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網游之我是武學家>第七十章 自己裝的B,含著淚也要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七十章 自己裝的B,含著淚也要

小說:網游之我是武學家| 作者:鐵牛仙| 類別:玄幻魔法

? 「雜魚!1血色盟的人聞言,登時全都爆發了:「孫賊,你跟我說清楚你說誰是雜魚?」

遊戲宅嘛……平日里你說他丑說他蠢都懶得搭理你,唯獨不能說他遊戲打得不好,不然的話朋友都沒得做。

何況此時眼前這個傢伙不僅不是朋友,還從骨子裡散發著一股令人厭惡的氣息。

就連王羽也挺納悶,無忌這廝長得確實不賴,可怎麼就這麼讓人討厭呢。難道真有氣質一說?

「還用問?當然說的是你們?難道你們智商也有問題嗎?」無忌一挑眉毛,極其欠揍的反問道。

「草!都別攔著我我要弄死他1

血色盟眾人呼嘯著就沖了過來,血色修羅攔都攔不祝

無忌沖王羽和包三打了個顏色:「幹掉他們1

「切1

王羽和包三二人脖子一擰,望著別的方向吹口哨。

又不是你的小弟,你讓老子幹掉他們老子就幹掉他們,老子得多沒面子!

「日!你倆整我?」

無忌大驚,丫之所以敢群嘲血色盟,除了本身性格張狂以外,主要還是有王羽和包三在,底氣十足。

此時這倆人尥蹶子,無忌一時驚慌起來,他再怎麼牛逼,再怎麼高玩,也特么是個毫無戰鬥力的牧師礙…

包三道:「自己裝的B,含著淚也要裝完。」

就在無忌和包三鬥嘴的功夫,血色盟的人已經攻了過來,這些人對無忌這小子還真是發自內心的厭惡,就連弓手和法師都特么拎著武器跑過來近戰了。

無忌不是王羽這樣的功夫高手,更不是包三這樣的戰鬥職業,他能做的只能是圍著王羽打轉。

王羽身材高大,妥妥的把無忌擋在了身後,血色盟的人見攻擊不到,所幸連同王羽一塊攻擊著。

區區三個人而已,在他們眼裡一個人和三個人的區別不大。

本來血色修羅見王羽不管無忌,心裡還挺樂觀,全真教里最讓人反感的就是他們的這個老大了,今天能砍他一次,也沒算白走一趟。

然而看到那群手下攻擊王羽的時候,血色修羅心都要跳出來了。

「尼瑪……」

血色修羅心裡一緊,差點沒轉身就跑。

面對眾人的刀劍,王羽輕輕閃過,盯著眾人道:「適可而止哈,我看在你們老大面上懶得殺你們,你們再敢往前一步別怪我不客氣1

王羽為啥腰纏萬金?還不是血色戰旗給的那兩百金起家……所以雖然王羽還是不喜歡血色戰旗,但是拿人手短不是。

當初和血色戰旗說好了的,血色盟的人不主動找茬自己會手下留情,可是血色盟要是找茬的話……呵呵。

「草!比剛才那個還狂,連他一併砍了1血色盟的人,鬥志再次被激發出來。

剛才那個廢物牧師最多是說自己是雜魚罷了,這個格鬥家竟然一副老子隨時都能幹掉你們的語氣。

不能忍,絕對不能忍!

話音未落,所有人再次砍了過來。

「哎……」王羽嘆息一聲,猛然往前一步,切入到最前面的幾個戰士身旁,左手按住其中一個戰士的肩膀,右手抓住那戰士的胳膊,一拉一抬,戰士不由自主的撲倒在地。

將戰士按倒后,王羽踩住他的腦袋,伸手又抓住另一人的手腕,一轉一帶,另一人撲倒在剛才那戰士的身上,然後又抬腳踩在第二人後背上。

……

這套功夫叫沾衣十八跌……專門抓摔對手的技法,這門功夫王羽自小就浸**其中,莫說這麼一群普通玩家,就算是功夫高手,也抵擋不住他的三招兩式。

王羽出手迅捷,身法詭異,每一次出手都會把兩三人摔倒在地,然後疊羅漢似的扔在一起。

這樣做是為了防止血色盟的人起身再戰,畢竟遊戲里是看數據的,不然的話,普通人中了沾衣十八跌這門功夫,在短時間內想站起來是不可能的。

不一會的功夫,王羽身邊就和金字塔一樣,摞了一堆人,血色盟除血色修羅外,全被撂翻。

「你來不來?」王羽一隻手按著人堆,另一隻手沖著血色修羅勾了勾手指。

「……」血色修羅面色慘白,慌忙搖頭道:「不、不來……」

開玩笑,和這個變態單挑,這不是找虐嗎。

「算你識相1王羽道:「這次看血色戰旗那兩百金幣的面子我不跟你們計較,再有下次,我絕不留情,知道嗎1

「知、知道了……」血色修羅連連點頭,就在王羽摔人摔得爽的時候,血色修羅就已經發過誓了,再惹全真教他就是孫子。

「帶著你的人走吧1說完,王羽鬆開金字塔最頂端的那個弓箭手,血色盟的人嘩啦啦的散落一地。

這些人表情茫然,眼睛深邃,如同做夢一般,又如同大徹大悟,那感覺和當日的天堂鳥一模一樣。

這一次他們終於明白了,為什麼血色戰旗天天在行會裡說全真教是一坨垃圾,而全真教卻依舊在餘暉城混的好好的。

直到王羽等人走出好遠,血色盟的人才緩過神來。

弓箭手們道:「如果不是我託大近身戰,應該不會被那人打敗。」

法師道們:「如果我一早就搓冰錐,肯定容不得他們這麼囂張。」

血色修羅道:「所以全真教依然不是血色盟的對手1

眾人沉默……其實他們心裡都明白,這麼說不過是在給自己的失敗找了一套說辭,讓自己不至於輸得這麼難看,可是全真教和血色盟孰強孰弱,這還用刻意去說嗎?

…………

王羽幾人找個一個沒怪的地方停了下來,王羽指著李雪跟無忌介紹:「這姑娘就是我所說的那個煉金師……叫雪絨花。」

「久仰久仰1無忌連忙走過去,極有紳士風度的說道:「我叫無忌,是全真教的會長。」

姑娘們笑道:「我知道,先有鴻鈞後有天,全真一忌挑江山嘛,無忌會長的大名如雷貫耳。」

無忌嘿嘿笑道:「虛名而已,虛名而已。」

王羽納悶的問包三道:「這又是什麼典故?」

包三無語道:「就是吹他自己天下無敵唄……」

「我靠,這也行礙…」這麼不要臉的口號都敢喊出來,王羽對無忌的不要臉又有了更深層次的認識。

「哎……」包三搖頭嘆息,無可奈何。

見無忌和姑娘們聊得開心,王羽道:「你們玩著,我回去了。」

「幹啥去啊,不一起玩?」無忌嘴上雖然這麼喊,卻私信給王羽:「果然有眼力見,下個月薪水翻倍1姑娘們終歸是和王羽比較熟的,如果王羽在,哪裡還顯得出自己的存在感。

王羽笑著道:「交個任務1同時沖著姑娘們點了點頭,轉身離開。

回城路上王羽還在琢磨:「薪水翻倍?行會裡哪來的薪水?零,翻多少倍還是零礙…這個不要臉的無忌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