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秀色田園:農家童養媳>第一千一百八十九章 塵埃落定(大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一百八十九章 塵埃落定(大

小說:秀色田園:農家童養媳| 作者:公孫小月(書坊)| 類別:女生小說

林瑾玉纏在青蘿身邊,不肯撒手。

青蘿無奈的笑道:「別人都看著呢,你這麼樣子,不怕人家笑話?」

「我不怕,我不要皇位,只要嬌妻。」

「妻奴」兩個字,明明白白的寫在他那張俊美的臉蛋上。

大周皇帝林瑾玉,只愛美人不愛江山,為了與嬌妻朝朝暮暮,竟然放棄皇位,與她生活在梅谷中,做一對神仙眷侶。

這事兒轟動了整個天下。

也羨煞了無數人。

這世間,能夠放棄無上權利,只要悠然人生的人,能有幾個?

「偏被我抓到了一個。」青蘿笑吟吟的反手摟住林瑾玉緊緻的腰身,仰臉看著他的臉龐,滿眼都是小女兒似的歡喜。

「傻妞,不是你抓到我,是我終於俘獲了你。」林瑾玉把下巴抵在她的額頭上,只覺心內全都是滿足和幸運,「從那年你給我治病開始,我就開始了我的小胖妞養成計劃埃終於,落定塵埃了。」

青蘿埋首在他懷裡,慢慢的笑了。

杜氏沒有死,她也沒有錯殺林汝南。

他們之間沒有任何芥蒂。

一切,都剛剛好。

「我說你們兩個,抱夠了沒有?」梅落塵一臉不爽的看著他們,「大庭廣眾啊,身為族長,咱能注意點影響不?」

青蘿賴在林瑾玉懷裡,笑嘻嘻道:「二哥哥,你這是羨慕?你可以回去抱二嫂子埃」

「哼,孟昭昭那潑婦,我可不敢招惹她。」梅落塵把一張破紙條扔給她,「小白留給你的,看看。」

「梅落塵,你剛才說什麼?」孟昭昭一手牽著一個小男童,一臉不爽的盯著他。

梅落塵脊背一涼,落荒而逃。

身後傳來青蘿的嘲笑聲。

「小白寫的什麼?」林瑾玉接過她手裡的紙條,掃視一眼,不由笑道,「和我想的一樣,這傢伙追著七姐跑了。」

「是嗎?」

青蘿興緻盎然的拿過紙條,看見上面寫了一句話。

小柳兒,在這個世界,我終於遇到我的她了。我不想回去啦,我要跟她一起去看看這個世界!

青蘿歪頭自語:「咦。說起來,七姐和那位初戀,長的還真有點像……」

「蘿蘿,你和白虞似乎有不尋常的秘密?」林瑾玉抱著她,似笑非笑道。

青蘿一笑:「這個嘛,是另一個故事,將來我慢慢講給你聽。」

「好,反正為夫有足夠的時間。」

林瑾玉牽著她的手,向外走,「好像新娘子的轎子來了,我們去看看。」

誰知來的並不是陳香雪,而是久違的梅若華和楚安然夫妻倆。

這兩個人跑去西涼這麼久,一點消息都沒有,終於知道回來了。

「你們還記得自己有個女兒嗎?」青蘿斜睨著他們倆。

梅若華瞅瞅她,又看看與她親密挽手的林瑾玉,嘿嘿笑道:「一不小心就樂不思蜀了。」

楚安然看著年長了不少,不再是雙十年華的年輕女子,像三十四歲的美貌婦人了。

「娘,娘,爹爹……」一個粉雕玉琢的小女童,被五夜牽著,一搖一擺的走過來,撲到青蘿懷中。從她懷裡歪頭瞅著梅若華和楚安然。

梅若華震驚了。

楚安然手裡的杯子當落到了地上,指著菀菀,雙手發抖:「這這這,誰家孩子?」

「是我和蘿蘿的女兒,名叫菀菀。」林瑾玉一手抱著妻子,一手抱著女兒,從容笑道。

楚安然:「……」

她覺得,自己,好像,大概,錯過了很多事?

「該死的,都怪你這個老東西,非要耽擱那麼久才回來1楚安然有些氣急敗壞的罵梅若華。

梅若華早已經抱起了菀菀,看著她,就像看著稀世珍寶,「我的天,我沒能參與芊芊兒時的時光,如今必定要從菀菀身上找回來。」

「老頭,這恐怕不行。」青蘿一臉嚴肅。

「為什麼不行?」梅若華大叫,「我可是她親外公1

青蘿抿嘴笑道:「不管什麼都不行,菀菀如今入了楚家的族譜,是皇太女,將來要進宮讀書的。」

「皇太女?我外孫女為什麼要當這勞什子的東西?」梅若華不屑一顧。

「怎麼,我楚家的皇位,是勞什子?」楚安然一臉不善。

梅若華臉色一僵:「……我什麼都沒說。」

「對了對了1他忽然想起什麼,連忙轉移話題,「芊芊,我和你娘在西涼遊歷許久,見了那裡的許多人。發現她們真是把你當海神一樣的供著啊,你是怎麼做到的?」

青蘿笑而不語。

「看那樣子,就算你立即回去當女王,她們也沒意見呢。」

「讓她們放心,我不會去的。烏娜烏敏還有大丫她們可好?」

「她們好得很,憑著你給的那間書店,如今越做越大,都成富婆了。」梅若華笑呵呵的說,「還有海藻村……」

青蘿眼神一定:「您也去海藻村了?」

「是啊,我和你娘特意去了,找了小魚。」

「那位小魚姑娘真是個好姑娘。」楚安然接話道,「她知道我是你的娘親,拉著我哭了許久呢,說是想你想得要命。很想來看看你。若不是她大著肚子,可能真會跟我一起回來呢。」

「什麼,小魚懷孕了?」青蘿驚喜叫道。

「是呀,你爹查過了,還是龍鳳雙胎呢。」

「真好。」青蘿想著小魚,心內感動不已。

那個孩子,終於又回來了吧。

這時外面響起熱熱鬧鬧的嗩吶鞭炮聲。

「來了,來了1

忠伯領著下人們急忙衝出去。

梅寧孟以及遠道而來的陳家眾人,都聚集在待客的貴客廳中。

一襲華美禮服的青蘿,立在正當中,猶如神女,主持梅九和陳香雪的婚禮。接受眾人眼神的朝拜。

在一個不起眼的角落中,一個身材健美,容貌清朗的年輕男人,手握茶杯,遙遙看著台上那個光芒萬丈的年輕女子,目光悠遠。

「陛下,咱們該回去了。您說過,只看一眼便走的。朝堂還有許多事呢。」他身邊的人恭敬的低聲說。

年輕男子站起身,戀戀不捨的把目光從台上收回,轉身向外走去,步履輕鬆而堅定:「回北齊。」

……

台上青蘿若有所覺,朝他的方向看了眼。

林瑾玉察覺到了,輕聲問:「蘿蘿,怎麼了?」

「好像看見一個熟人。」

「誰?」

「唔……」青蘿頓了頓,覺得有些不舒服。

林瑾玉忙扶住她:「是不是忙了幾天,累著了?」

台下眾人都擔憂的看向她。

這時一個打扮的油頭粉面的紈跳出來,誇張大叫:「柳妹妹,是我啊,我愛你1

青蘿一看,頓時眼前一黑。

是陳君威這個花痴!

誰知她這一黑,就真的一頭栽倒,暈了過去。

等她醒來時,已經躺在了小院床上。

身邊只坐著個林瑾玉。

「瑾哥哥,婚禮怎麼樣了……」

「你醒了?」林瑾玉溫柔似水看著她,「你好好躺著,什麼都別管,身體要緊。」

「我怎麼會暈過去?」青蘿抬手按按額頭。

「我問你,你葵水多久沒來了?」

「啊?」青蘿一呆。

林瑾玉捏捏她的瓊鼻:「傻瓜,你有孕了,自己都不知道,還跑來跑去的。虧你是個大夫。以後好好在屋裡養著,哪兒也不許去1

青蘿:「……」

菀菀還不到一歲,她又懷了?

「老爺子剛才來查過,他說是雙胎。」林瑾玉又道。

青蘿:「……」

她爬起來就走。

林瑾玉一把抱住她:「你去哪?」

青蘿:「……我不要當奶牛,我也想跟七姐一起去看看外面的世界。」

林瑾玉牢牢圈住她,在她耳邊低笑:「不用出去。從此以後,你是我的世界,我就是你的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