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通天武尊>第三百五十二章:煉器堂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五十二章:煉器堂

小說:通天武尊| 作者:夜雲端(書坊)| 類別:玄幻魔法

?

cpa300_4 第352章:煉器堂

他還沒打算打草驚蛇什麼,反倒是覺得有意思。

可以看得出,這阮雲清演技非常,那背後要害自己的人多半是個難纏的角色。

這難對方讓他生出了幾分興趣,沒問題,既然你要玩,那咱就奉陪到底,他倒,是誰想害他。

心思於此,楊辰負手前行,平靜的說道:「我想問些有關煉器的事兒。」

「少門主,這煉器的話,就得去煉器堂了。咱們內內,對煉器和煉丹等,都設有了單獨的分堂,煉器堂內的那些弟子,全都是煉器的,不過大都是外門弟子和長老,沒什麼身份。若是少門主您去了,保管是神仙下凡,他們求都求不來呢。」阮雲清比之昨日顯的開敞了許多,說起話來朗朗上口。

一切都顯的很平常,找不到讓人覺得半點違和的地方。

楊辰聽到阮雲清的話,點了點頭。「我早些就對煉器感興趣,既然咱們元山門設有煉器堂,找個機會,就過去見識見識。」

這阮雲清倒是不會在這方面騙自己,畢竟以對方這精湛的演技,若只是言語上這種很容易證實的欺騙,那他就太高估這阮雲清了。

看著楊辰思緒,阮雲清突然出口道:「少門主,昨日給您泡的茶,還喜歡嗎?這泡茶雲清是特地學過的一門手藝,少門主您若是喜歡,我可以隨時泡給您喝。」

這話落下時,楊辰樂了。

他還以為這阮雲清是能藏到什麼時候呢,果然還是著急問出了這些話。

還隨時給自己泡?

這阮雲清分明是旁敲側擊的想問問他昨天到底喝了那茶沒埃

想到這,楊辰嘴角揚起,不急不躁的說道:「那茶水味道不錯,有空的話,再幫我多泡幾杯。」

聽到這,阮雲清眼神里一閃喜色,不過卻不知是因為陰謀得逞而高興,還是因為能為楊辰泡茶而高興了。

楊辰則是領著阮雲清,亂轉了好一會,方才慢慢悠悠的回到了峰地內。

待得回到這峰地內時,一直到了晚上,楊辰方才悄無聲息的從峰地內摸了出來,四處看了一眼,發現沒什麼人後,方才身形一閃,消失的無影無蹤了。

重新出現時,楊辰來到了那煉器堂內。

這元山門說大不大說小不小,不過以他擁有魚人一族這樣強大神魂的夥伴的能力,在這元山門內找到煉器堂,卻並非是什麼難事。

這煉器堂只有兩個煉體境的弟子看著,一邊看著門一邊打著哈欠,防範可以說是簡陋的很。

這也不是什麼奇怪的事兒,煉器堂畢竟不是正兒八經的修鍊武道的,在元山門內地為自然是差強人意一些。看起來是一個堂,威風凜凜,但實際上地位和外門相差不了多少。

楊辰如今來到,自然也驚起了那倆看到弟子的注意,瞅著楊辰這陌生的面孔,再看了一眼楊辰那只有十五六歲的年齡,立馬就沒了好氣,以為是哪個外門弟子摸到了煉器堂,讓煉器堂幫忙煉器呢。

這種事兒他們早就見慣了,一個個面露鄙夷,紛紛厲喝道:「什麼時候了?想要讓長老煉器,等明個再來,不知道我們家長老忙的很嗎?真是蠢豬,想要找人幫忙也不看個時候。」

楊辰也沒指望兩個煉器堂的弟子能認得自己,瞬間從懷裡抽出一張令牌。

人是不認得,但眼光還是有的。

兩個煉器堂的弟子看到楊辰拿出的令牌后,頓時一瞪眼珠子,嚇的腿都軟了,驚呼道:「你,你,這。就是門內新立的那個少門主?」

「什麼?」一旁的弟子聽到自己同伴如此說,也是渾身一怔,緊張的汗珠子都掉下來了,慌亂的道:「是那個先天神體的少門主?」

「我……」

兩人想起自己出言不遜,趕忙就要跪伏在地,嘴裡大喊著:「少門主您大人有大量,千萬別和我們一般見識,千萬別和我們一般見識。我們剛才是有眼無珠,並未是誠信惹怒於您埃」

這倆人一想自己竟然在太歲頭上動土,辱罵楊辰,害怕的腿都發軟了。

楊辰自然懶的和這兩個外門弟子一般見識,平靜的說道:「別廢話,喊你們煉器堂內最好的煉器師出來。」

「是,小的這就去。」

這倆人一看到楊辰竟然是少門主的身份和地位,哪裡還敢含糊。

楊辰身為少門主,想弄死他們倆,還不是動動嘴皮兒的事兒?

只要楊辰張口說話,立馬就有一群獻殷勤的。

兩個弟子不敢有半分猶豫的去喊人,約莫一盞茶的時間,只瞧著一個年邁的老者被兩個弟子緊趕慢趕的拉了出來。那老者也是氣喘吁吁,滿頭大汗,緊張不已的從裡屋出來。

這一出來,年邁老者就明顯比兩個弟子有眼光的躬身道:「小的外門鶴長老,拜見楊辰少門主1

「鶴長老……我問你,這煉器堂,就屬你的煉器水準最高嗎?」楊辰問道。

「這,論起煉器水準,自然還是堂主最高,不過堂主他老人家今日不在埃除了堂主外,這煉器水準最高的,自然就是我了。」鶴長老諂笑著,生怕有半點惹的楊辰不高興了。

楊辰暗暗點了點頭,旋即說道:「既然你現在在煉器堂內煉器水準最高,那很好,鶴長老,咳咳1

楊辰假意的咳嗽了兩聲,鶴長老怎會不明白什麼意思,卑躬屈膝的道:「少門主,您快快請進。咱們借一步說話,借一步說話。」

不多時后,鶴長老便將楊辰領入了內院內,這裡空蕩蕩的,並無一人。

楊辰這才放下心來,說道:「鶴長老,我今日來此,就是想修復改動一下身上的拿手靈器,相信這對於鶴長老而言並非是難事吧。」

「這自然不是難事,不是難事。」鶴長老急忙道,他不知道楊辰是什麼脾氣,怎敢含糊。

現在就是沒那個水準,他也得說自己有那個水準。

不然的話,這楊辰一怒,他這個區區外門長老,怎吃得消?如今,什麼活他都得硬下頭皮來接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