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通天武尊>第三百九十七章:真相大白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九十七章:真相大白

小說:通天武尊| 作者:夜雲端(書坊)| 類別:玄幻魔法

?? ps.奉上五一更新,看完別趕緊去玩,記得先投個月票。現在起-點515粉絲節享雙倍月票,其他活動有送紅包也可以看一看昂!

木白生的命令在元山門內,那就是天,那就是地。

他這話一落下來,立馬就有人站出來,將秦雲道帶了下去。

那秦雲道扯著嗓門大吼著,不知道還想證明些什麼。但可惜這個時候,已然沒人再聽他說什麼,木白生是真正的狠下心來,將其關押進了大牢中,讓其苦心思過。

秦雲道在這元山門內的人緣顯然不怎麼樣,他這一被關入大牢,頓時間便是一道道竊竊私語的議論聲響起,對著這秦雲道被關押的方向就是一陣指指點點。

正所謂過街老鼠人人喊打,也正是這個模樣了。

「沒想到這秦雲道竟然如此歹毒,用香眠蠱蟲來害少門主1

「香眠蠱蟲是什麼?」

「香眠蠱蟲你都不知道是什麼?那可是十分Y毒的手段。這簡直不是人可以用出來的手段,如果中了這香眠蠱蟲的話,以後的武道之路也就徹底斷了,這秦雲道是想害死少門主埃」

「少門主真是福大命大,沒有被這秦雲道給佔了什麼便宜。否則的話,少門主天縱之資,豈不是要毀於一旦了?太歹毒了,簡直是不顧同門情意埃」

如今秦雲道垮掉,很多人自然不介意在一旁多多吹噓一下楊辰。

那人群中的阮雲清,當看到秦雲道垮掉的一幕,已經嚇壞了,這秦雲道可是她最大的依仗,最大的靠山。。

她有些不明白,想不通,楊辰到底是怎麼知道香眠蠱蟲之事的。

也正是想到這,阮雲清突然一個咯。

她知道,如果楊辰真發現了香眠蠱蟲的事兒,那麼她也就徹底暴露了。她現在必須要離開,找個借口去門外做任務,遠走他鄉,絕不能再留在元山門了。

一念及此,阮雲清當即便要離開。

然而就在他打算要走的時候,楊辰突然平靜的說道:「阮師姐,你這是去哪裡呀?」

看到阮雲清二話不說的就要走,楊辰嘴角揚起。

這阮雲清倒是聰明,知道現在是走為上策。

不過走……

走得掉嗎?

阮雲清身軀劇烈的顫抖,脖頸僵硬的轉過腦袋,笑容發苦的道:「楊辰師弟,您這是……」

「阮師姐還要裝到什麼時候?」楊辰不急不躁的說道。「當時您在我這茶水裡放下香眠蠱蟲,也得虧師弟我多一個心眼,否則的話,我現在恐怕就真應了秦雲道的話,已前途盡斷了吧。」

聽到這話時,一旁的木白生眯了眯眼睛,目光放在了阮雲清身上。他本來還在好奇楊辰針對一個普通的門人弟子是為何,現在一看,原來是這麼一回事。

不過讓他苦笑不已的是,這秦雲道和阮雲清還要和楊辰斗呢?

楊辰早就將一切算好了,看的明明白白,等著兩人這條蛇出D呢。

一出D,就是這兩條蛇的死期。

阮雲清本來還想偽裝一下,看看楊辰是不是沒有真的發現他,但很快她就發現自己錯的十分離譜,楊辰既然喊出了她的名字,又怎麼可能沒發現她呢?

阮雲清多少還不算笨到了家,再聽到楊辰這話時,便是瞬間跪倒在地,哭的梨花帶雨的,凄慘無比,彷彿是遭受了多大的委屈一般。

「楊辰師弟,我都是一事鬼迷心竅啊,其實都是秦雲道*的我,都是秦雲道*我這麼做的啊,我是無辜的,我是無心的。」阮雲清揉著眼淚,哭哭啼啼的,那模樣之可憐,還真是著實惹人憐愛,甚至讓人覺得這女人說的是真的。

但很可惜。

楊辰對阮雲清太了解了,了解到什麼程度?

他很清楚這阮雲清的偽裝本事簡直是爐火純青,有那麼幾次差點連他都被這阮雲清矇混過去了。

現在這阮雲清一身偽裝的本事施展開來,確實很讓人容易相信她說的是真的,甚至一旁的那些弟子都看不下去了。

胡老宅心仁厚,忍不住說道:「少門主,這阮雲清我也是熟悉的,她為人心善,低調,樸素,幾乎很少惹是生非。或許她真的是在秦雲道的事情上有什麼難言之隱吧,倒不如聽起說說到底是怎麼回事的好。」

「胡老既然如此說,何不用神魂震住她,然後看看她的真話是如何呢?」楊辰笑眯眯的,看得出來,胡老是看到阮雲清偽裝的模樣而心軟了。

別人或許會被阮雲清的假惺惺給矇騙了,他楊辰不會。

胡老被楊辰這麼一說,微微一怔,隨即苦澀的笑道:「也好1

下一刻,他神魂探出,不等那阮雲清說話,便是包裹住阮雲清的靈魂,以強橫的武道修為對阮雲清進行壓制。使得阮雲清喪失了對靈魂的完美控制權,站在那裡,已然完完全全變得渾渾噩噩起來。

楊辰開口說道:「阮雲清,我問你,你和秦雲道到底是什麼關係?」

「我早在七八年前,就勾引了秦雲道。

那個時候的秦雲道還只是一個心智尚且不成熟的少年而已,輕而易舉的便被我****蠱惑,玩弄於鼓掌之中。」阮雲清冷冷的說道,言語里盡顯驕傲自豪,似乎對自己的傑作成果十分滿意。

隨即,阮雲清舔了舔嘴唇:「我很清楚這秦雲道是木白生眼中的香餑餑,所以趁著其年幼時對其進行調教,這秦雲道腦袋瓜不太靈光,這加上我調教的用心。不過一年的工夫,他便是完完全全聽命於我,對我的話唯命是從1

「我覺得他太不喜歡爭權奪勢了,以木白生對他的特殊照顧。他若要爭,誰能爭得過他?果然,他聽了我的話,爭奪門內資源……」

「和我所想的一樣,木白生對其是照顧的,大量的資源傾入秦雲道手中,秦雲道的武道修為突飛猛進,不得不說,秦雲道多多少少還是有些天賦的。哈哈,這當然也是我調教的原因1

阮雲清笑容越發張揚:「就這樣,天才選拔賽開始,我告訴他讓他去參加天才選拔賽。以他的水準,得到個前幾名應當不成問題。但誰知道這人如此廢物,非但沒得到什麼好名次,回歸時,反而突然冒出來一個楊辰,搶了他的位置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