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網游之我是武學家>第二百五十七章 雖遠必誅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五十七章 雖遠必誅

小說:網游之我是武學家| 作者:鐵牛仙| 類別:

解決完念流雲,狂暴雷神帶著眾人匆忙出了酒館,來到酒館外,只見酒館外面一片和平景象,並沒有戰鬥的樣子。

「同心盟的人呢?」狂暴雷神納悶的問道。

酒館門外的眾人道:「就兩三個而已,被我們趕跑了……」

「日!1

聽到眾人這麼一說,狂暴雷神忽然明白了過來。

「我們被人耍了!1

「怎麼回事?」眾人紛紛側目,不知道狂暴雷神為什麼會這樣說。

狂暴雷神道:「在鐵岩堡搶走封印之書的那三個人,應該並不是同心盟的……」

「不會吧,咱們這兒難道還有和念流雲一樣的高手不成?」眾人將信將疑的說道。

念流雲這種變態,有一個就已經讓眾人叫苦不迭了,如果再來一個,乾脆大家都刪號玩格鬥家得了。

「咱們這兒沒有,別的地方呢?」

「別的地方?有嗎?」

「有1狂雷之心突然道:「7區的餘暉城你們知不知道?」

「餘暉城?難道是鐵牛?」眾人一經提醒,幡然醒悟,身為高手,遊戲里的裝逼顯然滿足不了這些人,所以他們也是經常去論壇秀優越的,自然也就見過那些月經貼。

狂暴雷神道:「很有可能!那個術士會召喚術,據我所知,召喚小鬼全服只有一人會用……還有AOE法術,現階段已知的範圍法術高手,其中一個就和鐵牛有關。」

「還有就是,你們知不知道為什麼同心盟好端端的和我們幹了起來?」狂暴雷神又道。

「不是狂雷殺了同心盟的人嗎?」有人指著狂雷之心說。

狂暴雷神道:「不,狂雷雖然喜歡殺人,但不喜歡給行會惹事,一開始的時候他就告訴過我,殺的那些人只是幾個散人而已。」

「啊?那豈不是說有人從中作梗?」

「不錯,搶封印之書的那個法師,貌似就是雷法!有雷法有格鬥家,恰巧兩個行會的人同時被殺……這不是很明顯了嗎?我們被人算計了1

狂暴雷神本來只是剛搞清楚自己被耍了而已,誰知道一步步探索下來,卻發現自己從一開始就被人帶入了圈套。

從挑起矛盾倒讓兩個行會發生群毆,然而三個人趁虛而入去偷封印之書。

一環扣一環,簡直天衣無縫,若不是三人臨走時在酒館露出了一絲馬腳,恐怕兩個行會打到死,都會死的不明不白的。

想至此處,狂暴雷神一身冷汗。

玩個遊戲竟然都能碰到這麼髒的套路,這讓狂暴雷神情何以堪。

與此同時,王羽三人已經離開了酒館那條街。

春翔指著明都說道:「老李,你剛才畫蛇添足那一嗓子,我感覺有些不妥1

「不是你說的,他們會懷疑我們嗎?所以我乾脆讓他們弄死念流雲激起矛盾唄。」明都不忿的說道。

春翔嘆氣道:「他們找不到我們,肯定不會選擇相信念流雲的,你倒好,這一嗓子下去,念流雲死是死了,他們出來后找不到人,我們就露餡了……」

「哎呀,那怎麼辦?」明都面帶愧色的問道。

王羽笑道:「反正他們也不知道我們是誰,怕啥礙…」

「你確定他們猜不出你是誰嗎?」春翔和明都盯著王羽問道,像王羽這麼拉風的格鬥家,掰著手指頭都能數的過來,人家還能猜不到?

王羽淡淡道:「兄弟,我之所以這麼說是因為你們怕,你覺得我會怕嗎?」

「草!我們才不會怕呢1明都和春翔沖著王羽比劃了一下中指,這小子真是越來越可惡了。

…………

另一方面,念流雲可不是人人拿捏得性子,八極拳是一門剛猛的外家拳法,修行起來沒有內家的心法壓制,殺氣就會很大。

念流雲正是年輕氣盛的年紀,無緣無故被狂暴天罰殺了一次,自然要找回來,這一找,狂暴天罰的玩家就遭了秧了,半個小時不到,就被念流雲殺了幾十人,嚇得狂暴天罰眾玩家紛紛躲在安全群,連街都不敢上。

就在念流雲四處屠戮狂暴天罰玩家的時候,水下看魚突然給念流雲來了消息。

「流雲,在幹嘛呢?」

「報仇……」念流雲的回復很簡單。

「來酒館一下,我有事跟你說1水下看魚道。

「恩1

水下看魚畢竟是老大,他的面子念流雲也不能不給。

來到酒館,念流雲的火氣蹭的一下又燃了起來。

「老魚,你什麼意思?」念流雲指著水下看魚對面的狂暴雷神,質問水下看魚道。

水下看魚慌忙解釋道:「流雲,剛才的事雷神會長跟我說了,那是誤會而已……」

「哼,殺了我再跟我說誤會嗎?」念流雲不吃那一套,抬手就要解決了狂暴雷神。

狂暴雷神大驚失色道:「流雲大神,真的是誤會,你要是殺了我,咱們就都死得不明不白了……」

念流雲放下拳頭,看著狂暴雷神問道:「哦?那你說說,怎麼個誤會法?」

「之所以我們打起來,完全是全真教的人挑撥的……」狂暴雷神一五一十的把自己的推理結果告訴了念流雲。

「真的?」

「真的!我可以作證1水下看魚在一旁附和道。

水下看魚和全真教那可是新仇加舊怨,此時水下看魚正愁自己沒有能力去解決全真教呢,見到全真教招惹上了狂暴天罰這個敵人,當然要推波助瀾,再說了,水下看魚也不是什麼好人,就算這事不是全真教乾的,水下看魚也會牽強附會的把事情推到全真教的頭上的。

「這群渣滓1念流雲罵了一聲又道:「這麼說來,那個冒充我到處幹壞事的,就是那個鐵牛了?」

「對對對,就是他1狂暴雷神道。

念流雲恨恨道:「哼,剛才在酒館的時候我就見到他了,如果不是他身旁有幫手,我非得讓他嘗嘗我的厲害不可1

「那雷神會長怎麼想?這事難道就這麼算了嘛?」水下看魚見狂暴雷神說清楚誤會後,便沒了下文,於是挑唆道。

狂暴雷神怒道:「全真教不過是一個十幾人的小行會而已,竟然敢惹我們狂暴天罰,就算他們躲得再遠,我們也得把他們找出來幹掉1

水下看魚豎著大拇指稱讚道:「雖遠必誅,雷神老大果然霸氣,我就欣賞這樣的人,滅全真教的話,算上我一個。」

PS:好累礙…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