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網游之我是武學家>第二百一十九章 血色戰旗的難言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一十九章 血色戰旗的難言之

小說:網游之我是武學家| 作者:鐵牛仙| 類別:

「他們絕壁是故意的1血色戰旗恨恨的說道。

「沒關係,我們這裡的貨很足,你想要的話,我隨時可以再去取貨」穆子仙笑著道。

「真的?難道你有貨源?」血色戰旗驚訝的問道。

王羽道:「就是被你們行會追殺的那四個姑娘做的」

「氨血色戰旗表情僵了一下,王羽明顯在他臉上看到了一絲悔意。

為了一個熊孩子,扔了一堆金礦,這絕對是有史以來,血色戰旗最後悔的事了。

見血色戰旗這個表情,王羽沒有再理會他,而是去幫穆子仙招呼生意

現在的主流裝備是青銅裝,雜貨鋪里賣的青銅裝由於是玩家自製,屬性比起一般白銀裝都不遑多讓,大家又在店裡淘了一會,這才心滿意足的離去。

沒有在這裡買東西的玩家,王羽依然給了簽名讓他們幫著多宣傳。

眾人離去后,血色戰旗依然沒走,傻不汴里,十分不自然的說道:「牛哥好福氣啊,有這麼會賺錢的媳婦」

「」王羽被這麼一二愣子搞得挺無語的,不買東西,在這裡夸人媳婦,有這麼辦事的嗎。

「你是有事吧。」穆子仙笑著問血色戰旗道。

從血色戰旗一出現,穆子仙就察覺到了有問題,明明是一本價值100金幣的技能書,偏偏要扔200金幣去買,這人不是有事求人,就是沙比缺心眼。

別人都走了丫還在這裡死賴著也不買東西,更加肯定了穆子仙的想法。

「額」血色戰旗略帶尷尬的說道:「確實有點事」

「哦,有事你就說啊,搞得這麼尷尬」王羽無奈的說道。

「那個我想找牛哥干點活」血色戰旗說道。

「啥活?」

血色戰旗道:「幫我們刷一下颶風洞穴」

「你們行會要搞駐地嗎?」穆子仙的遊戲知識很全面,分分鐘猜到了血色戰旗的目的。

「恩,是這樣的。」血色戰旗道。

颶風洞穴是20級的副本,這個本和血色教堂不同,它並不屬於主線任務之內的副本,是個地下城本。

在重生的設定中,非主線任務副本,會爆特殊物品,比如說颶風洞穴裡面的最終蛇女安吉拉,就會爆駐地令牌。

當然了,重生裡面的爆率一如既往的坑爹,所以想要爆行會令牌的話,必須得深淵本的首殺才行。

血色盟的主行會和附屬行會加起來有三千多人,從裡面挑十五個20級以上的高手,還是能找得到的,但是20級的深淵本,血色盟的人試過一次,裡面的怪物十分強悍,他們連老一都沒過去,就團滅在了裡面。

所以血色戰旗就想到了王羽。

因為血色戰旗看了全真教等人打地獄本的錄像,全真教眾人帶著幾個累贅都能打通地獄本,深淵本對他們來說應該也不在話下。

「這樣氨聽完血色戰旗的講述,王羽道::「這事你得問無忌啊,問我沒用我又不是老大。」

「其實我們只要你一個人跟團就行」血色戰旗聽了王羽的話,臉色略顯驚恐。

無忌這小子把人給敲怕了,上次殺個年獸,搞得全真教拿了大頭,這次幫刷副本,還不得把血色盟的骨髓都給敲出來。

相比之下,王羽雖然實力高強,殺人如麻,可是比起那個吃人不吐骨頭的傢伙,簡直溫順的像條寵物。

再說了,這個本最大的難點就是坦克扛不住,在全真教刷地獄本的錄像里,王羽單挑都沒吃一點虧,必然能扛得住,血色戰旗找王羽的真正目的,不過是找個頂怪的罷了。

王羽是沒什麼心機的直性子,如果他自己在這裡,肯定就會答應血色戰旗了,可是穆子仙在,她看到血色戰旗臉上的神色就猜出了血色戰旗的目的,她怎會讓王羽吃虧,於是穆子仙呵呵笑道:「鐵牛怎麼說也是全真教的人,這事總得跟無忌說一聲的,省的他們之間有誤會希望血會長能理解」

與此同時穆子仙私聊消息給王羽:「喊無忌來1

王羽默不作聲的給無忌發了消息。

「理解、理解」血色戰旗擦了擦汗,對王羽道:「牛哥,你放心,只要能刷到駐地令牌,我絕不會虧待你的。」

「好好好」王羽一邊點頭一邊道:「無忌說他一會就到,讓我們等他來了再談。」

血色戰旗面露苦澀,心道:尼瑪,該來的果然會來。

三分鐘后,無忌就來到了店裡,先是跟王羽夫婦倆打了招呼,然後笑眯眯的對血色戰旗道:「血老大,有什麼事跟我說就行,我是鐵牛的經紀人」

「」血色戰旗看到無忌和善的面龐,就好像看到了一個拿著刀的屠夫一樣。

血色戰旗無奈的把所求之事又跟無忌重複了一遍,無忌沉吟片刻道:「刷颶風洞穴到不成問題,不過你得答應我幾個條件」

「擦,我就知道」血色戰旗臉色一暗道:「但說無妨。」

無忌笑著道:「首先,深淵本是一個很危險的副本,我們不敢保證能成功,但你放心,我們絕對會竭盡全力。」

「恩!這個我知道。」血色戰旗點頭應道。深淵本的危險度,的確很高,不然的話,血色戰旗也不會低三下四的找外援,無忌雖然喜歡敲竹杠,不過他的信譽還是可以的。

無忌緊接著又道:「其次,我們這次副本的消耗補給還有戰鬥損失,血色盟全部負責,沒有意見吧。」

血色戰旗道:「沒有,完全沒有!這都是我們分內的事。」

「第三條就是副本里所爆物品,我們有優先選擇權當然了駐地令牌除外」

「這個」血色戰旗猶豫了一下,最終咬了咬牙道:「行1

血色盟的最終目的是駐地令牌,捨棄一些裝備什麼的,也在血色戰旗的接受範圍之內。

「還有嗎?一次性說完算了」血色戰旗有些不耐煩的說道。

「有,你不要急埃」無忌頓了一下說道:「最後,這個本刷完,無論成沒成功,我們都需要勞務費,500金1

「500金!1血色戰旗一聽到無忌報的這個數字,當即就跳了起來。

「你怎麼不去搶?」血色戰旗指著無忌怒道。

無忌淡淡的笑道:「你們這些當會長的,都特么一個台詞,百年不變,勒索比搶來錢快多了,我們幹嘛要去冒那個風險。」

「你妹1血色戰旗快哭了,敲詐勒索都放在明面上,他還從沒見過如此不要臉的傢伙。

:我去吃點東西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