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網游之我是武學家>第一百五十八章 年輕人的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五十八章 年輕人的事……

小說:網游之我是武學家| 作者:鐵牛仙| 類別:

?馬上就是除夕夜,在這個舉家團圓的日子裡,華夏國千家萬戶都洋溢在家庭的幸福中,夜色中卻有一個人,背著包,慌不擇路的往城щww..l

此人正是輝哥,就是被王羽打斷了胳膊,還被老混混騙了玉牌的那個小混混……

輝哥的身形十分狼狽,可以看得出輝哥很害怕,因為他接到消息,李有森被抓了……貌似是因為當年惡行累累,被年底搞業績的警察叔叔翻了出來……

這個理由打死輝哥輝哥都不會相信的,輝哥在接到李有森被抓的消息之後,就立馬去了李有森的當鋪,所有的東西都完好無損,唯獨找不到了那塊玉牌。

而且據說今天附近支行有人搶銀行被抓了,聽說四個嫌疑人是被人赤手空拳廢了招子,擰斷了胳膊……別人不知道怎麼回事,輝哥卻知道,那四個倒霉催的肯定是遇到了功夫高手……

功夫高手此時在輝哥眼裡猶如夢魘一般,聽說此事的輝哥就像驚弓之鳥,L市他是一刻都不想呆了……愛特么誰誰誰吧,老子大不了以後做個好人。

L市的看守所中,審訊室的燈光十分昏暗,一個頭髮花白卻精神頭十足的老頭子坐在桌前。

在老頭身旁站著兩個人,一個身姿挺拔,臉龐稜角分明,表情剛毅,從這人肩章上的一顆金星,就可以看出此人身份很高,此人正是L市軍區的司令員,少將陸書軍。

另一個人則是L市公安局的劉文軒劉局長。

二人對那老者的態度十分小心,尤其是陸書軍,對老者甚是尊敬。

「王老師,人帶來了1陸書軍恭敬地說道。

「恩1老者點了點頭微笑道:「小陸,大過年的,老頭子我真是給你添麻煩了1

「王老師哪裡話,您是對國家有貢獻的人,這是我們應該做的1陸書軍連忙道。

老者笑了笑沒再說什麼,而是臉轉向了正前方一隻手被銬在板凳上的年紀大約有五十多歲的中年人。

這中年人正是李有森,此時李有森的表情甚是憊懶,一副老油條的樣子,懶洋洋的問劉文軒道:「劉局長,您這是什麼意思?一大早的把我抓來,然後大晚上的拉來提審,我這些年挺安分的吧……貢也上的不少……」

李有森混跡江湖多年,黑白兩道混的很開,和劉文軒相當的熟,所以這個時候並沒有太過害怕。

劉文軒臉色一黑,冷冷道:「說話注意點,看看這裡是哪裡1

李有森被劉文軒這麼一說,當即愣了一下道:「額,劉局,咱們都是老熟人了,你看看提審就不要銬著我了吧1

劉文軒道:「哼,你這個人狡猾的很,誰知道你會不會出什麼蛾子1

其實吧,在這種政府機構,除了那些不知天高地厚,古惑仔看多了的小混混,只要稍微有點腦子的人都不敢放肆,之所以銬著李有森,是因為劉文軒知道這個王老頭來頭極大,生怕惹出事端。

「呵呵1老頭笑了笑,踱著步子走到了李有森身旁,兩根手指一捻,將李有森首考上的鏈子從中間捻斷,然後笑著道:「劉局長,沒關係的,在我面前沒有人敢出蛾子1

「……」

審訊室的燈光雖然昏暗,可見度還是不差的,見到老頭子這手功夫,除了陸書軍以外,劉文軒和李有森的眼珠子都蹦了出來……

這手勁簡直聞所未聞。

那可是手銬誒……這老頭的手是鐵鉗子嗎?

看到李有森這個表情,王老頭笑眯眯道:「你知道我是誰嗎?」

「不、不知道……」李有森的頭搖的跟撥浪鼓似的,開玩笑,認識這種爺,保准沒好事……李有森道上混了這麼多年,自然懂得明哲保身的道理。

「那你聽說過江北王家嗎?」王老頭又笑眯眯的問道,犀利的眼神放佛能一眼刺穿他人的內心。

「江北王家……」李有森瞳孔一縮,似乎想起了什麼,連忙搖頭:「不、我不知道1

「你說謊了1王老頭笑了笑,從口袋裡掏出一塊玉牌,在李有森面前晃了晃道:「聽說這塊牌子就是從你身上流出來的,打的還是我們王氏族長的旗號……」

王老頭手裡的那塊玉牌,正是王羽送給輝哥的那一塊。

「我……」看到那塊玉牌,李有森噗通一聲就跪倒在地:「王、王老爺子,這是誤會……我就算是天大的狗膽,也不敢動你們王家的東西啊,這是下面的一個小混混送給我的……」

王老頭的手勁李有森可是見識過了,以前李有森再怎麼不相信有功夫存在,可是眼見為實,此刻那手銬的一半還掛在板凳上呢,由不得他不信。李有森堅信,若是這一指頭戳在自己身上,血肉之軀,肯定比不上鋼鐵堅硬。

「那個小混混叫什麼?」王老頭收起玉牌,繼續問道。

「叫李彥輝,L市本地人,他家就在西苑小區,二單元四樓東戶,他的電話是……」李有森為了保住自己老命,一口氣把輝哥的詳細地址全盤拖了出來。

王老頭轉過頭對劉文軒道:「記下來1

劉文軒連忙道:「記下來了,我這就派人去查1

「恩1王老頭點了點頭道:「把他帶下去把,帶另外幾人進來1

李有森被看守帶走後,不一會又有四個人被帶了進來……

這四人沒有穿囚服,而是穿著病號裝,三個人紗布蒙著眼睛,一個人石膏吊著胳膊,說是提審,倒像是在醫院拖來的。

「他們犯的什麼事?」王老頭看到這四個傢伙這幅模樣,不由得問道。

劉文軒道:「搶銀行。」

「呦呵1王老頭微微一樂道:「年輕人火氣夠盛的,搶個銀行怎麼變成了這幅模樣?」

「哼1斷胳膊的傢伙脖子一擰,不理會王老頭。

持槍打劫被人空手打成這樣,要是傳出去,以後在犯罪界,他們四個是沒臉混下去了。

「呵呵!你不說話我也知道是什麼回事1王老頭笑了笑,走到斷胳膊的那人跟前,右手猛然伸出,纏住了那人另一隻完好的胳膊,然後猛一發力道:「打你的人,是不是這樣把你的胳膊給弄斷的?」

「你……你怎麼知道?」斷胳膊的那人,驚恐的問道。

王老頭的手法和王羽同出一轍,連力道都絲毫不差,只不過王老頭收放有度,沒有傷人而已。

老頭冷哼道:「哼,這招烏龍絞柱是他五歲那年,我手把手教他的1

說完,王老頭又問三個瞎了一隻眼睛的傢伙道:「你們的眼睛是被水筆戳瞎的?」

「恩1三人點頭。

「是不是這樣?」王老頭轉身用手在審訊桌上一揮,三隻水筆脫手而出,命中了牆壁上的三個掛衣鉤。

那三人老實道:「怎麼扔的我們不知道,但是我們三個同時中招……」

王老頭摸著鬍子道:「梅開三度!這小子的資質真是……你還記不記得那人的模樣?」

「記得!記得1和王羽對視過一眼的那個老四連忙道:「身高一米八多,很壯,國字臉,濃眉大眼的,身邊還跟著一個漂亮姑娘。」

「哦?姑娘?長什麼樣?」聽老四的描述,王老頭猜得出那人卻是王羽無疑,只不過這個姑娘,卻是新的線索。

「大眼睛,鼻樑很高,鵝蛋臉……」老四回憶著說道,他不過只是瞥了穆子仙一眼而已,其實並沒有太多印象。

老四一邊說,劉文軒一邊在哪裡畫影圖形,等老四說完,劉文軒拿起圖紙問道:「長這個模樣?」

「下巴沒那麼尖,其他都差不多1老四道。

劉文軒修改過後,王老頭拿起圖,看了看道:「唔,不錯,眼光還行!查一下她叫什麼1

「好的1

劉文軒拿起圖紙,就要往外走,王老頭指著四人道:「把他們四個也帶下去吧,大過年的搶劫殺人,要是換我年輕時候那脾氣,我早捏死他們了1

劉文軒將人帶出去以後,陸書軍納悶的問道:「老師,到底怎麼回事?讓您連春節都過不安生,大老遠的跑這裡來,難道是王家出叛徒了?」

「嗨……」老頭嘆了口氣道:「別提了,要是叛徒的話值的讓我跑一趟嗎?是我那寶貝孫子1

「二少爺又惹事了?」陸書軍和王老頭頗熟,知道王家這一代有個二少爺,是個不安分的主。

「老二雖然搗蛋,脾氣倒也讓人省心,是老大……」王老頭搖頭道。

「大少爺?怎麼可能?」陸書軍驚訝道:「大少爺醉心於武學,心無旁騖,不像是惹事的人埃」

老頭鬱悶道:「都怪我!以為王家家大業大,將來家主自有人專心扶持,所以從小到大都是讓他習武,不教他別的,誰知道他練武練壞了腦袋,這脾氣的跟牛似的……這不,因為一姑娘,離家出走了1

「額……」陸書軍滿頭黑線,感情牛叉如王家,這種家庭瑣事也是不免俗埃

二人有一句每一句的閑聊的功夫,劉文軒回來了,手裡拿著一個檔案袋。

「怎麼樣?查到了嗎?」

「查到了,那個姑娘叫穆子仙,丈夫叫王羽!他們半年前在此地落戶,現在住月亮灣A區……」

「查的挺快啊1王老頭驚訝道,要知道全市這麼多人,就算有所有人的資料,要一一核對相貌的話,還是很麻煩的。

劉文軒乾笑道:「不瞞您說,前不久楊家大小姐拜託我查過這姑娘,現在楊家大小姐就住在他們對面,還是我幫她租的房子……」

「楊家的姑娘?」王老頭微微一愣道:「媽呀,這下熱鬧了……」

「那我們還繼續嗎?」

「先到此為止吧,年輕人的事,最好還是讓他們自己處理。」王老頭頗感無奈的說道。

PS:看餘罪看的忘了時間……一定要改!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