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通天武尊>第三百三十二章:再見張雪蓮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三十二章:再見張雪蓮

小說:通天武尊| 作者:夜雲端(書坊)| 類別:玄幻魔法

??曹子蘭說這話時,心中也是震撼無比。

要知道,當初張雪蓮年輕時,那可是風華絕代的超然女子,其追求者豈會少了?整個北山郡圍一圈都不是難事,愛慕張雪蓮的,哪一個不是當時冠絕一方,天賦異稟的絕頂人物?

但是張雪蓮當時沒有對任何一個人動心,一心修鍊武道。

嫣花池的人問起她時為何對那些愛慕者不給予回應時,張雪蓮也就一句話。

看不上!

當時所有人都覺得張雪蓮是心高氣傲,那些天才哪裡差了?張雪蓮看不上一個就算了,全不看不上?就有些過了。

但現在一看,張雪蓮哪裡是過了,對方分明是有遠見埃

不然你看,張雪蓮現在一身武道修為深不可測,已然去了不知道到了何方域土繼續開闊成長,而當年追求張雪蓮的那些角色呢?最高成就也不過就是真武境而已,且二百多年過去,死的死,實力到頂的實力到頂。

事實證明張雪蓮是正確的。

同樣,也代表著張雪蓮的眼界之高。

至少,整個北山郡,哪怕是陽星郡當年也有追求者,不過張雪蓮都看不上,可見張雪蓮的眼光到底有多高。

隔了幾百年,張雪蓮的眼光只會更高,而不會放低。

但現在,張雪蓮說,楊辰很可能是她的未來夫婿。

『可能』,已然是難能可貴了。

要知道換以前,可能這個詞,都沒有誕生過。

楊辰倒是嘖嘖不已,感嘆這張雪蓮還真是直言不諱啊,根本沒掩飾自己可能成為對方夫婿的意思。好在這事兒沒傳出去,這要是傳了出去,讓張雪蓮現在的愛慕者知道,保不齊真會從老遠的地方過來追殺自己了。

心中思緒時,曹子蘭又道:「除此之外,我將您的事兒,和張雪蓮祖師也講述了一下,今日讓您來嫣花池,正是張雪蓮祖師的意思。」

「她要幹什麼?」楊辰不得其解。

「她要見一見您。」曹子蘭溫和的笑道。

「見我?您是說……」楊辰驀地一怔。

曹子蘭和藹可親:「就是我剛才所說的法相秘圖,千萬別小看這法相秘圖,這法相秘圖的寶貴程度,甚至還在當時那秘境選拔賽的法相寶鏡之上。是雪蓮祖師曾經留下的寶貴神物,距離多遠,都可以交流相見1

楊辰驀地一怔:「原來如此,張雪蓮要見我?通過法相秘圖?」

「正是如此,楊辰小友隨我來吧。」曹子蘭說道。

楊辰背負著手,沒有抗拒的意思,張雪蓮既然要見自己,他一個大男人自然沒什麼好害怕的。

只是片刻的功夫,這曹子蘭便將他領導了一間小屋內。

屋外和屋內是有著截然不同的差距,一入屋內,楊辰便看到了牆壁上置放著的一張圖畫,這圖畫上畫著山水河流,意境非常,楊辰只是細細看了這圖畫一眼,就只覺得心神顫動起來。

「這就是法相秘圖?」楊辰好奇的問。

「的確,楊辰小友神魂探出進入其中,看上大概十幾個呼吸的功法,就會知道這法相秘圖的妙用了。」這曹子蘭展顏笑道:「我就不打擾楊辰小友了。」

話罷,這曹子蘭漸漸退去。

而楊辰在是按照曹子蘭的吩咐,神魂進入,隨即等待了大概十幾個呼吸的功夫。

正是十幾個呼吸過後,楊辰只覺得渾身一震。

下一刻,他突然雙目清涼,意識變得開朗明亮起來。

周圍的環境瞬間變化,楊辰只覺得自己進入了另外一個空間內。

楊辰暗暗打量著四周,這是一座大殿,大殿的一切都是用紫金鑲嵌的,奢侈無比。

楊辰知道,他這是神魂來到了另外一處空間內,不過讓他驚訝的是,這法相秘圖竟然如此厲害,將神魂的感覺製造的猶如真實一般。起初楊辰細細分辨,差點都以為四周是真的,若非經驗豐富,他都反應不過來,自己這是神魂進來的。

也正是意識過來之時,楊辰轉過腦袋,看到了那大殿椅子上的一名女子。

這女子一身白衣,神色清冷,氣質宛如那冰山上的雪蓮,只可觀賞,不可褻瀆。

這女子,可不正就是張雪蓮嗎?

張雪蓮氣質如常,素手一揮:「坐1

楊辰也不客氣,輕輕找了個地坐下。

雖然是神魂相見,但相較上一次還是有韻味多了,楊辰絲毫不避諱的打量著張雪蓮,像是品味。

張雪蓮也沒什麼絲毫生氣的意思,直截了當:「我已然聽子蘭說起過你,楊辰,你很優秀。才與我上次相見不過一年時間,你就從煉體境巔峰,達到了靈武境第六重。再加上你在煉丹上的精湛造詣,你比我當初年輕時還要優秀。」

說到這,張雪蓮腦袋一歪:「楊辰,如果你能來到我這裡,隨時,我都可以嫁給你1

「這麼說,你是承認我了?」楊辰問道。

「以你現在表現出的天賦,確實有這個資格,而假如你能來到我這裡,代表著你的確配得上我。」張雪蓮紅唇輕啟:「再加上命運給的指示,我又何必矯情什麼?是便是,不是便不是,我活了三百多年,已經不是小女孩了。」

楊辰確實有這個資格,因為當初,她的成長軌跡也不如楊辰這般傳奇。

楊辰還是很冷靜的。

他很清楚,得到張雪蓮所說的這個資格是很容易的,但去找到張雪蓮卻是最難的。

你知道人在哪?這一路跋山涉水,強者無數,你以為說找到就能找到的?

而且最關鍵的是張雪蓮的脾性,這個女人哪裡都好,但始終板著臉,一副可控他人的模樣,讓他著實不喜。

「張雪蓮,你哪裡都好,可是你知道我討厭的是你哪一點嗎?」楊辰似乎沒什麼領情的意思,語氣硬邦邦的:「你說的怎樣都無所謂,或許你的確都是對的,可是,你憑什麼覺得我會找你?而且你憑什麼覺得我會娶你?「

楊辰冷冷的道:「我的一切似乎都被你構畫好了,這讓我很不舒服1

「難道我沒這個資格嗎?」張雪蓮問道。

「不是資格的問題,而是,找不找你,那是我說的算,娶不娶你,那也是我楊辰說的算。」楊辰斬釘截鐵的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