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恐怖靈異>網游之我是武學家>第二百四十章 小樓一夜聽春雨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四十章 小樓一夜聽春雨

小說:網游之我是武學家| 作者:鐵牛仙| 類別:恐怖靈異

?鐵岩堡,王羽聽明都~щww~~l

鐵岩堡的位置在雷暴城。

雷暴城坐落於光明陣營和暗黑陣營的交界處,可以說是兩大陣營的門戶之地,鐵岩堡就在兩個陣營之間,成為了一個將兩地分隔開來的重要要塞。

鐵岩堡在《重生》的背景故事裡是一個傳奇般的要塞重地,也是矮人族侏儒族地精族三個種族起源的地方。

因為這三個種族所在,鐵岩堡的鍛造技術和科技水平,一直都是《重生》大陸的最頂端。

矮人族堅不可摧的重甲,勢不可擋的山丘之力讓鐵岩堡堅不可摧。

侏儒族的科技,可以創造出魔法飛艇這樣的戰爭機器。

地精族更是將科技與傳統鍛造術融合,創作出了以魔晶為能源的魔法武器,威力之大堪比毀天滅地的禁咒魔法。

歷史上暗黑軍團的兩次入侵,都是因為鐵岩堡的存在,而被迫宣告失敗。

不過就在第二次暗黑軍團退卻后,鐵岩堡發生了變故,這個牢不可摧的要塞成了《重生》史上最令人心酸的笑話。

無論多麼堅固的城堡,都怕內部的瓦解……

因為種族天賦上的區別,三大種族之間素有間隙,也正因如此,三個種族不知道為什麼,發生了混戰,最後以侏儒族的流散、地精族的滅絕,矮人族的慘勝告終。

鐵岩堡也成了一座廢城,在這次的暗黑入侵后,光明陣營的人類守軍接手了鐵岩堡,重新駐紮,鐵岩堡,由此也成為了雷暴城的屬地。

接到任務后,王羽打開行會頻道在頻道里問道:「明啊,你還在雷暴城么[email protected]明都」

過了好大一會明都才回道:「恩1

「恩……」明都竟然一句話只說一個字,這讓王羽十分驚訝。

這個時候,春翔突然道:「老李,你這是又被追殺呢吧。」

「恩1明都簡潔明了的回道。

「說說,怎麼回事……」春翔的話里透著看熱鬧不嫌事大的語氣。

「滾1明都罵了一句,便不再回話了。

「阿牛,你也要去雷暴城?」春翔又問王羽。

「恩,是埃」

「說說,去幹啥啊?」春翔又問道。

王羽反問道:「春哥你是不是很閑?」

「是挺閑的……」春翔道:「我現在在去雷暴城的飛艇上……」

「……」王羽無語了一下,心道:雷暴城這是怎麼了,竟然有這麼多任務都在雷暴城。

「草,春狗,老牛,你們來幹什麼!咱們的任務不會是撞車吧。」

這個時候,明都又冒了出來,可能是已經擺脫了危險,所以話也多了起來。

春翔道:「我要去鐵岩堡尋找修行者的修行筆記。」

王羽道:「我要去鐵岩堡尋找辛巴的筆尺。」

明都大吼道:「槽你們大爺,我的任務也在鐵岩堡,尋找雷恩的修鍊手札。」

王羽抓著腦袋說道:「從任務上來看,這三個任務應該沒有絲毫交際……看來不是撞車任務。」

「以系統的尿性,我覺得很玄1春翔分析道:「筆記和筆尺都帶筆字,很可能之間有聯繫,筆記和手札其實是一種東西,估計也會撞車……」

「你這也太牽強附會了吧……」王羽啞然。

筆記和手札,是同一種東西,撞車的話還說得過去,筆記和筆尺僅僅是帶著「筆」字而已,這都能扯到一塊?

春翔道:「不是老夫牽強附會,是這個系統太不靠譜……」

春翔這麼一說,王羽心裡還真咯一下,「厚德載物」都能被設置成負重,可見這遊戲設計人員,是沒啥文化的。

明都插嘴道:「算了,反正鐵岩堡這個地方太難搞,這任務一個人根本做不了,你們先過來來我們把東西搞到手再說,如果是各自所需那最好,如果真撞車了,我們就猜拳定勝負1

「為什麼要猜拳?」王羽不解道。

「那roll點?」

「單挑不行嗎?」王羽道。

春翔、明都:「呵呵、呵呵,都是自家兄弟,動手多傷感情礙…」

王羽道:「沒關係啊,都是自己人,就算打死了也是朋友嘛,我不介意的。」

「去你大爺的1春翔明都二人大怒,跟這小子動手,二人能有勝算嗎。

和明都他們兩個約定好了碰頭的地點,王羽就出了鐵匠鋪,坐上了去雷暴城的飛艇。

五十分鐘后,王羽就來到了雷暴城。

雷暴城是一座很宏偉的城市,依著白雪皚皚的薩格拉姆山脈而建。

之所以被稱作雷暴城,是因為這座城市地勢很高,天上雷雲集結之時,雷暴城就好像身處雷電中心一樣。

七英雄之一的**師雷諾,就出身於雷暴城,七英雄的名頭,招攬了不少的法師玩家,所以這個城市又被稱為法師之城。

雷暴城是山城,所以城裡的建築相當緊湊,不像餘暉城那樣條條大道,而是很多斜斜的小衚衕,小巷子,搞得王羽很是頭疼。

還好這是在遊戲里,按照明都分享的坐標指示,王羽七拐八拐的終於找到了明都所說的那個酒館。

進入酒館后,明都和春翔二人正在那裡推杯換盞,兩個傢伙也不知道再聊些什麼,臉上的笑容十分的猥瑣下賤……和兩個人的行為舉止交相輝映。

「嘿!春哥!老李1

看到二人,王羽在門口就打了個招呼。

二人連忙抬頭,看到王羽后連連擺手:「阿牛,過來坐……」

王羽這邊剛坐下,突然隔壁桌的一個法師和一個格鬥家,向這邊走了過來。

那法師走到三人桌前,先是打量了春翔和明都二人一眼,最後目光落在了二人胸口的徽章上。

「全真教?」法師淡淡的問道,臉上看不出絲毫表情。

「不錯!要簽名嗎?」明都笑嘻嘻的問道。

「無與倫比李志常?」那法師眯著眼睛看了明都一眼道。

這個時候,王羽明顯看到了明都和春翔二人端酒的手,晃了一下。

「你是誰?」春翔盯著那法師問道。

李志常,那是全真教剛成立時候,明都的ID,這個ID年代相當久遠,除了一些和全真教很熟的人,根本沒人會記得這些老ID,更不會把這麼老的ID和全真現在的人對上號……和全真教熟的人,九成以上是仇人……

「呵呵,你就是大智大勇姬春翔吧……果然名不虛傳。」那法師淡淡的笑了笑道:「我叫水下看魚,如果你沒聽說過的話,那你記不記得小樓一夜聽春雨?」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