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網游之我是武學家>第三百一十七章 BOSS的第一擊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一十七章 BOSS的第一擊

小說:網游之我是武學家| 作者:鐵牛仙| 類別:

?「不行,這不公平!1

夫子很煩的話剛說完,血色戰旗和霸者無雙還沒有反對,陽光普照就先吵吵了起來。

誰都知道浩然盟高手如雲,夫子戰隊更是全國前四的隊伍,而烈日行會不過是新行會而已,雖然現在不是pk,但是搶人頭什麼的也是非常考驗技術的。一群普通玩家和一群職業級的玩家叫陣,那不是白打工嗎?

陽光普照自然不肯干這麼吃虧的事情。

霸者無雙冷冷的看著陽光普照說道:「這裡有你說話的份?」

「尼瑪!1陽光普照被噎的老臉一紅,咬著牙,強忍著沒有動手。

有道是弱國無外交,弱行會也一樣,小行會在大行會的夾縫中求生存,那裡敢奢求什麼話語權。

夫子很煩笑了笑道:「無雙老弟這是沒意見咯?」

「沒意見1霸者無雙淡淡的笑道。

網游中中什麼職業最容易搶人頭?當然是弓箭手!

弓箭手攻擊不低,而且攻速還是所有職業中最快的,俗話說得好,天下武功為快不破……霸者行會雖說高手數量和質量不如這倆大行會,但是一票的弓箭手,怕什麼都不會怕搶人頭。

「血色老大呢?你意下如何呢?」夫子很煩又問血色戰旗道。

血色戰旗道:「我也沒意見1

血色盟的血色戰隊在國內排行也是前十的職業隊伍,和夫子戰隊相差不遠,如果單單是搶boss最後一擊,血色戰旗還是很有信心的。

「3比1,少數服從多數,陽光啊,真是委屈你了1夫子很煩笑吟吟的對陽光普照說道。

陽光普照自知自家行會實力不濟,只好被迫答應下來。

商議好了boss方法后,每個行會挑出了十人組成了戰隊,站到了最前排,其餘的人則分散開來,退後到了遠處。

這樣做一來即可以防止對方行會突然插手,也可以將外圍想要渾水摸魚的玩家給擋祝

全真教的人,一直就混在離boss不遠的浩然盟隊伍里,像這種兩千人以上的大行會,都是好幾個小行會組成,非一個行會的玩家,基本上都互不認識,所以他們根本沒有發覺,隊伍里多了十個人。

四大行會的玩家散開的時候,無忌使出了迷陣,全真教眾人瞬間隱身,待到四大行會的玩家全部散開到攻擊範圍外,全真教一伙人的周圍一片空曠,也終於看到了這個傳說中的幸運boss。

幸運之神、劍豪威爾

hp:1145855

mp:56845

技能:利刃衝擊、劍術風暴、破擊劍術、劍聖降臨。

怪物介紹:因不敬神之威嚴而被光明神流放千年的絕世劍客。

經過剛才霸者行會的一番群毆,幸運之神被打掉了將近一半的血量,所以現在並不是滿狀態。

幸運之神的本體魔神的傀儡其實就是一個衣衫襤褸的行屍走肉,身材不高,長相醜陋,此刻化身為幸運之神后,一身破衣服,赫然有著一代宗師的風範。只見他背負著一柄單手劍,閑庭信步般的遊盪著,根本無視身邊的玩家。

這就是野圖自由boss的特性,只要不被挑釁,就不會主動攻擊玩家。

看到幸運之神的介紹,全真眾人對其悲慘境遇感到無比的同情,華夏國一個猴砸了天庭******的下場也不過是關五百年監禁,丫僅僅是不敬神威,就被流放千年,足見光明神的小心眼。

面對如此稀有的boss,四大行會都不敢藏私,此時上場的玩家都是精英中的精英,連霸者無雙和夫子很煩二人都親自擼袖子上了。

就在四大行會的人商量這誰來開怪的時候,只聽「砰」的一聲,一發子彈像信號彈一樣,射在了幸運之神的腦門上。

「槽,有人引boss!」

圍著幸運之神的四十個高手,還沒來得及回頭看是誰出的手,幸運之神就已經拔劍在手,要往圈外衝來。

這四十個人都是各大行會中的頂級高手,哪裡肯輕易放幸運之神離開,見道幸運之神要跑,霸者無雙衝過去一個盾擊砸在了幸運之神腦門上,幸運之神微微一怔,其他人的攻擊也已經接踵而至。

自由boss的仇恨本就是不固定的,此刻被被人圍攻,仇恨很快就轉移到了其他人身上。

槍械的子彈速度比弓箭要快得多,所以在外圍的玩家只聽見了響聲,卻不知道是誰幹的,因為在boss的二十米之內,除了被挑出來的那群高手,沒有半個身影。

槍械的射程和弓箭一樣,都是十米……難道是幻覺不成?四大行會的玩家們都覺得腦子有些跟不上節奏了。

既然所有人都聽到了槍聲,那自然不會是幻覺,作為始作俑者的全真教眾人正窩在迷陣里偷著樂。

剛才開槍的正是名劍道雪……名劍道雪有二段潛行,可以在攻擊目標后迅速再次進入潛行狀態。

在《重生》里,boss的掉落是有系統保護的,boss死亡后所爆的物品只有開怪的玩家隊伍和最後一擊的玩家隊伍才能優先拾取,既然大家要搶裝備,當然要把第一擊拿下。

名劍道雪捂著心臟如同一個受驚的兔子似的叫道:「媽的,以後這種事千萬別找我了,被六千多人圍觀,你們知道是什麼滋味嗎?」

「我知道。」王羽淡淡的說道。在聖光城的時候,王羽被幾萬人堵在大街上過,那場面比這壯觀多了。

「啊?那你豈不是死的很慘?」眾人大驚道,除了無忌和楊娜外,還真沒人知道王羽經歷過這事。

「沒有,我跑了……」王羽說。

「日!!真的假的?」即便是見慣了王羽變態的全真教眾人,也被王羽此時的話給驚住了。

媽的,幾千人誒,往那一站就把路給堵死了,在這種情況下王羽竟然還能逃走,大家原本以為王羽一個能打幾十個就夠變態了,想不到丫還挑戰過這種極限……

「呵呵。」王羽微微一笑,對這種腦殘的問題不予回答,轉臉看向了戰常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