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通天武尊>第三百三十章:前往嫣花池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三十章:前往嫣花池

小說:通天武尊| 作者:夜雲端(書坊)| 類別:玄幻魔法

??聽到這三個字時,楊辰神情一怔,驚道:「什麼,張雪蓮?」

看到楊辰直呼張雪蓮之名,那嫣花池池主柳眉挑起,頓時間便明了的說道:「果然,楊辰小友,您是認識我們家前任池主的。看來我找您是沒錯了。」

她這語氣已然隱隱有了些許的變化,從一開始稱呼的你,變成了稱呼您。

這也是沒辦法的事情,楊辰若真是張雪蓮預,她稱呼這個只有尊稱長輩的您是沒差的。

可是楊辰又口口聲聲喊她前輩。

這太亂了。

楊辰看到張雪蓮和這嫣花池有密切的關聯,而且這嫣花池池主找自己似乎還和張雪蓮有什麼關係的模樣。

這讓楊辰皺了皺眉,神色漸漸嚴肅起來:「曹前輩,張雪蓮和嫣花池有著什麼關係?您這喚我來此,又和張雪蓮有著什麼關聯?」

其實他本應是該喊張雪蓮前輩的。

他起初對張雪蓮是沒什麼感覺的,可是看到張雪蓮出手這麼闊綽,就知張雪蓮是個外冷心熱的女人,對張雪蓮想法改變了不少。

這種女人,當前輩實在太可惜了。

不過他對女人還是有十分嚴重的提防心理,看著嫣花池池主,心中警惕心還是有的。

那嫣花池池主知曉楊辰多少有些疑惑心理,不急不躁的道:「楊辰,實不相瞞,你可知道。在很早以前,我們嫣花池在北山郡,不過是一個三流勢力。與六宗這種龐然大物差遠了。準確的說,那個時候,六宗還不是六宗,而是五宗1

「哦?」楊辰不禁細細聽了進去。

嫣花池池主莞爾笑道:「那個時候,我們嫣花池的實力薄弱,還是依靠依附於五宗方才得以安穩存活,但即便如此,那時候的嫣花池勢力弱小,飽受欺凌的事情卻是不會少的。只到後來,張雪蓮拜入了我們嫣花池。」

「那個時候,張雪蓮祖師她老人家,還不過是一個平平無奇的武者,除了容貌過人以外,大家都對其是大荒出來的武者,不感什麼興趣。誰也不覺得張雪蓮祖師,能夠有多麼過人的天賦和成就。可誰知道,張雪蓮祖師依靠自己的天賦,和出色的能力,在短短的時間,就達到了元武境,以至於幾十年內,就達到了真武境……」

楊辰愣了愣。

幾十年就達到真武境?

這張雪蓮的天賦,還真出人意料的高埃

要知道,這幾十年就達到了真武境,代表張雪蓮當時不過四五十歲就達到了真武境。那現在三百多歲,達到了什麼地步?這很難去想象和估量了。

張雪蓮說到這,也是心血澎湃,激動無比:「也正是張雪蓮祖師的這種恐怖天賦,我嫣花池方才開始漸漸從一個三流勢力中,嶄露頭角。以至於以張雪蓮祖師的真武境實力,直接一躍成為了和五宗並駕齊驅的存在,被人稱之為六宗1

「那個時代,是我嫣花池最輝煌的時代。別說是區區六宗,便是當時的北山主城,也得給張雪蓮祖師幾分面子。只可惜,一個小小的北山郡又怎麼可能束縛得了我家祖師那種風華絕代的人物。」

說到這,嫣花池池主輕輕嘆息:「早在二百多年前,我家祖師就已然離開嫣花池。即便如此,她留下為後人造福的東西,也是使得百年來我們嫣花池身在六宗內,仍然昌盛無比,不過想要再達到祖師當年那種地步,卻是難如登天了。」

楊辰摸了摸下巴,沒想到張雪蓮在這北山郡中還有如此一段故事。

他愈發對這個奇女子好奇起來:「曹前輩,張雪蓮現在在哪裡,你可知道?」

「這個,我又怎會知道。當時祖師離開時,我還只是剛入宗門的一個普通女弟子而已。若非池內變故,選拔池主時出了些差池,怕是現在還輪不到我擔任這個嫣花池池主呢。」這曹夫人倒是痛快,提起自己的往事,一點也不避諱。

這讓楊辰暗暗搖頭,本以為能夠打探出一些什麼,沒想到仍然一無所知。

想了想,楊辰不由得道:「那好吧,不過說起來,曹前輩,您刻意請我來這裡,應當不止是因為向我敘說這些那麼簡單把。而且,我和張雪蓮的事兒,你們嫣花池,又是如何知道的?」

沒道理,理論上來說,就算張雪蓮是嫣花池的祖師,她也早就離開了。嫣花池是如何知道他和張雪蓮的事兒的。

「咯咯,若是楊辰小友想知道,就勞煩您來我們嫣花池做客幾日了,反正這淘汰賽的下一輪還得十日之久,恰好我們嫣花池離這北山主城也就一日路程,不知楊辰小友意下如何?」這嫣花池池主並沒有明說的意思,呵呵笑道。

楊辰聽到這,思緒了少許,便點頭應道:「也好1

這嫣花池對他並無惡意,最關鍵的是,他如今身份,嫣花池也不敢動他。

「少門主1

就在楊辰應下這嫣花池池主時,兩名老者的聲音突兀出現,楊辰眉目掃去,看到二人。

這二人,可不正是今日早些時候向他送儲物袋的那二名老者嗎?

這二人找到楊辰后,也不顧這裡是嫣花池的聚點,拱手道:「見過少門主1

「兩位……如何稱呼1楊辰想來想去,問道。

「老夫雲文傑1

「老夫胡猛1

聽到這,楊辰點了點頭:「雲老,胡老。你們這是……」

「實不相瞞,奉門主之命,特來保護少門主左右。不知門主接下來要去做些什麼?若是需要我二人幫忙,鞍前馬後,在所不辭1這二人倒是一點都不含糊,說起話來更是直接了當。

楊辰哭笑不得的道:「我要去一趟嫣花池,你們二人就順道跟著我吧。」

他倒不是信不過嫣花池會害他,而是這兩人既然全心要保護他,他也不能掃了這兩人的興,而且他現在身份確實不同往常。免不了一些上不得檯面的人會惦記上他。

他雖然不怕,但帶幾個幫手,卻也是十分符合他這個少門主身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