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網游之我是武學家>第一百八十一章 「謙謙君子」無忌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八十一章 「謙謙君子」無忌

小說:網游之我是武學家| 作者:鐵牛仙| 類別:

在傳統的網游意識里,閃避通常都是前後左右躲開敵人攻擊,而上下兩個方向就會自然二人會被玩家忽略,所以在逆襲的老虎意識里,安達利爾的「劇毒新星」在沒有掩體的情況下,是根本不能躲避的。

王羽跳到柱子前面,半空中開著崩拳衝刺過去,安達利爾見目標跑出來,毫不猶豫的放了個劇毒新星。

「刷……」一聲輕響,毒環擴散開來,王羽在毒環觸將要碰到自己之時,技能取消,抽出長棍豎在地上,整個人撐桿跳到了安達利爾身旁。

「尼瑪,還能這樣?」逆襲的老虎瞠目結舌,他還是第一次見這樣躲避技能的方式。

王羽落到安達利爾身前,安達利爾揮舞著爪子,就要攻擊王羽,王羽雙臂齊出,拽住了安達利爾的臂膀,往後一拉,安達利爾被拉的往王羽懷中撞去,緊接著,王羽技能取消,往後一跳,使出一記猛虎拳,安達利爾在半空中又被拉進了半米,還未等安達利爾落地,王羽夕之躍遷閃到了安達利爾背後,一記雷霆踏,踹在了安達利爾的後背……

王羽三個技能連擊,兩個抓取,一個擊退,安達利爾被生生位移了三米,正好落到了團隊法師的攻擊範圍。

「靠靠靠!這是盲僧附體了?」這次不止逆襲的老虎了,連白帝都叫了出來。

英雄聯盟這個遊戲曾經火爆了多年,裡面有個英雄叫盲僧,他的閃R大招,和王羽最後那一腳相似度高達100%。

「明都,接著1無忌喊了一聲,連忙躲到了柱子的另一側。

明都接到指令,法杖一揮,光芒閃過,安達利爾被傳送到了四根柱子中間。

全真教的人早就知道了無忌的安排,一早就站好了位置,穆子仙向來明哲保身不扯後腿,從一開始就以GM的專業眼光,物色好了藏身之處。

安達利爾一落地,劇毒新星發動。

騎士和弓手職業都有位移技能,楊娜白帝等人見狀,連忙位移躲到了掩體後面。

唯有血色玫瑰和血色杜鵑兩個是短腿沒位移的職業,倆可憐的姑娘,被劇毒新星撞個結實。

二人的血條刷的一下被清空……

「刷……」一道白光閃過,血色杜鵑的血條清空之前,無忌的恢復術落在血色杜鵑身上,把血色杜鵑的生命值吊住,隨後又接連幾個治癒術,把血色杜鵑的血回滿。

「誒?我去1

從進副本以來,無忌就沒怎麼表現過,只是不溫不火的跟在坦克後面加血,然而這一手,讓所有人都看到了無忌的實力。

安達利爾可是40級的BOSS,技能可以秒人的,但是這個牧師卻能在血條清空的一剎那,抓住時機把生命值吊住,可見這人的出手之准,簡直駭人聽聞。

血色杜鵑撿回了一條命,血色玫瑰就沒這麼好命了,在驚愕中,血色杜鵑化成了一道白光。

「沒辦法,我不會群療……」無忌攤了攤手,有些抱歉的對血色薔薇二人道,模樣十分謙和。

「沒、沒關係的……謝謝你1血色杜鵑驚魂稍定,對無忌以示感謝。

其實就剛才那件事,無忌不救她倆都在情理之中,再說了,那種情況下,能救回來也純屬天方夜譚。

可是誰曾想,無忌不僅沒有見死不救,反而還能拚死拉回一人,不僅血色薔薇姐妹倆,就連其他人都十分的意外。

「難道我們都誤會他了?其實他是一個很大?」血色薔薇和血色杜鵑倆姑娘傻傻的看著無忌,越發的覺得無忌是個謙謙君子。

行會頻道內,包三怒道:「垃圾,看到女人就變沙比1

其他人也紛紛疑惑道:「救那娘們作甚?讓她死去唄1

無忌不屑道:「你們懂什麼,我自有想法1

「現在怎麼辦?攻擊嗎?」逆襲的老虎問無忌道,此時安達利爾已經進入了大夥的攻擊範圍,再不攻擊的話,恐怕又要跑掉。

「不急,我先把同伴復活先1無忌笑了笑,選中了團隊名單中的血色玫瑰,法杖一揮,一道乳白色的光芒,落在了血色玫瑰消失的地方。

死亡后的血色玫瑰,畫面一片黑白,她剛要點擊「釋放靈魂」,突然接收到了一個選項。

有人要復活你,是否接受?

「是1

血色玫瑰毫不猶豫的點了復活,結果剛一出現,就看到了身旁的安達利爾。

安達利爾手臂一揮,再次將血色玫瑰秒殺……

「靠1無忌叫道:「她怎麼不知道躲,白白浪費了我的復活術了1

無忌演技真夠可以,如果不是他在血色玫瑰死亡的一剎那,在全真教頻道里發了一句「奇怪啊,連死兩次都不爆東西?」就連全真教的人都以為他是真的不計前嫌了呢。

「額……對、對不起……」血色薔薇二人已經徹底把無忌當成了心胸寬厚的人。

逆襲的老虎二人也不由得心道:「以德報怨,無忌真是條漢子1

「媽的,死了兩次都不爆裝備,這妞運氣還真好1無忌鬱悶的說道。

明都道:「物品在包裹里的掉落率比在身上的掉落率低得多!你再殺她幾次就好了。」明都有著豐富的殺人經驗。

「廢話,復活術一個小時只能用一次,坑死她次數太多會被懷疑的1無忌嘟囔著道。

「那就別費勁了,等出了副本,我埋伏她十次八次,就不信爆不出來。」北冥有魚是個很實在的職業玩家,對血色玫瑰的行為十分不恥,現在他剛加入全真教,正好找機會表現一下自己。

無忌笑了笑道:「這倒不用了老魚,如果僅僅是宰了她,那也忒便宜她了。對了,道雪你認不認識20級以上的土豪牧師,最好是極樂凈土的人,就算不是極樂凈土的人是其他大行會的也行。」無忌又問名劍道雪道。

名劍道雪常年做倒爺,人脈還是很廣的。

「唔,有一個,叫南閻浮提,是極樂凈土的核心成員,上次在荒蕪城咱們見過。」名劍道雪說。

「關係咋樣?」無忌問道。

「就那樣,是我的老客戶,經常問我有沒有好裝備或者線索……」

「告訴他,血色玫瑰有個極品牧師法袍要賣,讓他來餘暉城1無忌道。

「你咋知道血色玫瑰會賣?」其他人疑惑的問道。

無忌道:「廢話,得罪了全真教,還敢把用不到的東西帶身上?只要她稍微有點腦子就會出手……」

「……你能不能告訴我你想幹什麼?」眾人隱隱覺得有一絲不安……把血色盟和極樂凈土牽扯到一塊,怎麼想都不像是要有好事發生。

「到時候你們就知道了1無忌笑著道。

…………

連死兩次的血色玫瑰,心裡十分憋屈,雖然她智商不怎麼高,可是像她這麼自私的人,心理一般都很陰暗,所以血色玫瑰隱隱覺得這事就是無忌搗的鬼,但是一想到無忌曾救下她們兩個,血色玫瑰心裡也有些沒底。

「到底是不是全真教的人搞鬼呢?」血色玫瑰越想越怕,復活后,血色玫瑰掉了一級,心裡更加驚懼。

「不行,如果真是全真教的人記恨我,我肯定會被他們偷襲的,與其這樣,倒不如把這件裝備賣掉。」

想到這裡,血色玫瑰心一狠,往寄售行走去。

拍賣行只能用金幣交易,黃金裝備這麼高端,還是人民幣出手比較快。

血色玫瑰還沒走多遠,突然收到了一條好友信息。

南閻浮提請求加你為好友。

「南閻浮提?」血色玫瑰微微一愣:「他加我做什麼?」

南閻浮提也是挺有名的高手,而且還是個牧師高手,同為牧師的血色玫瑰,自然是認識他的。

「血色玫瑰?」通過好友后,南閻浮提發了條信息問道。

「對,您找我什麼事?」血色玫瑰奇怪地問道。

南閻浮提道:「聽說你有一件黃金級的牧師法袍?」

「你、你怎麼知道?」血色玫瑰心裡一驚,這件法袍可是剛剛搞來的,別人怎麼會知道。

「這是商業機密,你就別問了,就問你一句,賣不1南閻浮提道。

「賣1血色玫瑰剛說出口就後悔了,她知道這個南閻浮提不差錢,說得這麼乾脆,想提價都難了。

南閻浮提聽說血色玫瑰的法袍要賣,隨口給了價格:「500金!一口價1

「……」血色玫瑰大驚,黃金級的裝備雖貴,但畢竟不是武器,500金那可是五十萬,血色玫瑰一開始的目標價不過是300金而已,南閻浮提一下子把價格提了將近一倍。

「這個……」血色玫瑰有些支吾,她很想提一下價格的,可是又怕把南閻浮提得罪跑了。

南閻浮提有錢,但卻不傻,見血色玫瑰如此猶豫,直接說道:「妹子,我給的價格絕對比你的目標價只高不低,我喜歡爽快人,你如果不爽快,那我就另找別人……」

血色玫瑰連忙道:「別、別……500就500,您在哪裡?我給您郵過去1

南閻浮提道:「郵寄就不用啦,我這人是個生意人,習慣性當面交易,尤其是和美女當面交易,我現在已經在往餘暉城的飛艇上了,你找個地方等我1

「行,那就漢斯酒館吧1血色玫瑰回道。

「漢斯酒館1同一時間,名劍道雪給了無忌回復。

「知道了1

PS:今天被學生氣了個半死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