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通天武尊>第三百九十五章:楊辰就是廢物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九十五章:楊辰就是廢物

小說:通天武尊| 作者:夜雲端(書坊)| 類別:玄幻魔法

??這聲音響起的不合時宜,讓楊辰意外之時,轉目看去,發現這說話之人,可不正是與他有過過節的秦雲道嗎?

這秦雲道早先就與他有過節,而過節的原因,楊辰談不上清楚,但大體還是猜得出來的。多半是這秦雲道覺得他楊辰的出現,搶奪佔用了原本屬於他秦雲道的少門主之位。

但這樣的想法在楊辰眼中是覺得幼稚無比的,因為楊辰覺得,就算他不出現,少門主這個位置的候選人,也怎麼都輪不到他秦雲道的,元山門歷屆天才,找不出來幾個比秦雲道強的,那元山門也不會稱之為三大霸主之一了。

可秦雲道不這麼覺得啊,他就覺得自己的出現搶了他的少門主之位,這也是所謂的,人沒有自知之明之說。

如今這秦雲道突然站出來,也不知哪裡來的底氣對他冷嘲熱諷,讓他稍微有些意外起來。

他看了一眼秦雲道,緩緩說道:「怎麼,秦兄覺得,我的武道修為不該增進?」

「當然,對於一個廢物而言,武道修為又怎麼可能有什麼增進?」秦雲道自信滿滿,對楊辰冷嘲熱諷起來,甚至直言說楊辰是廢物。

一旁作為楊辰護衛的雲老和胡老不禁紛紛說道:「秦雲道,話可不能亂說,少主此次闖蕩試練塔,連過那麼多層,煉化造化神氣,武道修為早就提升了不知道多少。豈會是如你所言,一成不變?再者說,少主天賦異稟,這段時間武道修為再有所增進,也是很正常的吧。你怎能辱罵少主是廢物?」

「怎麼,你們看到他進入試練塔了?或者說,你們看到他在試練塔內的武道修為又所增進了。這些你們都看到了嗎?」秦雲道笑呵呵的說道。

胡老和雲老丈二的和尚摸不著頭腦,如實說道:「那倒是沒有。」

「哈哈,這就對了,你們沒看到,怎麼知道楊辰的武道修為是否有所增進?我告訴你們,你們都被楊辰給騙了。的確,這小子闖試練塔,是真的,可是煉化了造化神氣,他的武道修為,一樣是止步不前。」秦雲道喝道。

楊辰聽到這,饒有興趣,但為了配合這秦雲道,他還是佯裝憤怒的說道:「你憑什麼這麼說?」

「憑什麼?」秦雲道嗤笑道:「楊辰,不要偽裝了,我已經查的很清楚了,什麼狗屁先天體質,全都是偽造而出的。實際上你就是一個廢材,通過拔苗助長武道修為提升上來的修為而已,你這種修為,最多只是光鮮一時,被人認為是天才,實際你就是一個廢物,一個武道修為永遠卡在一個地方,不可能再有所增進的廢物1

秦雲道話語中充滿了自信,一種絕對的自信。

楊辰基本上明白怎麼回事了。

他回想起了前段時間那香眠蠱蟲的事兒了。

那北山主城的弟子阮雲清,曾試圖在茶水中放置香眠蠱蟲謀害於他,以用香眠蠱蟲在他體內長時間讓他的真氣進入休眠狀態,最終,讓他的武道修為無法再寸進半分。

楊辰一直都知道阮雲清的歹毒心思,但他並不著急動手,因為他很清楚他和阮雲清並無利益衝突,所以他不著急打草驚蛇。而是慢慢的等真正要害自己的人出來再說,他相信那個人不會低調太久。

現在,這個人不是出來了嗎?

很明顯,此人就是秦雲道了。

不過讓楊辰頗有些納悶的是,這秦雲道和自己的利益衝突在哪裡?

難道說這哥們還真的以為把自己搞垮了,木白生就會立其為少門主?

不是,人怎麼可以這麼沒自知之明?

他為什麼一開始猜不到兇手是誰?因為他實在不知道誰和自己有明確的利益衝突,所以他沒猜到這秦雲道,結果誰知道這秦雲道的腦子那麼不靈光。

秦雲道的一番話,惹的周圍的那些原本對楊辰阿諛奉承的長老弟子們紛紛竊竊私語起來。

「什麼?楊辰的武道修為真是拔苗助長提升上來的,將來無法再存進半分?」

「這謠言是真的?我早些就聽天才選拔賽上有傳出這謠言,沒想到是真的埃」

「不好說,秦雲道也不一定說的是真的吧。」

「你以為秦雲道傻啊,秦雲道沒把握,他也不至於說出來這話吧。」

楊辰這時明白了香眠蠱蟲之事兒的始作俑者就是秦雲道,他佯裝著急的道:「秦雲道,你信口雌黃,你說那麼多,可有什麼證據證明我的武道修為無法再有所進步?」

秦雲道現在一心覺得楊辰的體內已然住下了香眠蠱蟲,自然是底氣十足,勝券在握,冷笑道:「楊辰,到底如何,且想要證明我說的是否有假,不是很簡單的一件事情嗎?你此次去北山主城,大家都看得清楚,你去參加了試練塔。大家都知道,入試練塔,吸收造化神氣,武道修為多多少少是有些增進的。只要你的武道修為與入山門時不同,那就代表著我污衊了你!如何?楊辰,將氣息釋放出來讓我等看一下如何?」

楊辰聽到這,慌亂無比的說:「我憑什麼要將自己的具體修為暴露出來。」

「少門主不會心虛了吧……」

「難道說秦雲道說的是真的?」

那阮雲清也在人群里呆著,不過是站在角落裡,並不起眼,此刻看到楊辰這心虛的模樣,嗤笑連連。又想到秦雲道對自己的保證,心砰砰直跳,她覺得,她飛黃騰達的時候來了。

與此同時,懷疑楊辰的人越來越多。

對於這麼一個突然冒出來的少門主,雖然很多人不介意巴結,但要說好感是沒的。

於是,在似乎覺得把握足夠時,大家都不介意推上一把。

唯有木白生站在一旁彷彿空氣人般,任由秦雲道在這裡胡鬧。

而秦雲道也是底氣越發十足,語氣硬邦邦的:「怎麼,楊辰,大家似乎都對你現在的武道修為有所好奇啊,如何,展露出來給大家看看怎樣?」

楊辰想了想,突然間撓了撓耳朵,說道:「你確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