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網游之我是武學家>第三百六十九章 我找黃河和海流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六十九章 我找黃河和海流

小說:網游之我是武學家| 作者:鐵牛仙| 類別:

藍莓戰隊還真是破罐子破摔了礙…五個人就開團也就算了,還讓一個最弱勢的職業跑出來瞎溜達,難道他們已經慌不擇路,要隨便打了嗎。

隨想著,鋤禾就已經潛行著來到了王羽正前方……

按道理說,一個合格刺客的起手式,都是迂迴到敵人背後發起的,鋤禾這小子竟然要正面發起攻擊,可見這傢伙對自己的實力多麼自信。

其實想想也不無道理,夫妻站隊雖是大行會職業戰隊的二線後補,但是戰隊一旦掛上職業二字,絕對都是高手中的高手,面對一個弄虛作假的菜鳥團,還用不到從背後偷襲。

鋤禾當然知道對面這個格鬥家級別不低,可是那又如何?一個格鬥家,級別再高,被刺客佔了先手,也是一套帶走的貨色。

「黃河和海流在哪?」鋤禾舉著匕首剛走到王羽身前,就聽王羽對著自己莫名其妙的說了一句很奇怪的話。

鋤禾心裡一驚,他看得到我嗎?想到這裡,鋤禾連忙看了一下自己的狀態,潛行中……鋤禾這才放下心來,原來這破格鬥家在自言自語啊,嚇老子一跳,算了,趕緊弄死他再去找下一個。

想到這裡,鋤禾抄起匕首,對準王羽當胸就懟了過去。

就在鋤禾的匕首要捅到王羽的時候,王羽右手猛然伸出,擒住鋤禾拿匕首的手腕,反方向一撇,鋤禾握刀的手不自覺得就張開了,匕首從半空中掉落,王羽鬆開鋤禾,順手一撈,將匕首撈起,然後將刀鋒頂在了鋤禾的喉嚨上。

王羽這幾下兔起鶻落,從反抓鋤禾手腕,到把匕首架在鋤禾脖子上,統共不過兩秒鐘,一恍惚間鋤禾就被自己的匕首頂住了脖子,當即就傻住了。

「這、這是怎麼回事?劇本不應該這樣礙…明明丫死定了……」

鋤禾驚駭無比,就好像看到了溫順的兔子暴起將大灰狼吃掉這種怪異的場面似的。

「問你話呢,黃河和海流在哪?」王羽再次問鋤禾道。

「在……我、我不知道……」鋤禾剛想回答,卻及時反應了過來眼前這個傢伙是敵人,於是連忙改口。

遊戲里出賣朋友這種事,用生命威脅是行不通的。

畢竟遊戲里命不值錢,生死乃玩家常事,因為10%的經驗就出賣朋友,這就不僅僅是道德問題了。

「哦,知道了……」王羽也沒打算問出來,點了點頭,就要將鋤禾捅死。

「等等……」

就在這時,鋤禾又叫了起來。

「怎麼?你想說了嗎?」王羽詫異的問道。

「額,那個,我的匕首能不能還我?我可以出錢買……」鋤禾頗為肉疼的問道。

鋤禾被王羽奪走的匕首是一把20級的白銀裝,是帶有致命一擊效果的極品武器,本來問敵人買自己的裝備,這種逗比的事情,換做平時鋤禾是怎麼也做不出來的,但是這把匕首對鋤禾來說太重要了,所以這個時候不得不問一句。

「?」王羽疑惑了一下,看了一眼手裡的匕首,然後遞給了鋤禾,同時一掌結果了他。

「……」被傳出地圖的鋤禾再次愕然,擊殺自己的人竟然是傳說中的鐵牛,更讓鋤禾不可思議的是,自己的寶貝匕首就這麼被送回來了。

「破東西能值幾個錢?」王羽將鋤禾打死後,說了一句讓所有人都為之噴血的話。

這小子極品裝備見得多了,竟然連白銀裝都看不眼裡了,雖然現在副本開啟,裝備有了固定產地,但是白銀裝依舊是高端玩家主流。

別看地獄級副本里boss非黃金裝備不爆,可如今在普通玩眼裡,黃金暗金裝備依然是傳說一樣的存在,真以為每個人都有刷地獄本的實力嗎?更何況地獄本也只有首殺獎勵才會豐富些。

會說話的肘子剛到上路,找個了地方藏起來,就接到了王羽擊殺鋤禾的消息,不由得微微一驚,心道:能夠單殺對面刺客,看來這個28級的格鬥家果然還是有點尿水的。

接到鋤禾被擊殺的消息,夫妻戰隊這邊就有點亂套了。

「我靠。鋤禾,你怎麼回事?怎麼被宰了?」當午對自己的搭檔如此廢柴,感到十分不滿。

「沒看到那個格鬥家的id嗎?」鋤禾鬱悶的說道。

鐵牛這個id,從遊戲開服就各種在耳邊響起,後來又因為一種種傳說,被譽為國服第一人……雖說大部分高端玩家,對國服第一四字很是嗤之以鼻,不過人能在盛名之下,屹立不倒,可見實力還是有的,敗在這種人手裡很丟人嗎?

「鐵牛1夫妻戰隊的人這才注意到,剛才擊殺鋤禾的格鬥家是誰。

當午不依不饒道:「鐵牛又怎麼了?你是刺客他是格鬥家,職業差距這麼大,你還被殺了我真為你丟人……」

「得……您說啥是啥吧,總之那格鬥家很邪門,大家都小心點吧。」

身為高玩,刺客和格鬥家之間的職業差距鋤禾自然知道,所以他也知道,這個時候無論解釋什麼,自己的隊友都不會聽進去的,於是乾脆扔下一句話,裝起了死。

當午氣哼哼道:「哼!我就不信一格鬥家能強到哪裡去,讓我看到他,非得將鐵牛給變成死牛不可1

「你啊,還是算了……」眾人紛紛搖頭,別的職業說要把格鬥家搞死他們或許還會相信,一個沒有什麼攻擊力的輔助牧師也敢說這種話,真當戰鬥職業不值錢嘛?

「怎麼?你們藐視我?」見隊友都信不過自己,當午立馬大聲嚷嚷起來:「待會都別動,看我一個人把鐵牛給弄死1

「誰要弄死我呀?」

當午話音剛落,在中路建築的拐角處,鑽出來了一個大塊頭,疑惑的看著夫妻站隊眾人問道,這大塊頭不是王羽又是誰。

「我靠!你是誰?」

夫妻站隊一眾人看到王羽,立馬警覺地從地上跳了起來,並擺好了架勢。

「我是鐵牛,黃河和海流在哪?」王羽問道。

「鐵牛?1

眾人大驚,紛紛往後退了一步,然後開始環顧四周。

ps:一覺醒來天又黑了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