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放開那個女巫>第一千零六十九章 空騎士之名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零六十九章 空騎士之名

小說:放開那個女巫| 作者:二目| 類別:

無冬城,飛行訓練常

「快,快!走快點,保持身體的平衡1

「你的腿簡直比嬰兒還弱1

「方向,注意你的方向1

「喂,你往哪裡走?我真該在走道兩邊放排火盆。」

「要吐到一邊去吐,不要吐在木板上,否則就給我舔乾淨1

「下一個,古德1

「有1古德頓時打了個激靈,他深吸口氣,走到一張轉椅前坐下。

教官鷹面那張冷酷的臉也映入了他眼中。

哪怕僅僅只是對視,古德也會感到不寒而慄——聽說對方原本是北地駐軍指揮官,輪換后回到無冬城,馬不停蹄地又參加了軍隊內部的審核,並成為空騎士預備隊中的一員。這意味著他不僅經歷過教會之戰,還放棄了原本應有的假期,投身到全新的訓練中來。

換句話說,對方是屬於那種對別人狠、對自己也狠的角色。

被這樣的人盯上,他只覺得壓力巨大。

剛一坐穩,同隊的兩名夥伴芬金和海因茲便圍了上來。

在他們臉上,古德看到了自求多福的神情。

接著椅子被飛快地轉了起來——

這是他加入預備隊后,最讓人頭痛的一項訓練:轉椅前擺著一根五米長、手掌寬的木板,稱之為天橋。而他們得被轉上半分鐘,再從木板上走過去。

平時誰都能輕易做到的事情,在旋轉過後變得截然不同起來,身體彷彿失去了重心,天地都在搖晃,別說是走天橋了,就連保持站姿都不是一件易事。通常鷹面把十次訓練分為一組,成績最差的則會被處以「打掃廁所」、「剪出雜草」之類的懲罰,或是在周末休息時連續轉上一整天。

古德就試過一次。

結果其他人都在快樂的吃著晚餐時,他在宿舍里嘔吐了一地。

如此糟糕的經歷,他不想再來第二次了。

「停1

隨著一聲令下,旋轉的椅子被同伴驟然按停,古德忍住猛衝上大腦的暈眩感,從椅子上跳了下來。

「快!別愣著,走起來1

他咬緊牙關,抬高視線,搖搖晃晃地踏上木板,朝另一端走去——經過十來天的練習,他發現了一個小訣竅,那便是盯著腳下反而更容易失穩,還不如正視前方,用身體記憶去控制腳步。

當腳底傳來堅實的觸感時,古德才意識到,自己已經走完了這段天橋。

「好、好厲害……」

「居然一步都沒有落空1

「這還是頭一回吧?」

身後頓時響起了一片議論聲。

他回過身去,望向鷹面,而後者也少見的揚起了嘴角,「不錯,看來你們也不是無可救藥。」

「不過1教官頓了頓,語氣一變,「到今天才有一個人真正通過,這成績是所有班裡最差的一個!提莉殿下說了,空騎士是萬里挑一,如果你們不想被全員刷下,永遠在地上幹些雜貨,就給我打起精神來,加倍去練習——休息五分鐘,然後再來一組1

大家頓時發出了一片哀嚎之聲。

「喂,你是怎麼做到的?」芬金湊到古德面前,擠眉弄眼道。

「記住邁步的幅度,假想自己並沒有暈眩,按平常那樣走就行。」

「這還能假想的?」海因茲也跟了過來,「那不等於在騙自己嗎?」

這兩人都是和古德同一批通過考核的報名者,因此沒幾天便熟絡起來,加上空騎按照三人一隊的分法將他們歸在一起,現在幾乎成了形影不離的「戰友」。

「你管它有沒有騙,只要能通過就行。」古德敲了敲腦袋,「一般來說,越聰明的人越難欺騙自己,你們應該很容易做到才是。」

「得了吧,」芬金不服道,「不就成功了一次而已嗎,看把你得意的。」

「打個賭唄,待會一組裡,我能成功三……不,五次1

「那你這周要洗的衣服我都包了1

「內褲也算?」

「呃……」

「你們先別爭了,」海因茲插話道,「我想知道的是,在地上練這些東西真的能成為空騎士嗎?」

兩人一時啞然,這個問題也算是所有預備學員一致的困惑。什麼走天橋、過滾輪、辨風向……與其說在培養戰士,倒更像是一種雜耍。公主殿下的親自教導也不見蹤影,而是將方法傳授給第一軍的骨幹后,再由他們來帶班。

加上訓練頗為辛苦,從早練到晚不說,入夜後還要進行集中授課,學習讀寫,如果不是提莉殿下親口允諾過,只怕大部分人都會懷疑公告的真實性。

可偏偏教官的態度又十分嚴厲,以至於沒人敢當面提出來。

「誰知道呢,」好一會兒芬金才聳了聳肩,「至少這裡的伙食不錯,能天天吃肉不說,周末還有加餐。」

「我到覺得……殿下不可能騙我們。」古德沉吟道,「那天我們不是得到了一袋子書本么,我的妹妹告訴我,有一本叫飛行原理什麼的書……正是公主殿下編寫的。等我們完全掌握了讀寫,或許就能知道這些練習的意義了。」

「你倒是挺樂觀的,」芬金咧嘴道。

「如果凡事不往好處想,我早就死在流亡的路上啦。」

「好了,休息時間到1就在這時,鷹面的聲音瞬間蓋過了所有人的交頭接耳,「都過來排隊,按之前的順序再練一次1

「是……」大家有氣無力道。

然而意外發生了。

訓練室的門忽然被推開,一名身穿軍裝的男子走了進來,附在鷹面耳邊說了幾句話。

鷹面點點頭,對其行軍禮后,轉身望向眾人。

「恭喜你們,後續練習取消,你們可以接著休息了。」

芬金和海因茲鬆了口氣,唯有古德卻屏住了呼吸——他分明在對方臉上看到了一絲意味不明的笑容。裡面有譏諷、有戲謔,以及……幸災樂禍?

「但不是在這裡。」果然,鷹面接著說道,「別以為我不知道你們私底下在抱怨什麼,可惜以你們那可憐的腦袋瓜,即使解釋了也聽不明白。不過你們的好運來了——現在有一個機會,能讓各位親眼目睹到空騎士這一詞代表的含義。」

空騎士的……真正含義?

古德突然感到心跳的有些快。

「跟我來吧,」鷹面緩緩掃過所有人,「記得待會別被嚇尿了褲子就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