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通天武尊>第三百六十五章:有人送靈石,沒辦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六十五章:有人送靈石,沒辦

小說:通天武尊| 作者:夜雲端(書坊)| 類別:玄幻魔法

?

cpa300_4 第365章:有人送靈石,沒辦法

眼看試練塔第九層的燈光熄滅,而第十層的燈光沒有亮起,那外邊北山主城的諸人,方才長鬆了一口氣。這個妖孽小子總算是停下來了,楊辰若真一口氣闖到第十層,那他們才不知道要如何是好呢。

畢竟,誰也不想被人證明是一無是處的。

倘若楊辰真一口氣闖到了第十層,豈不是變相的證明他們一個個是無能之輩嗎?

誰想當無能之輩?

當然,如果他們知道楊辰之所以第九層失敗,是因為真氣不夠而並非是因為手段衰竭時,恐怕這份僥倖心理也會消失,從而更加震撼吧。

就在眾人議論之時,楊辰也從試練塔上走了下來。

「楊辰下來了。」

「是楊辰1

「這小子……」

一時間,眾人議論不休,但更多的人,已然沒有了剛才對楊辰的那份嘲弄。

相反,不少人看著楊辰的眼神漸漸變得敬畏萬分起來。

沒辦法,楊辰在剛才的表現中,太驚艷了,驚艷的讓人有些根本無法相信,一個初次挑戰試練塔的人,竟然可以做到這種地步。

楊辰對別人的議論和看法,並不是太過注重,他現在更好奇的是馬航波和他打賭許下的那一百萬靈石。

一百萬靈石可不是小數目,楊辰還是十分在意的。

想到這,楊辰目光放在了那人群中的馬航波身上。

這馬航波畢竟是武者,昏迷了一小會,被幾個人拉扯,總算是醒了過來。也正是剛醒過來不久,他就驚魂未定的看到了這從試練塔里出來的楊辰,心裡已經咯咯的亂跳了。

馬航波心都提到嗓子眼上了,此刻咬牙說道:「楊辰1

楊辰平靜的說道:「這位仁兄,我可是記得很清楚的,一百萬靈石1

「楊辰,得饒人處且饒人。」馬航波面色驟變,別看楊辰喊仁兄喊的親切,他現在看都不想看到楊辰。讓他交出一百萬靈石,這,這怎麼可能。

一百萬,這已然是他辛辛苦苦積攢了幾十年,這攢出來的靈石。

現在他這一交出去,那就是傾家蕩產了。

「哦?」

楊辰聽到這,嗤笑不已。

管你要靈石,你沒有?

他出去的沒什麼為難的意思:「好,不交就不交吧,不過我有另外一個條件,也不為難你。」

「你有什麼條件?」馬航波當即便問道。

楊辰打了個哈欠,懶洋洋的道:「其實也不是什麼嚴重的條件,你不把這靈石給我,總是得讓我宣揚一下此事吧,否則的話,我這賭鬥贏的一點都不光榮,豈不是太委屈了?」

這話落下,馬航波倒是沒什麼感覺,畢竟在他眼中,楊辰將此事抖摟出去,那最多也就毀一下他馬航波的聲譽罷了。這聲譽怎會比靈石更重要,可是,他馬航波是這麼想,別人就不是了。

「馬航波,把靈石給楊辰小友吧。」這時,那許執事不知道從什麼時候又輾轉跑了回來,正好聽到楊辰之言,當即聲音一沉,就語氣硬邦邦的喝了那馬航波一嗓子。

楊辰看到這許執事回來,並不意外,坐等這許執事和馬航波探討了。

馬航波被許執事這一嗓門喊出來,頓時間就急了:「許執事,這一百萬靈石那可是我所有的積蓄了,楊辰他都不要了。你,你怎麼……」

「快給他,願賭服輸,你賭已經賭了,怎麼,沒有給的勇氣了?」許執事叱喝道。

在馬航波心中,這聲譽是小,靈石是大。

可那是馬航波個人的想法。

開玩笑呢,如果楊辰將這消息一抖摟出去,那丟的是你馬航波一個人的臉嗎?那丟的是北山主城所有人的臉。到時候所有人都會嘲笑他們北山主城輸不起,輸了賭鬥卻不敢將靈石交出來。

到時候你北山主城的人出去還要不要臉?

你馬航波一百萬靈石保住了,到時候所有人都跟著你一起沒臉面!

若是你馬航波私下和楊辰賭鬥倒還好,可現在你當著那麼多人的面和楊辰賭鬥,耍賴都耍不了。

許執事也是氣的沒邊,方才二話不說,便讓這馬航波將靈石給拿出來。

馬航波哪裡拗得過許執事?

他這地位和許執事那差的不是一絲半點的,根本沒可比性。人許執事讓他交靈石,他今個若不交,明個能否留在這北山主城都是個問題。

想到這,馬航波心裡罵娘的心都有了,但只能把這靈石乖乖的給楊辰送了過去,心裡還沒想明白的,倒沒怎麼恨楊辰,反倒是把許執事祖宗十八代問候了一個遍。

許執事這老成精的人物,豈會不知道馬航波的想法?一樣早就罵了馬航波不知道多少遍蠢了。

你要是聰明一點,你會和楊辰賭?

活該你輸了百萬靈石。

最樂呵的還是楊辰了,如今一口氣得到百萬靈石,他不高興那才是怪事。

但沒辦法,有人主動送靈石,不要白不要。

許執事則是語氣硬邦邦的說道:「楊辰小友這闖過試練塔,是要在我們北山主城小住幾日,還是先回元山門呢?依我之見,我們北山主城地小,地方偏漏,這,可能不太配得上楊辰小友啊,哈哈。」

他這意思基本都放到明面上了,那擺明了是不想讓楊辰留在北山主城的。開玩笑呢,你一個外人在試練塔這一闖闖的比我們北山主城自家人都高,我們北山主城的人多憋屈?

關鍵這楊辰在元山門內地為還不低,動不得,否則真把木白生惹急了和他們北山主城玩命,他們北山主城找誰說理去?

楊辰豈會不知道這許執事的意思,溫和可親的笑道:「呵呵,晚輩不嫌棄,就在這北山主城多歇息兩日,過幾天或許還要勞煩一下許執事引我來這試練塔呢。」

許執事心裡都想罵出聲了。

還不嫌棄?

我的天,這楊辰真蹬鼻子上臉了。

但他有什麼辦法?

他現在是真沒轍了,那些高層也不知是怎麼想的,他剛才將楊辰闖過試練塔第七層的事情告訴那些高層進行商議,為的就是讓這些高層考慮下到底還要不要為難楊辰。

可是現在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