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放開那個女巫>第一千一百八十六章 決戰重現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一百八十六章 決戰重現

小說:放開那個女巫| 作者:二目| 類別:

當一切結束后,二隊才姍姍來遲。

羅蘭將泥巴塗在臉上,再把衣服撕出幾個口子,裝成和其他人一樣虛弱不堪的躺在地上,等待著武道家協會的救援。

儘管旺盛的好奇心令靈犯下大錯,但不幸中的萬幸是,她只模仿了「按鍵發言」這一個步驟,而沒有將頻道換成全隊通訊模式。因此當時聽到敲暈宣言的,也只有斐語寒一人。先不說她現在還昏迷著,就算醒來,羅蘭也可以堅決否認,並把這些聽起來荒謬無比的囈語歸到重傷時產生的幻覺上。

至於怪物為何會消失得無影無蹤,對「早就昏過去」的他而言自然是無從回答的問題。這樣做雖說等於把逼退敵人的功勞全部拱手相讓給天才少女,不過在羅蘭眼裡反倒是求之不得的事。

之後的事就和他預料的那樣,在沒有親眼目睹這場戰鬥的情況下,他含糊不清的描述並沒有引起聯絡官的重視,協會的關注重點完全放在了新的侵蝕上——甚至十二人的主戰隊伍只活下來六人,其中還包括兩位明星武道家的犧牲,在「人為製造侵蝕」這一驚人消息面前也都不算什麼了。

唯一讓羅蘭有些意外的是,二隊抵達現場后,嘉西亞第一個跳進了陷坑——看到對方一邊焦急地大喊著他的名字一邊在坑底翻找的身影,以及發現他后不加掩飾的喜悅,都令他不由自主地感到了一股暖意。當然這樣的感動並沒有維持多久,嘉西亞很快就換回了冷漠臉,低聲嘟囔了句「什麼嘛,你還沒死氨,並大手大腳的將他拖上了救護車。

至此,聯合剿滅任務總算是告一段落。

回到筒子樓后,菲麗絲等人對魔力生物的警告表示出了擔憂之意,畢竟敵人最後那番話實在有些駭人聽聞,而且不像是信口胡謅——能第一時間發現羅蘭的異常之處本身便是一種證明。

如果是一年前,羅蘭確實會考慮對方「不要再進入這裡」的告誡——有那麼一段日子,他對這個逐漸變得複雜、並越來越陌生的夢境世界充滿警惕與抗拒,就好像一件原本誕生於他意志的東西,正一點點脫離他的掌控一般。

但現在,他已然做出了決定。

夢境世界不只是他補完欠缺知識的工具,對神罰女巫來說,這裡才是一個真正完整的容身之所。他或許沒辦法讓這個世界一直存在下去,但在那天到來之前,他希望能令那些失去了大部分感覺的塔其拉倖存者積攢下更多愉快的回憶。

而另一個理由則是,他相信自己的感覺。

現在回想起來,夢境世界最初的細微改變,或許正是從釋放第一顆核心氣旋開始的。

儘管羅蘭尚未解開這兩者之間的關係,但擊敗魔力生物、奪走它的星盤時,體內陡然湧現的那股舒暢感受卻是實實在在的。

他心裡隱隱有種預感,只要繼續這樣下去,他總一天會找到那個答案。

另外,任務結束並不等於事件的終結,可以想象得到,利用感染核心來製造侵蝕的消息會在協會內引發多大的轟動。等到其他武道家蘇醒后,協會必然會從多個角度慢慢還原出此次陰謀的全過程,相應的調查也將持續很長一段時間。他亦會受到一定的影響,甚至被新派一直懷疑、乃至敵視下去。

不過無論如何,那都是以後的事了。

……

三天後,偵探團一行人終於回到了無冬城。

阿夏不止完整地回溯出了塔其拉決戰的全過程,還用時光符印記錄下了幾個重要的片段。得到消息的羅蘭第一時間將參戰高層召集至第三邊陲城大殿,以親身體驗的方式觀看了此次戰鬥的始末。

當播放至灰燼以自身為劍,引發神意與厄斯魯克同歸於盡時,羅蘭感到身旁有一隻微微顫抖的手抓住了自己。他張開手掌,輕輕回握住對方,並一直到魔影結束。視野重新恢復正常后,他注意到提莉的眼眶略顯微紅,可即使如此,她也沒有流露出絲毫逃避之意,而是站在原地一步未動地看完了整段回溯。

所有缺失的拼圖,都在此刻被填補上了。

警戒眼魔和普通魔鬼的融合,我還是第一次見到。沉默片刻,帕莎長嘆了一口氣,只是這種事情,它們到底是怎麼做到的?

伏擊行動的一大疑點,便是魔鬼為何能在發現特別行動小組后立刻趕到狙擊地點,雖說事後安德莉亞有提出過千眼魔的可能,但那始終和後者巨大笨拙的形象不符。如今總算是證據確鑿——在決戰前一周,厄斯魯克劃開了一名狂魔親衛的臉頰,並將一把冰封在盒子里的眼珠塞進了它的創口。感應到鮮血的眼珠彷彿蘇醒過來,身下的根須一條條扎進狂魔體內,令後者發出了難以形容的慘叫聲。而這個過程持續了近一周,直到狂魔的腦袋完全被眼球佔據才平息。

而這名狂魔鑲嵌的恰恰不是投擲魔石,而是極為罕有的飛行魔石——理論上來說,此種魔石根本不可能提供給下級魔鬼。

這也意味著,厄斯魯克至少在半年前便已開始準備陷阱所需要的條件和人手。

當被改造的狂魔飛出塔其拉的那一刻,希爾維的位置便暴露無遺。為了給親衛軍爭取合圍時間,它特意先飛向第一軍陣地,之後再折道而返,偽裝成「棄守敗逃」的模樣。考慮到這段時間差可隨意控制,因此不管特別行動小組身處何方,都會在開槍后遭遇大隊魔鬼的襲擊。除非她們放棄此次機會,半途中止對「改造狂魔」的監視,並迅速向西撤離,才有可能擺脫敵人的合圍。

「與其說是融合,我倒更覺得像是一種控制,就好像……載體一樣。」愛葛莎沉吟道,「充當厄斯魯克替身的並不是原先的那隻狂魔,而是它頭頂上的微型眼魔。」

「為什麼這麼說?」羅蘭問。

「如果敵人一開始就擁有這樣的能力,不可能不在第二次神意之戰中用出來——畢竟只要在大軍里安插幾個,便能防範一切騷擾和偵查,解放出來的恐獸則大可投入到進攻上,聯合會恐怕連五年都撐不下來。」愛葛莎緩緩道,「我認為,這很可能不是一種能力,而是一項技術——就和那些新出現的蜘蛛魔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