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通天武尊>第三百九十三章:韓天鷹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九十三章:韓天鷹

小說:通天武尊| 作者:夜雲端(書坊)| 類別:玄幻魔法

?? 韓玲玲簡直肺都要氣炸了。

她恨邵明輸了,恨邵明這個廢物沒能勝過楊辰,同樣,她也恨楊辰。她覺得這世上所有不符合她心意想法的人都是錯誤的。

讓她把靈石給楊辰,那就是讓她向楊辰低頭,向楊辰說明她韓玲玲輸了,這絕不可能!

楊辰倒是一點都不在意的看著韓玲玲,似乎對韓玲玲說出這樣的話並不意外,他故意把話的聲音放大了一些:「怎麼?韓玲玲,當時你要和我賭的時候,是要拿我楊辰兩條手臂的。我楊辰敢用自己的兩條手臂跟你賭,敢用自己的尊嚴和你賭。現在區區五百萬靈石就想賴賬,哈哈,你們北山主城的人就這點能耐度量了?」

他這聲音落下時,故意就是讓周圍的人聽到。一時間聲音傳開,周圍觀戰的人一個個不禁議論起來。

大家都喜歡看熱鬧。

正所謂看熱鬧不嫌事兒大,也正是這個意思。

他們可不覺得事兒大。

「看來楊辰和這韓玲玲還是有賭注的樣子。」

「那也很正常吧,如果沒有賭注的話,雙方何必這麼拚命的打?那邵明顯然是為了韓玲玲出頭的吧。」

「是啊,如今楊辰贏了,這韓玲玲貌似毀約了,不打算給了?」

「我聽說韓玲玲是北山主城的三大執教的女兒,竟然才這點度量。輸了就是輸了,五百萬都不捨得拿出來?」

人群議論不止,還有一些被韓玲玲沒少欺辱的人,發現這和楊辰賭鬥的真正對象竟然是韓玲玲時,本來有一些還打著針對楊辰或是看熱鬧想法的,一個個就風言風語起來。

因為不少人都遭受過韓玲玲的迫害。

這韓玲玲平日里張揚跋扈,欺人太甚,這北山主城來自於各宗個各派的分支,和其他勢力,有一部分是明確的感受過來自於韓玲玲的壓迫的。可是沒辦法,人韓玲玲有權有勢,他們拿什麼跟韓玲玲斗?

被欺負了,也唯有忍氣吞聲,被侮辱了,也只能咬碎了咽進肚子里。

他們惹不起韓玲玲,但現在有機會背後說幾句壞話,誰也不會錯過這個機會。

有些事情,本就是積少成多。

一個人說,緊跟著跟風的人也就來了。

一時間,數千名圍觀的武者,竟然一大半都在指責韓玲玲起來。還有的人根本不知道怎麼回事,只見別人去罵韓玲玲,他們也跟著二話不說的就指責韓玲玲起來,就是圖個熱鬧。

一時間,韓玲玲便彷彿過街老鼠一般人人喊打。

這可以說是將韓玲玲氣的七竅生煙,她打小哪裡受過委屈?

別說是一群人指責她了,從小除了他父親,就沒人敢這麼當面的罵過她。

若是放到平時,有人敢這麼罵她,她分分鐘就能讓此人死無葬身之地,但現在,這麼多人一起罵,她突然間覺得頭皮發麻。這麼多人,她要怎麼去殺?

也正是她惱怒的剛要發作時,突然間,那一直坐在其身邊椅子上沉默不語的中年男子,緩緩從椅子上坐了起來。

這男子一起身,周身的氣息陡然釋放開來。

不過他並未對四周觀看的人釋放怎樣的壓迫力,只是語氣平和的說道:「諸位靜一靜,老夫乃北山主城的三大執教之一,韓天鷹1

這一句話,心平氣和,給不了人什麼爆炸的壓力。

然而,這話的分量卻是十足的。

韓天鷹,或許沒人認識。

但是三大執教代表著什麼,無人不知無人不曉。

北山主城之所以能在北山郡擔任統領者的地位長盛不衰,依靠的,也正是三大執教。

如今這韓天鷹以三大執教的身份親自說話,自然沒人敢不給面子,不過只是幾個呼吸的功夫,全場便是變得寂靜無比,便是一根針落下,似乎都能聽的清清楚楚了。

韓天鷹神色平靜,出現時,表現出了足夠的氣場,此刻他平靜的看了楊辰一眼,又抬起頭,緩緩說道:「玲玲,把靈石給楊辰小友1

韓玲玲聽到這,神色驟變:「爹,你,你怎麼可以向著一個外人?我絕不可能把靈石給他的。」

「怎麼,你連我的話都不聽了?」韓天鷹寒聲喝道,聲音頗具威嚴,讓人心生不了反抗。

韓玲玲聽到這,頓時間嬌軀一顫,隨即,她貝齒輕咬,固然心中委屈憤恨,可是她很清楚,她今日的一切都是她爹給的。若是沒有她父親,她什麼都不是。

想了很久,終於還是將靈石儲物袋拿了出來。

旋即,她握著儲物袋,直接扔給了楊辰,看那姿態,顯然對此事還是十分不滿的。

楊辰懶的去在意韓玲玲滿意不滿意,對於他而言,靈石到手即可。此刻的他接下儲物袋,看了一眼數量,發現確實是五百萬無疑,心滿意足了很多。

同時他也打量了一眼那韓天鷹,通過韓天鷹剛才的話,可以看得出來,這韓天鷹和韓玲玲截然不同,是個不一般的角色埃

從韓玲玲的角度思緒,不給她靈石的確沒什麼,不過韓玲玲又怎會知道,她的身份,代表的是北山主城,別人不給影響都沒大。就唯獨她不一樣,她今天不願賭服輸,明天北山主城的信譽就全沒了。

韓天鷹如此做,是很明智的選擇。

但讓楊辰詫異的是,這韓天鷹並未打算傷善罷甘休。

這份善罷甘休,並不是針對他,而是針對韓玲玲。

此刻的韓天鷹負手而立,語氣凝重過的說道:「還有,向楊辰小友道歉1

聽到這話時,韓玲玲眼睛睜的大大的,幾乎都不敢相信自己耳朵聽到的事情是真的。她父親從小寵溺於她,竟然要讓她向人道歉,向人低頭,而且是……是她的仇人!

韓玲玲咬牙道:「爹,你一定是在和我開玩笑的對不對。」

「道歉。」韓天鷹沒什麼廢話,又斬釘截鐵的說道。

韓玲玲當即便是大吼道:「絕不可能,我絕對不會向她道歉的,我韓玲玲是什麼身份?我怎麼可能向他道歉,門都沒有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