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網游之我是武學家>第八十五章 血色流氓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八十五章 血色流氓

小說:網游之我是武學家| 作者:鐵牛仙| 類別:武俠修真

??夜色蒙蒙,王羽已經抱著老婆睡去,小區的燈光黯淡下來。

街邊的路燈下,一個身影匆匆閃過。

那人一隻胳膊打著石膏,另一隻手扎著繃帶,正是被王羽收拾過得那個輝哥。

輝哥是個小混混,沒啥固定收入,眼看就要過年,自然是要搞點錢。

不過他現在這個模樣,別說敲詐勒索了,就連小偷小摸都困難,丐幫過年放假也不收人,此時的他只能去把王羽給他的那塊玉佩賣掉。

輝哥敲詐勒索多年,眼光還是有些的,知道這塊玉價值不菲,若不是實在沒錢過年,他也不想這麼快出手。

月色下,輝哥轉進了街角處的一個小巷子,推開了一家當鋪的門。

當鋪,是個很古老的行當,有人以為現在這個社會,當鋪早就消聲覓跡了,其實不然,當今社會借貸行業盛行,當鋪依然活的堅挺,在城市的角落裡,隨處可見。

這家當鋪叫「有森典當行」,當家的叫做李有森,是個老江湖,江湖人稱森爺。

森爺年輕的時候販過槍、賣過粉,黑白兩道無人不知其名,如今年老,退隱江湖,開了個典當行養老,順便幫道上的後輩們銷個贓啥的,在圈子裡也算是比較良心。

畢竟像他這種大佬級的人物不缺錢,就是想搞點東西玩玩而已。

燈光下,輝哥拘謹的坐在沙發上,森爺在另一側,一邊喝茶一邊問道:「輝子,大半夜的你跑我這裡來幹啥?老人家我覺本來就少。」

輝哥連忙道:「森爺,我最近搞到一個好東西,想讓您過過眼。」

說著,輝哥將玉佩遞了過去。

看到那玉佩,森爺眼前一亮,撫摸著道:「上等的羊脂籽料,溫潤初透,而且還是純手工雕刻,大師手筆,至少50萬1

輝哥聞言興奮道:「真、真的?」

原來輝哥以為這玉牌也就值個幾萬塊錢,想不到那個暴力的大個子還真是個實在人,這種寶貝隨手就扔。

「死當還是活……咦?」森爺正想問輝哥是死當還是活當,突然摸到了玉牌右下角的一行小字。

「王……氏……族……長」

摸出這四個字,森爺心頭一震,如同觸電一樣把牌子丟了出去,震驚的問道:「那東西哪來的?」

「家傳的……」輝哥見森爺這幅表情,連忙扯謊道。

森爺怒道:「放屁!這是天北王家的族長玉牌,你哪個祖宗姓王,給你家傳這個東西?」

「這……我……」見森爺發火,輝哥嚇得差點沒跪下,這老黑道一發怒,威勢還是十分駭人的。

見輝子這幅模樣,森爺收起了威勢,語重心長道:「我告訴你輝子,道上的人有三種人不能得罪,當兵的、警察,這兩個行當都是官家,萬萬開罪不起,另外一種就是門子里的,這種人最好碰見就躲著走1

「門子里的?」輝哥有些不解。

「就是練武的!這些人可不怕你們這些提著砍刀鋼管到處跑的混混,萬一碰上哪個武俠小說看多了,正義感爆棚的年輕後生,把你們全部滅掉都是眨眼間的事。」

「礙…」輝哥微微一怔,心有餘悸的說道:「我知道,您口中的北地王家也是門子里的人?」

輝哥這次絕對沒說假話,原來他也以為習武之人是個傳說,經歷了昨天的事他再也不敢懷疑了,手上的傷就是血的教訓。

森爺道:「不錯!南李北王,東陳西楊,華夏門子里最大的四家,別看王家排名第二,其實實力絕對要比其他三家聯手都要強大,你竟然偷了他們家主的玉牌,你覺得你還有好日子過嗎。」

輝哥都快哭了,苦著臉道:「我……森爺,實話跟您說了吧,這玉牌是別人給我的,絕對不是我偷的。」

森爺冷笑道:「別管你是怎麼來的,你最好把這玩意扔掉,不然你全家都得遭殃,相信我,那些人門戶之見很嚴重,最恨辱沒他們家族的人,對付那種人他們心狠手辣,在他們面前,咱們就是一堆小混混……」

「森爺,您路子廣,這牌子您拿去,如果出得了手隨便給我點就行,出不了手錢什麼的我也不提。」

輝哥這是真的被嚇到了,畢竟一天時間內被暴揍兩頓,任誰也草木皆兵。

森爺跟趕蒼蠅似的揮著手道:「滾滾滾,我還想過個肅靜年呢。」

「森爺……我可是您看著長大的……」輝哥噗通一下就跪在了地上。

看到輝哥這模樣,森爺咬了咬牙道:「得,就當我老人家遭報應,牌子就先放我這兒吧,我告訴你千萬不要走漏了風聲,不然的話咱們誰都沒好果子吃1

「知、知道了。」輝哥連連點頭:「那我回去了。」

「慢著1森爺突然叫住了輝哥。

「還有什麼事?」輝哥驚道。

森爺從抽屜里掏出一沓子錢,丟給了輝哥道:「這一萬塊錢你拿著,順便寫個死當的條子,省得有人說閑話1

「誒,好1

輝哥連忙拿起筆,寫了個條子,然後急匆匆的離了當鋪。

當鋪的燈光下,李有森滿臉笑容的摸著那塊玉牌,喃喃道:「現在的年輕人啊,真是越來越沒膽量,習武之人……哈哈,現在什麼社會了,還有那種人?這些老故事連我都不信了好吧,這玉牌倒是真的……,傻小子也不想想,王家家主連玉牌都看不住,能厲害到哪裡去。」

…………

第二天一早,王羽就早早的上了線,職業玩家也不容易啊,除了刷副本做各種任務外,遇到活動還得全天候在遊戲里呆著,生怕比別人落下了等級。

進入遊戲,傳送到城裡,王羽就聞到了不一樣的氣息,滿街的戰鬥痕,系統都沒有來得及刷新。

「咋回事啊?城裡氣氛有些不對勁埃」王羽在頻道里喊了一嗓子。

不一會尹老二就在頻道里回復道:「你不知道嗎?昨天晚上出大事了?」

「啥事?」

「長歌無對和血色盟掐起來了,據說一晚上沒消停,今天早上剛下線休息來著……」名劍道雪也冒泡,八卦兮兮的說道。

「真的假的?為啥啊?」王羽聞言,也好奇的問道。

「不清楚呢,貌似是因為搶怪……」尹老二道。

名劍道雪得意的笑道:「哈哈,這你們就不知道了吧,是因為一個叫血色流氓的人。」

「額……」王羽差點沒笑出聲來,血色流氓,不就是春哥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