何秋水敏銳的從楊辰的話中捕捉到了這一段話。

楊辰神色漸漸變得凝重:「世人都說何雲霄前輩背叛人類族群,與火精獸勾結。可是誰見到了當時那一幕,消息是哪裡傳出來的?何雲霄當年去了哪裡,誰知道?」

「我師兄當年到底做了什麼?」何秋水厲喝道。

「被奸人所害1楊辰簡單的一句話。

「被哪個奸人所害?」何秋水直逼著楊辰

「何上風1楊辰絲毫不避諱的將這三個字念了出來。

他既然敢將這三個字說出來,就代表他已然認可了何秋水。

而且,何雲霄生前最害怕的就是何秋水出了岔子,所以他有必要將這件事情早早的講給何秋水。

然而何秋水自然不可能因為他三兩句話就相信了楊辰之言,嬌喝喝道:「我憑什麼覺得你說的是對的?我師兄的死和何上風到底有什麼關係?」

楊辰慢慢的將事情的來龍去脈講了出來。

「何上風當初勾結火精獸族群試圖破開守靈大陣,放那妖獸族群入我人類山河。但這守靈大陣的開啟是被何雲霄前輩控制著,故此何上風才上演了一出誘騙何雲霄前輩入陣的計劃。只可惜何雲霄前輩本領蓋世,最後還是突破重圍,逃了出來。沒讓何上風陰謀得逞。」

當時何雲霄控制著開啟守靈大陣的一把鑰匙,其他兩把放在北山主城手裡。

其實只要得到一把,何上風與那妖獸裡應外合,就可以破開守靈大陣。

但當時火精獸族群和何上風沒抓住何雲霄。

而且在何雲霄與那火精獸大戰後,引起了北山主城的注意,何上風這才計劃失敗,不得不放出何雲霄背叛人類族群的假消息,從而登基滄海宗宗主,另外蓄謀守靈大陣之事。

楊辰一五一十的將這些說了出來,看著何秋水的表情。

這時的何秋水,面露震撼,心中徹徹底底的掀起了驚濤駭浪。

「楊辰,你說這些,可有證據?」何秋水盯著楊辰。

楊辰平靜的說道:「沒有證據,事實上,我也沒有讓何前輩相信我的把握。我今日之所以如此說,只是看在何前輩和往日何雲霄前輩的感情上。至於何前輩相信與否,其實很簡單,當年之事,只要何前輩願意去查,終究會捕風捉影的查到一些什麼。」

「至於那何上風的罪證,天網恢恢疏而不漏,他既然做過,就絕對留有罪證在。只是大家都不知道他是惡人,所以沒人調查罷了。」

楊辰面無表情的講道:「何前輩,相信與否,完全在你自己1

「你就不怕我聽到你小子出言不遜,一巴掌拍死你?你就不害怕我萬一和何上風關係密切,得知此事,殺你滅口?」何秋水沒有著急回答自己是否信了楊辰的話,而是俏臉上升出幾分疑惑,目不轉睛的看著楊辰。

不得不說,她開始有些欽佩面前這個少年了。

她師兄若是真將此事交託給一個少年,那麼換做其他人,誰會心思縝密,絲毫不露的將這些事情藏的如此嚴嚴實實?並且在將此事說出時,還讓她設下了一層隔音大陣?以免隔牆有耳。

能做的,這少年都做了。

此子心性,難以估量。

楊辰輕吐了口氣:「何雲霄前輩將此事託付給我,我理應幫我完成,相比何雲霄前輩之坦蕩,我做這些又算得了什麼?而且,我相信我的直覺,也相信何雲霄前輩擇偶的標準1

聽到擇偶這兩字,何秋水面露羞怒之色。

隨即,她莞爾一笑,似是想起了和何雲霄在一起的一幕幕,只是半晌過後,她悠悠吐了口清氣:「楊辰,我相信你說的是真的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