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放開那個女巫>第一千一百五十九章 狙殺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一百五十九章 狙殺

小說:放開那個女巫| 作者:二目| 類別:

「安德莉亞1卡密拉大喊道。

「我、我知道了——」安德莉亞連忙握住槍把,閉上雙眼,將所有雜念都拋至腦後。沒有察覺、沒有察覺、沒有察覺……她在心中默念數遍后,猛地睜開眼睛!

一瞬間,視界陡然扭曲起來,眼前萬物彷彿出現了無數重影,它們相互拉伸、重疊,並向著遠方不斷延展——那正是魔眼的感知在湧入她的大腦,隨著本應該被阻隔的層層樹影與大地一一浮現,閉鎖的世界剎那間變得開闊而自由。

同時連接在一起的,還有希爾維的意識。

當眼中的重影完全凝聚在一起時,她的目光已順著對方的思緒,投向了數公里之外——那個身穿漆黑盔甲的熟悉身影赫然映入她的眼中。而比視覺更強烈的,是斬魔者澎湃的魔力,後者從它體內綻射而出,濃郁得有如實體。

但不知道是骨架的潰逃太過突然,還是塔其拉的失守打擊太大,斬魔者就那麼直直飛在空中,身邊也沒有任何護衛。

「情況如何?」灰燼沉聲問道。

「斬魔者……沒有察覺到我們1安德莉亞振奮地回道,「它朝著補給線飛過來了——雖然位置稍微有些偏東,不過依然在槍的射程範圍之內!上膛吧,沒有比這更好的機會了1

灰燼點點頭,將那枚碩大的神罰子彈塞入槍膛,接著擦一聲推回了槍栓。

八到九公里左右,風向東北,無其他魔鬼干擾,這已經是預想中最理想的情況。安德莉亞將注意力全部集中到目標上,屏息發動了能力。

無數條線段蜂擁而出,匯聚到斬魔者身上,它們有的百轉千回、有的上下起伏,很難想象一顆子彈能劃出如此詭異的尾跡——但很快,大部分線段都暗淡了下去,只剩下一條銀色的曲線愈發明亮、熠熠生輝。

她找到了那枚必然向上的硬幣。

於此同時,身體里的魔力也在迅速下降,她沒有太多時間來猶豫,機會只有這一次!

安德莉亞咬緊牙關,扣下了扳機。

伴隨著一聲震耳欲聾的炸響,她感到肩頭像被什麼重物狠狠撞擊一般,整個人都向後倒去。而一旁的灰燼早有準備,單手將她拉進了臂彎。

「真不想被你這樣抱著埃」安德莉亞抽了抽嘴角,身體卻放鬆下來——此刻她的肩膀已經近乎麻木,宛如失去了知覺。即使不用看也知道,衣服下方肯定一片紅腫,若沒有娜娜瓦的治療,恐怕得好幾天才能恢復過來。

這便是大口徑帶來的負擔,哪怕採取了包括槍口制退在內的多種緩衝手段,餘下的衝擊力也不容小覷。武器試射時她就已注意到,哪怕製作出更多的神罰子彈,也不會有第二次開火的機會——無論是魔力容量、身體水平還是方舟的荷載,都限制了她的發揮。

不過一擊必殺本就是她最引以為傲的能力。

和敵人打得有來有回,渾身浴血,那是野蠻人才愛乾的事。

比如現在拉著她的傢伙。

「如果不是顧慮到希爾維此刻和你感同身受,我才不想管你來著。」灰燼翻了個白眼,「結果如何,斬魔者它——」

「再等一等,」安德莉亞做了個噤聲的手勢,「子彈還在路上。」

視野中的那條銀線正在飛速的縮小,它的末端已沒有連接在斬魔者身上,而是從對方身前交錯而過,形成了一個微妙的夾角。從她的視角來看,就好像子彈和魔鬼的關係是相互競逐,奔著同一目標而去,最終將偶然匯聚於一點一樣。

一旦扣下扳機,結果便已註定,神罰彈頭將沿著預定的軌跡飛完全程,唯一的變數只在於目標——如果斬魔者突然改變方向,那麼一切都不會發生。二十五秒左右的時間說長不長,說短不短,她唯一能做的,就是默默祈禱,寄希對方一直維持在現有的姿態上。

由西向東的陣風不斷推動著子彈,令其始終保持著高速飛行,並不斷向魔鬼靠攏——在最後的數秒里,安德莉亞屏住了呼吸,甚至將心中的祈禱念出了聲——

不要動、不要動、不要動……

就在這時,斬魔者忽然偏過頭來,目光和她相交在一起!

安德莉亞頓時感到全身上下的血液都彷彿凝固了一般。

然而下一刻,從空中下墜的彈頭便不偏不倚地砸在了它的背部。

巨大的衝擊力令神石四分五裂,從一團黑影變成了無數細碎的小塊,但比神石碎得更徹底的,是斬魔者的身軀。

如果不是親眼所見,她很難想象一塊兩指寬的石頭會迸發出如此驚人的破壞力。厚實的盔甲像破布一樣被撕開,子彈鑽進它的體內后,直接在胸口爆開了一個大洞,血肉和臟器從中傾瀉而出,好似一道渾濁的噴泉。

大概是洞口實在開得太大,斬魔者翻滾兩圈后斷成兩截,保持著飛行時的余速墜向大地。

安德莉亞這時才從剛才的震懾中回過神來,她咽了口唾沫,「目標……死了。」

「我們成功了?」瑪姬欣喜道。

「沒錯,」希爾維長出了一口氣,「被子彈一分為二,就算娜娜瓦在場,應該也救不回來了。」

「幹得不錯。」灰燼拍了拍安德莉亞的肩膀,隨後拿出了聆聽符印,「閃電,叫海鷗號過來匯合吧,任務結束,我們可以回去了。」

「明白,」那頭很快傳來了閃電的回復。

狙擊槍不一會兒便被拆解打包為零部件狀態,只等另一支小隊從東線歸來,眾人就能動身啟程。一想到可以立馬踏上歸途,大家的神情都輕鬆起來。

唯有安德莉亞例外。

整個伏擊過程都很正常,就跟計劃的一樣,除了斬魔者最後扭頭的那一望——

直到現在她仍能感覺到背後久久不散的涼意。

難道它發現自己在注視它了?

但這怎麼可能?相距八九公里,還隔著一片叢林,要在這種情況下找到她們,無異於海底尋針。何況對方之前並沒有任何「尋找」的動作,而是突然就將目光對準了她,簡直像是早就知道她在這裡似的。

另外希爾維應該也看到了這一幕才對,為什麼她卻沒有感到任何異樣?還是說,她認為那僅僅只是一次偶然,並不值得胡思亂想?

大概也是,畢竟斬魔者已經死了……一個死掉的魔鬼,無論那一刻的舉動是出於何種想法,都已沒了深究的必要。

安德莉亞揉了揉額頭,手指忽然停了下來。

她記得灰燼的臉上曾受過傷——為保護葉子,和斬魔者交手時留下的。

「對了,像劃破表皮這樣的輕傷,你靠自身的恢復能力,要多久能痊癒?」安德莉亞望向超凡者。

灰燼聳聳肩,「一到兩小時左右吧,你問這個幹什麼?」

「也就是說,只要十分鐘,傷口便會有初愈的跡象,對吧?」她盯著對方的臉,問道,「那你此刻有感覺到它在好轉嗎?」

後者微微一愣,伸手摸了摸臉頰,「奇怪……還是有點隱隱作痛埃」

希爾維率先反應過來,她神情大變,強撐著身體消耗過大所帶來的疲憊,再次展開魔力之眼,接著一臉驚恐的望向眾人身後,「當——當心1

灰燼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拔劍轉身,並將手中的大劍全力上挑!

只聽到當的一聲輕響,一道黑影擦著劍刃而過,徑直扎入了瑪姬的身體,其力道之大,將她生生帶飛出去。

其他人還來不及去查看她的情況,一名身形高挑、渾身幽藍的人形魔鬼已緩緩出現在一行人面前。

「找到……你們了。」

那種深入骨髓的寒意,再次包裹住了安德莉亞。

她難以置信地發現,眼前的這名魔鬼,平靜得就像是湖水一般,從它出手到現身,完全沒有感受到任何魔力的波動。

她的一顆心頓時沉到了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