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恐怖靈異>網游之我是武學家>第二百五十六章 將誤會進行到底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五十六章 將誤會進行到底

小說:網游之我是武學家| 作者:鐵牛仙| 類別:恐怖靈異

那個格鬥家正是念流雲,喊話的人王羽也認識,是被王羽殺過一次的狂雷之心。

王羽他們三個是相當的納悶,不是來找自己的嗎?怎麼找到了念流雲頭上?

念流雲更納悶,不都打完了,怎麼還不依不饒的?

「有事說事,別說髒話1念流雲轉過頭,盯著狂暴雷神到,表情很是鎮定。

「我說你媽1狂暴天罰的玩家都在火頭上,這個時候仇人見面分外眼紅,沒人會跟敵人耍嘴炮,念流雲話音剛落,狂暴雷神身後兩個戰士就沖了過去。

念流雲起身閃過兩個戰士的攻擊,胳膊彎曲橫擊,一肘肘在了其中一人面門,同時膝蓋提起,頂在了另外一人的小腹處,兩個戰士登時失去了戰鬥力,念流雲出手又准又狠,讓人看著就疼。

「嘶,這就是念流雲嗎?」狂暴雷神吸著冷氣問狂雷之心道。

狂暴雷神這還是第一次見念流雲的真面目,方才在行會駐地的時候,「念流雲」僅僅是在狂暴雷神面前展露了逃跑手段,攻擊手段狂暴雷神一無所知,此時一見,果然名不虛傳。

「不錯,就是他1狂雷之心道:「他的招式我記得清清楚楚……」

念流雲也認出了狂雷之心是他曾經殺過的人,不由得笑道:「行啊,可以啊,被我殺一次就記住我的招式了,有點天分。」

王羽行會頻道里嘲笑道:「屁的天分,哥們我殺這小子的時候,故意演示給他看的……」

狂雷之心怒道:「你分明殺了我兩次1

「是嗎?」念流雲楞了一下道:「記不太清了,話說行會戰不是結束了嗎?找我什麼事?」

「誒?」聽念流雲這麼一說,狂暴天罰的人也迷糊了,心道:這小子真傻還是裝傻,自己辦的壞事,這麼快就忘了不成?

狂暴雷神怔了一下后,站出來道:「我叫狂暴雷神,是狂暴天罰的會長,早就聽聞念流雲大名,今日得以一見,倍感榮幸……」

狂暴天罰眾人聞言,均是一陣惡寒,麻痹的,行會都被人搞殘了,還尼瑪倍感榮幸呢,這丫腦子被門擠了嗎?

「我,這馬屁拍的,狂暴雷神現實里是幹啥的?」明都聽到狂暴雷神的話,差點沒笑出聲來,這對白跟上個世紀的二流言情劇一樣,讓人滿臉尷尬。

春翔小聲道:「寫小說的吧……酸的老夫牙都倒了。」

「額,好說好說……」念流雲顯然也受不了狂暴雷神這麼一陣碰。

狂暴雷神又道:「我這個人是十分仰慕閣下這種高手的,如果閣下肯把你另外兩個幫手交出來,閣下對我們行會所做的事,我們大可以既往不咎。」

不到萬不得已的時候,狂暴雷神真心不想去招惹念流雲,畢竟這貨是第一高手嘛,能拉攏堅決不能與之為敵,尤其是剛才見識到了念流雲瞬秒兩個戰士的手段,狂暴雷神更堅定了自己的想法。

能跟在狂暴雷神身後的,自然都是核心成員,論戰鬥力比之狂暴雷神絲毫不弱,念流雲竟然抬手秒掉兩個,這攻擊力簡直高的令人髮指。

況且今天狂暴雷神還見識了「念流雲」飛檐走壁的能力,如此一高手,帶給狂暴雷神深深地恐怖感。

俗話說不怕賊偷就怕賊惦記,遊戲里的命可不值錢,若真被這麼一傢伙惦記上,狂暴雷神想想都覺得後背發涼。

既然如此,還不如直接找另外兩個人當替罪羊,那兩個人實力雖高,但也沒有飛天遁地的本領不是,再說了,那倆人殺的人可比「念流雲」殺的多得多,拿他們頂缸,相信行會裡的兄弟沒人會不樂意。

沒辦法,欺軟怕硬這種事情,在遊戲里表現的更加淋漓盡致。

「幫手?我做了什麼?」念流雲一臉懵比,完全搞不懂狂暴雷神的話。

念流雲茫然的表情,讓狂暴雷神很不爽,難道自己的行會在他眼裡就那麼的不值一哂?

「就剛才你跟著一個術士一個法師所乾的事……」狂暴雷神旁敲側擊的提醒道,事關顏面,狂暴雷神不好意思直接說出來「你特么害得我們行會掉級」這種話。

「……」念流雲依舊滿頭霧水,不過旁邊看熱鬧的三個始作俑者卻瞬間搞明白了,原來狂暴雷神這沙比把王羽當做念流雲了。

春翔哭笑不得的說道:「咱們快走吧,我們這樣的組合太顯眼,再待下去肯定會出事。」

隨說著,王羽三個人就悄悄的擠出了酒館。

「格鬥家法師和術士的組合嗎?」念流雲奇怪的問道。

遊戲里最常見的組合是戰法牧,法師術士格鬥家這種要治療沒治療,要坦克沒坦克的組合幾乎沒有。

「不錯1狂暴雷神點了點頭。

「剛才站在你身旁的就是這樣的組合,你難道就沒有發現?」念流雲指著剛才王羽三人所戰的位置道。

「?」聽念流雲這麼一說,狂暴雷神還真有點反應過來,剛才旁邊確實站著一個法師和一個術士來著……

「狂雷,你主意剛才我旁邊站著的那三個人了嗎?」狂暴天罰有些不確定的問狂雷之心道。

「沒有啊,一直注意著念流雲那孫子了……」狂雷之心道。

其他人也紛紛符合,他們都是奔著念流雲來的,這會在乎旁邊站的人是誰?

就在狂暴雷神對念流雲的話將信將疑的時候,突然聽見門外有人呼喊:「流雲兄弟別怕,我是水下看魚,拖住時間,我們解決了門外就進去救你1

「我靠!我們被耍了1狂暴雷神聞言大怒,也不顧什麼怕不怕了,身先士卒的就沖著念流雲扔了一個雷電術。

念流雲側身躲過後,剛要往門外沖,其他人的技能也已經丟了過來。

酒館內的空間相當的狹窄,根本沒有多少閃避的空間,而且狂暴天罰的人嘗過了王羽的厲害,所以這次有備而來,火力全方位覆蓋,念流雲又沒有念氣罩護體,丫還沒跑出幾步,就被漫天的魔法被打成了白光。

PS:我想吃蒸羊羔蒸熊掌蒸鹿尾兒……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