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通天武尊>第三百九十六章:任由我處置?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九十六章:任由我處置?

小說:通天武尊| 作者:夜雲端(書坊)| 類別:玄幻魔法

?

老實說,看到秦雲道一副勝券在握,自信滿滿的模樣,楊辰都不好意思打擊他了。

而秦雲道也是真的自信,雖然這時覺得楊辰說話語氣似乎不大對勁了,但回想起楊辰剛才的語虛,便覺得楊辰不過只是給自己壯膽而已。嗤笑道:「怎麼,有什麼不確定的?」

「好,既然你要看,我就讓你看看。」楊辰咧了咧嘴:「但我比較好奇的是,如果和你說的不一樣,又當如何?」

秦雲道眼看楊辰死到臨頭了還說這話,心中冷哼不已。自覺地楊辰只是想嚇他而已,但他既然敢說這話,豈會沒些自信,當即便道:「如果和我說的有半點不符,隨你處置。但前提是,你的拿出不符我所言話的證據才行。」

「那好吧。」楊辰聳了聳肩。

下一刻,他便是真氣陡然釋放開來。

轟攏

驚人的武道修為席捲全場,著實是讓元山門新老各屆的天才們,紛紛震撼的往後縮了縮。

因為楊辰的武道修為,赫然是達到了靈武境巔峰!

而且相比普通的靈武境巔峰,楊辰的真氣遠遠濃郁了太多,一是楊辰實力本就遠超同階,二是楊辰的先天真氣等因素。

這也使得楊辰武道修為展露出來時,霎時間震驚全場,驚的周圍的人目瞪口呆,再也沒有人敢說楊辰的武道修為如何,以及,去符合秦雲道的話了。

任何東西,都比親自將武道修為展現出來更有說服力。

秦雲道這時候傻眼了。

他不敢相信面前的一切是真的,以使得他忍不住偷偷看了一眼人群中的阮雲清。不,不對,阮雲清分明信誓旦旦的告訴他,楊辰明明喝下了茶水,那香眠蠱蟲,也被楊辰咽入體內了才對。

可為什麼事實卻是這般?

阮雲清也是一臉的百思不得其解,面孔上充滿了不解神情。

到底為什麼,楊辰不是分明喝了她泡的茶嗎?

不,不對……

她似乎根本沒親眼看到楊辰將這茶水喝下去。

而且,她所做的一切不是太順利了嗎?楊辰為什麼當初偏偏選她做嚮導?偏偏對她青睞有加?

這一切的一切都不對。

楊辰可懶的管這二人如何去想,他有時候也在懷疑這秦雲道是有多傻,就因為一個莫須有的香眠蠱蟲就覺得能扳倒他了?他也不想想,若是他的武道修為真沒有半點增進,第一個站出來疑惑質疑的豈會是他秦雲道?

木白生的神魂力量比他強了這麼多倍,豈會看不出來他的武道修為如何?

他的武道修為真是這麼久都沒增進半分,早就露餡了,單依靠說謊能說得出來?

然而秦雲道就是這麼沒腦子。

想到這,楊辰也懶的再說什麼,寒聲說道:「秦雲道,你剛才說什麼?任由我處置?」

秦雲道這時神經繃緊,退後了一步大吼道:「楊辰,你1

「我什麼?秦雲道,你好像忘了些什麼,我是少門主。而你剛才所說,又是在做什麼?你是污衊我這個少門主。胡老,雲老,污衊我這個少門主,按照門內的規矩,該當何罪?」楊辰問道。

「非么內重要職務者,一律處死。」胡老當即說道。

秦雲道只是個普通弟子而已,哪裡能有什麼重要的職位可言?

說白了,就算是他們,在元山門內,也只是普通的地位而已。

聽到處死二字,秦雲道終於害怕了,他變得慌亂不已,目光投放在了木白生身上,大喊道:「木叔叔,我,我只是一時糊塗,我只是一時說錯了話。」

木白生搖了搖頭,看向楊辰:「楊辰,這秦雲道雖然污衊於你,但畢竟不是什麼大事,就這麼算了吧。」

楊辰一臉苦嘆,知道木白生和秦雲道是有些關係的。

不過木白生只知其一不知其二埃

如果這秦雲道只是單純的質疑,他自然不會發怒什麼。

可是……

心中想著,楊辰拱了拱手:「門主,讓我不在意此事也可以,不過我要問他一句話。」

「沒問題,你問吧。」木白生說道。

秦雲道也瞪大眼珠子,好奇楊辰到底要問他什麼。

楊辰這時背負著手,語氣硬邦邦,突然間,他的神魂直接打入這秦雲道的體內,對秦雲道的神魂進行絲絲干擾。隨即說道:「秦雲道,你當時為何要用香眠蠱蟲害我?」

「你,你怎麼知道的。」秦雲道愣了愣,旋即說道。

但這話落下時,他就知道他說錯話了。

不對。

他為什麼會這麼說?

他心思里根本沒想過會這麼說。

他看著楊辰,突然感覺一切始作俑者都是楊辰。

木白生在一旁看的真真切切,他看到了楊辰用神魂干擾秦雲道,但這沒什麼。這種手段很常見,以武道修為的單純壓制,利用神魂秘術去干擾對方,可以使得對方在短時間內腦袋停頓,說出真話。

換言之,秦雲道剛才說的話都是真的。

香眠蠱蟲……

怪不得楊辰如此憤怒。

想到這,木白生冷冷的看了一眼秦雲道,低喝道:「好好好,秦雲道,好你一個秦雲道!我木白生真是小瞧了你,當初答應你父親要好好照料於你,故此對你寵愛有加,卻沒想到你竟然如此這般心思歹毒0

「門主,這都是楊辰誣陷我的啊,你千萬不能相信他,千萬不能相信他礙…我真的是被誣陷的。」秦雲道急的眼淚都掉下來了。

「關入本門大牢1木白生擺了擺手,終於狠下心來。

的確,這秦雲道是和他當年的一個朋友有著密切的關係,是他當初那個朋友交管給他的。可是這時秦雲道如此模樣,他又怎能對得起當初那位朋友?不管如何,此次懲戒絕不能含糊。

「看來都是我的忍讓,讓這秦雲道誤以為什麼事情都可以做了埃」木白生嘆了口氣,他素來都是對這秦雲道做事睜一隻眼閉隻眼,誰知道卻釀成如此大禍,讓這秦雲道養成了這般性格。

現在。他得好好讓秦雲道知道,做錯事兒,就得遭受懲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