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恐怖靈異>網游之我是武學家>第一百九十三章 全真教最正式的約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九十三章 全真教最正式的約

小說:網游之我是武學家| 作者:鐵牛仙| 類別:恐怖靈異

「你們在哪呢?是不是在打架?帶我一個唄?」王羽見到頻道里各種刷屏,就知道這些傢伙是在和人pk,心裡一下子就痒痒了。

習武之人嘛,好戰那是骨子裡的基因。

明都連忙道:「無忌的裝備已經到手了,我們現在在喝酒!沒在打架,你忙你的去……」

「額?為什麼不讓老牛來?他不是很強嘛?」北冥有魚有些不解明都的套路。

北冥有魚曾被極樂凈土這些人追殺了好久,深知這些人的厲害,雖然全真教這些人強的喪心病狂,但是北冥有魚還是覺得有王羽在,才比較穩妥些,看樣子這丫是被極樂凈土的人追殺出了陰影。

「廢話,鐵牛那畜生這麼厲害,他一來我們就成擺設了知道不……」

「可是。」北冥有魚欲言又止。

「可是什麼?你還想手刃仇人不?」

「想1

「那就閉嘴!千萬不要偷漏一個字,知道嗎?」

「知道了……」北冥有魚似懂非懂的點了點頭。

這個時候,春翔突然叫了一聲:「他們進埋伏圈了!開整1說著,春翔法杖一舉,扭曲把極樂凈土一隊人全都定住,明都緊隨其後,地獄火和火箭天襲一上一下,覆蓋住眾人,當場一片白光升起。

遊戲里少有能抗住明都兩記法術的職業,如果有,那就是坦克……

如是我聞這隊人貌似專門針對盜賊職業,十幾個人竟然配了四個坦克。

見明都一招沒有全秒,寄傲、名劍道雪、包三他們三個,踏著火焰就衝進了包圍圈,一人一個,解決掉了苟延殘喘的其中三個。

僅存的如是我聞剛要回頭,尹老二一個盾擊砸在了如是我聞後腦勺上,隨後對北冥有魚道:「捅死他1

北冥有魚級別雖低,可也是少有的高手,拎著匕首,疾行著過去,抬手抹了如是我聞的脖子。

行會頻道里,王羽又叫了起來:「你們這群垃圾,我就在隔壁中央大街的衚衕里,都聽到你們在殺人了……我這就去找你們1

眾人聞言大驚:「裝備到手,快撤快撤……」一溜煙,七個人跑了個無影無蹤。

復活點內,極樂凈土的人一臉懵比……

他們全都是身經百戰的高手,一個回合不到,被人團滅,甚至連人影都沒看到,這絕對是從未有過的事情。

更讓極樂凈土的人感到噁心的事,由於全真教這邊的隊長是可以隱藏身份的春翔,極樂凈土的人戰鬥日誌里連是誰殺的都沒有標註。

「快去復活點外,他們肯定還在街上1被爆了衣服的南閻浮提在頻道里吼了一句,隨便套上一件裝備,率先往教堂外跑去。

所有職業的復活點,都在這一條街上,很快極樂凈土的人就都出了復活點。

這個時間段,大家都在趁著活動時間,努力練級刷年獸,所以這條街的人稀稀拉拉的,並不算多……

極樂凈土的人挨個的把街上的人查了一遍,都是一些低級的小號,根本不具備秒殺他們的能力。

只有一個可疑的傢伙,是一個大個子格鬥家,正在東張西望的似乎在找什麼人……

這個人如是我聞他們都認識,正是那個曾經秒殺過諸法空相,叫鐵牛的第一高手。

「喂,那個誰,說你呢,你剛才有沒有看見一伙人在這裡殺人?」南閻浮提在荒蕪城的時候圍攻過王羽,不過當時王羽帶著蒙面,所以南閻浮提根本沒認出來是他。

如是我聞連忙勸道:「誒我草,老南,別找事……」當街盤查這種行為是極其不尊重人的,其他人對極樂凈土敢怒不敢言,王羽那就說不準了。

「怎麼了?你認識他?」南閻浮提指著王羽的鼻子問道。

「不、不認識……你問吧……」如是我聞等人連忙低頭,難道他們會說自己十幾個人,被王羽嚇跑了嗎?

「問你呢,那個誰……說話啊1

王羽愣了愣道:「我也找他們呢……你們誰啊?」

「我叫南閻浮提,極樂凈土的,有了他們的消息告訴我,我幫你殺他們。」南閻浮提很是大氣的說道。

王羽這個時候已經在頻道里問了:「南閻浮提?你們認不認識?他貌似在找你們……」

眾人回復:「不認識不認識,肯定不是找我們,我們在酒館呢,你來喝兩杯啊1

「是我搞錯了嗎?」

王羽聞言,納悶的歪了歪腦袋,然後看沙比似的,斜了南閻浮提一眼,轉身離開了。

見王羽不吭不響的離去,南閻浮提非常不爽道;「媽的,餘暉城的玩家素質太差了,我要不是被人爆光,沒有裝備,看我不教訓他1

「你厲害、你厲害1如是我聞捏了一把汗,心道:還好你沒裝備,不然指不定誰教育誰呢。

王羽來到酒館,果然,全真教一伙人正圍著一個大桌子喝酒,一大幫老爺們中間,有一個女人,正在那裡嗚嗚的哭著。

無忌在安慰姑娘的同時還不忘楷個油:「好啦好啦,屁大點事,能離間的朋友就算不朋友,你看全真教這群雜碎,雖然長得醜人品低劣,但他們就不會出賣我1

「咳咳1全真教眾人咳嗽聲連成一片,春翔甚至在頻道里說道:「哎呀,好像這就是某人一手策劃的吧,我要不要出賣某人一下?」

無忌連忙道:「春哥,下次來帝都,我請你去大保健,五十六個民族的姑娘隨便挑1

「好兄弟,講義氣1春翔面色嚴肅的說道。

「次奧,我們也要。」眾人開始不滿。

無忌道:「都有都有,五十六個民族之約,是我們全真教最正式的約定1

「約什麼啊?」王羽不明白大保健啥意思,進屋后就看見頻道里烏煙瘴氣的,隨口問道。

「啊,鐵牛來了……」眾人看到王羽,連忙挪地方,給王羽讓了個位置,懂事的寄傲,還給王羽倒了杯酒。

「薔薇這是咋了?」王羽看到哭的跟貓叫似的血色薔薇,皺著眉頭問道。

無忌道:「姐們兒吃裡扒外跟人跑了,正不爽呢……你別問了。」

「誰呀?」

「血色玫瑰唄?」無忌說。

「血色玫瑰?」王羽只是沒見識,可他不傻,血色玫瑰剛得罪了無忌才一個小時不到,就叛變了,這事他咋就覺得這麼蹊蹺捏?

ps:話說191能看了不?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