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通天武尊>第二百八十八章:袁少陽的敵意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八十八章:袁少陽的敵意

小說:通天武尊| 作者:夜雲端(書坊)| 類別:玄幻魔法

?

cpa300_4 第288章:袁少陽的敵意

這讓楊辰愣了愣神,他以為何秋水還要親自調查一番,才會相信他之言。沒想到何秋水這麼簡單的就信了他。

何秋水語氣硬邦邦的道:「當年我師兄之事,我涉及其中親自調查過很久,這麼多年來,雖然沒調查出什麼,但也仍有蛛絲馬跡,充滿了種種疑惑。我始終覺得我師兄當年所謂勾結火精獸族群之事沒那麼簡單,以我師兄的脾性,他沒道理這麼做,也絕不可能這麼做,只是我始終苦無頭緒罷了1

「你說的話,讓我有了一個突破口,我不知道何上風到底做了什麼,但我會開始調查這件事情。如果你說的是假的,天涯海角我也要殺你到底,如果你說的是真的,楊辰,你今日如此勇氣向我說起這些,此等膽色勇氣,便是日後讓我何秋水為你上刀山下火海,我何秋水仍然義不容辭1

看著何秋水臉上的決心,楊辰微微一笑:「如果何秋水前輩覺得此事有假,歡迎何秋水前輩隨時找我麻煩。但前提是,我想要勸何前輩的是,調查之事,務必不能打草驚蛇!我答應過何雲霄前輩,將此事公佈於世,但就現在而言,無論是你還是我,都做不到將這個消息公佈於世,此事牽扯慎重,火精獸族群強悍之極。不到萬不得已,絕不能任性為之1

「此事,我自是知曉的1何秋水深深的看了楊辰一眼,愈發覺得面前這少年不簡單了。

坦坦蕩蕩,心胸成熟,頗有當年自己師兄那身為北山郡領導者之一的風範。

此等人物,讓她看到了何雲霄生前的影子,她心起愛才之心,溫婉的講道:「楊辰,我誠心收你為徒是真的,不知道你到底有沒有那個興趣,」

看著楊辰,何秋水現在是要多滿意是有多滿意。

此等心性,此等勇氣……

而且,她現在哪裡還不明白楊辰最開始的那些胡話,分明是對她的試探之言?

這是智慧。

天賦,智慧,心性勇氣,皆為上上之選,她怎會不有所心動?

楊辰搖了搖頭:「我不會加入滄海宗的1

「為什麼,因為何上風?」何秋水柳眉蹙起。

楊辰點了點頭:「何前輩能從我身上觀察到有關何雲霄前輩的一絲絲影子,何上風一樣能觀察到,我這天雷之元在體,留在滄海宗,就相當於埋藏在我身體內的一枚隱藏炸彈。若是拜於何秋水前輩您門下,不僅僅會害了自己,還會害了何前輩您!從各方面角度上來說,加入滄海宗太冒險了。」

「沒想到你想的如此長遠。」何秋水輕吐了口氣,楊辰所考慮的事情,便是相比她考慮的都要齊全了許多。

沒多久,何秋水便起身離去,這也讓楊辰長鬆了一口氣。眼下看來,他決定將此事向何秋水說起的選擇是對的。至少何秋水和何雲霄的感情,並非只是單方面的何雲霄誇大之言。

何秋水離開后,又有大量的宗門一個接著一個的來嘗試拉攏楊辰,結果都被楊辰婉拒了。

他的心中的確有了些譜。

本來他的想法就是在北山主城和元山門之間選擇一個。

不過現在看來,這北山主城並未有拉攏他的意思。

這讓楊辰啞然失笑,即便如此,他加入元山門的想法也就定了。

之所以決定加入元山門的想法很簡單。

不因為別的,就因為元山門的門主木白生能親自來到,上來二話不說,就開出一個其他宗門根本沒魄力開出的條件。一句話,讓你當元山門的少門主!

這等魄力,這等拉攏,他楊辰要說不心動是假的。

所以,他並未著急加入。

他很冷靜。

他很清楚,少門主這個位置,不僅僅只是木白生立了,他就可以當的安穩了。

首先,他得拿出足夠的實力,讓所有人都閉上嘴巴,對他這個少門主心服口服才行。

而他拿出這個讓木白生給出少門主等價的實力出來,唯一的表現路徑就是淘汰賽了。

……

三天後,北山主城的人來到,是兩個元武境的老者,這兩人來到后,便是迅速亮出身份,所找之人,正是楊辰和周雲溪了。

「周姑娘,楊公子,我們兩人,是於今日邀請兩位去參觀紫金閣的,同樣,我等兩位也是今日兩位去紫金閣的領路人。老朽王宏,負責楊公子0這王姓老人淡笑道,雖然身為元武境的高手,但卻絲毫不在楊辰和周雲溪面前擺譜。

他們很清楚,這能進入紫金閣的天才,假以時日必然是不弱於他們的存在,這般擺譜,卻就有些給自己找不愉快了。

有句話的好,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莫欺少年窮。

「老夫劉志,負責周姑娘。」另外一個老人溫和的說道。

楊辰和周雲溪面面相覷的看了一眼,倒是周浩然生怕了周雲溪閱歷不夠豐富,連忙說道:「楊辰小友,進入紫金閣內,您可要瞧好了我家姑娘,可千萬不能讓我家姑娘隨便翻一個不合適的功法修鍊埃」

楊辰一陣啞然失笑,旋即應道:「晚輩一定。」

沒商議多久,這王宏和劉志便領著楊辰以及周雲溪前往了紫金閣中。

他們這一行人來的並不算快,當來到時,那得到了秘境寶玉前十名額的幾名天才,已然到了。

不過相比起來,這些天才大多數都出身宗門內,一個個心高氣傲,互相也不怎麼理會,看到楊辰來之後,看都不看一眼。

這也不是什麼奇怪的事兒,楊辰雖然表現的驚艷,不過出身和他們差多了,他們和楊辰有什麼可攀交情的?

既然別人沒打著和自己交談的想法,楊辰自然也不會自討沒趣。

不過很快,他便是眉毛挑起,只瞧著那人群中一名看似溫文儒雅的青年男子瞅著自己,這男子看似如沐春風,但那眼神里一閃隱晦的敵意,還是被楊辰給敏銳的捕捉到了。

這讓楊辰微微一怔。

因為此人,可不正是他所聽說過的紫陽宗,袁少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