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網游之我是武學家>第九十五章 一人攪動天下亂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九十五章 一人攪動天下亂

小說:網游之我是武學家| 作者:鐵牛仙| 類別:玄幻魔法

?「槽!你來的正好,攔住他們1

王羽往後一翻站了起來,一手拍著胸脯一手指著正前方的縱橫天下玩家,對身旁的守衛道。◇↓◇↓◇↓◇↓

這群傢伙夠狠的,剛才差沒把王羽給亂刀分屍,王羽可從來沒這麼悲催過。

「願意為您效勞1

那守衛大哥「kuacha」立定,沖王羽敬了一個禮,轉過身,手中長矛一橫,威武霸氣的擋住了衝上來的縱橫天下的玩家。

「?」

縱橫天下的玩家都是外地人,哪裡見過如此場面,登時腦袋上集體冒出了一個問號。

這時候,人群里有人叫道:「媽的,不要被他唬了,全真教這群人無恥卑鄙是出了名的,他能變成妖孽老大的樣子,就能變成衛兵的樣子。」

聽到此人的話,所有人恍然大悟,變形術可是什麼都能變的,別變成衛兵了,就算變成七英雄也不在話下。

想到這裡,縱橫天下的人看都不看,直接把技能丟在了衛兵身上。

身旁看熱鬧的餘暉城玩家們見狀,紛紛嘆息:「還是太年輕礙…」

若是縱橫天下的人不攻擊衛兵,衛兵最多就是當在這裡不讓他們過去,可是一旦攻擊了衛兵,系統自動判定為向系統挑釁。

一個15級得戰五渣竟然藐視創世神的權威,這還了得,衛兵大哥不由分就開啟了暴走模式。

衛兵的實力是毋庸置疑的,衝鋒衝撞二段位移,旋風斬開的跟他媽大風車似的,帶著白光從街頭衝到了街尾,然後崩山擊十字劍什麼的一路又突刺了回來。

來來去去兩個來回,縱橫天下的人徹底被打散,僅剩了不到三十人,一個個滿臉懵比的站在那裡,似乎是在做夢一樣。

「這衛兵哪來的?」王羽扭過頭問身旁的無忌道。

「我在隔壁叫來的。」無忌,無忌也有也有不少餘暉城榮譽,所以也能調動附近的衛兵。

「你啊你,真是作孽1王羽鄙視無忌道。

無忌嘿嘿笑道:「兵不厭詐嘛,我又沒讓他們攻擊衛兵……」

與此同時,縱橫天下行會頻道里又響起了追擊者們的怒罵聲:「槽,中計了,他們有埋伏1

「埋伏?怎麼可能?全真教不就八個人嗎?」

「我他么怎麼知道,你們快來城外!1

「城外個屁,我們被衛兵屠了1城裡的玩家罵罵咧咧的道。

縱橫天下的人本來以為全真教區區幾個人而已,自己來幾百人穩穩的能把他們滅了,所以也就沒在餘暉城登記戶口,誰曾想這幾人一個比一個難纏,甚至連衛兵都喊出來了,直接把他們送回了自家主城。

「衛兵?」城外的玩家也蒙了,難道是系統bug嗎?

「算了,別他媽糾結這個了,坐標發來,我們這就傳送過去的1

第一個被打回城的天雷無妄道。

「」

「」

……

城外的玩家們相繼爆出了自己的坐標。

這四個坐標正是血色盟和長歌無對兩大行會的主要戰常

春翔四人從城裡逃出來后,引著追兵就跑到了這裡。

要血色盟和長歌無對之間的事,根本扯不到全真教和縱橫天下的人,可全真教這群傢伙賤啊,遠遠地看到兩伙人在那裡死磕,高喊著:「我們的幫手來了1然後就一頭衝進了戰常

縱橫天下都是生面孔,血色盟和長歌無對的人都不認識,於是乎紛紛把他們當成對方的人……而縱橫天下的人聽到全真教這些人這麼一喊,當即把另外兩幫人當成了全真教的幫手。

三方呼喝著,就打成了一團……

全真教眾人趁著別人打的興起,胡亂丟了幾個技能,就逃出了戰團,躲在一旁紛紛嘖嘖驚嘆:「哎呀,這就打起來了?太刺激了……」

……

縱橫天下單兵戰鬥力怎麼樣,還真是無從估計,畢竟都是十幾級的玩家,就算有差距也不過是裝備和操作上的,屬性差距不多大。

但是縱橫天下有個其他行會都夢寐以求的優勢,那就是人多勢眾……

冷兵器時代,人海戰術是絕對不會過時的。

在職業尚未成熟的遊戲前期,人海戰術更顯得簡單粗暴。

聽自己行會的人被其他行會的人埋伏了,7區範圍內所有主城裡的縱橫天下玩家,都放下了手上的工作,從傳送陣里源源不斷的傳到餘暉城,並投入戰常

血色盟和和長歌無對的人越打越不對勁。

大家都在一個城裡,餘暉城行會就那麼多,行會徽章啥的一目了然,可是縱橫天下的徽章卻是從來沒見過的。

而且帶這種徽章的人越來越多,血色戰旗和2012都開始納悶了。

餘暉城什麼時候搞出一個這麼大的行會,人數比自家兩家人都要多。

「你們到底是什麼人?」血色戰旗長槍隔開一個戰士的長劍,奇怪地問道。

「草泥馬,老子是縱橫天下的人,今天老子就要踏平你們餘暉城1

這戰士正是天雷無妄,天雷無妄這丫腦子本來就簡單,原本不過是和全真教的矛盾,可是被血色盟和長歌無對這麼一攪合,傷亡無數,早就打出了火氣,所以就簡單的認為這是一起有預謀的伏擊。

你們餘暉城的人團結是吧?強龍不壓地頭蛇是嗎?今個我們縱橫天下就讓你們見識一下什麼叫做過江龍。

「踏平餘暉城!槽!這是來挑事了啊1血色戰旗聞言,和2012對視一眼,當即給縱橫天下的人下了定性。

麻痹的,遊戲才開服幾天,這是要開始征戰天下了嗎?餘暉城要是就這麼容易被人踏平,豈不是成了他們成功的第一步?

無論是成功還是失敗的道路上,人們都會記住第一個……如果餘暉城成了第一個被踏平的,那就真正的打上了恥辱的標籤。

「草!不能忍,吹哨子,叫人1

血色盟作為華夏排的上號的大行會,血色戰旗這份魄力還是有的,立馬拉開好友欄給城裡其他行會的會長群發了消息。

2012也不是那種自私自利不顧大局的人,他一直以自己是餘暉城第一行會為名,餘暉城要是陷落了,最丟人的自然是他,所以這個時候也和血色戰旗做了同樣的決定。

餘暉城一眾行會會長們,對城外的大戰略有耳聞,不過都是糊裡糊塗,只知道是和全真教有那麼關係,此時收到了血色戰旗和2012的消息,全。

原來縱橫天下是來屠城的,難怪先找全真教這幾口子下手,人家是出頭鳥嘛……

可是丫們隔城來攻打確實是欺人太甚,只要有血氣都不能忍,於是一聲令下,餘暉城幾乎所有的大行會,全都往城外戰場跑來……

餘暉城的玩家們氣勢如虹,意志堅定,一心要把這些外來人趕走,就差從背後插個旗子,寫上「驅除韃虜恢復中華」八個字了。

縱橫天下人越來越多,螞蟻一樣後來居上,似乎是受了多大委屈,一邊殺一邊喊,戰意不減。

城門外裝備遍地,白光四起,有人趁機捅平時仇人刀子,有人趁亂撿裝備發戰爭財,反正是亂的不行。

此時站在城牆頭上往下觀望的始作俑者,全真教六人,看著城外的一片混亂,目瞪口呆道:「天下大亂,「槽!你來的正好,攔住他們1

王羽往後一翻站了起來,一手拍著胸脯一手指著正前方的縱橫天下玩家,對身旁的守衛道。

這群傢伙夠狠的,剛才差沒把王羽給亂刀分屍,王羽可從來沒這麼悲催過。

「願意為您效勞1

那守衛大哥kuacha!立定,沖王羽敬了一個禮,轉過身,手中長矛一橫,威武霸氣的擋住了縱橫天下的玩家。

「?」

縱橫天下的玩家都是外地人,哪裡見過如此場面,登時腦袋上集體冒出了一個問號。

這時候,人群里有人叫道:「媽的,不要被他唬了,全真教這群人無恥卑鄙是出了名的,他能變成妖孽老大的樣子,就能變成衛兵的樣子。」

聽到此人的話,所有人恍然大悟,變形術可是什麼都能變的,別變成衛兵了,就算變成七英雄也不在話下。

想到這裡,縱橫天下的人看都不看,直接把技能丟在了衛兵身上。

身旁看熱鬧的餘暉城玩家們見狀,紛紛嘆息:「還是太年輕礙…」

若是縱橫天下的人不攻擊衛兵,衛兵最多就是當在這裡不讓他們過去,可是一旦攻擊了衛兵,系統自動判定為向系統挑釁。

一個15級得戰五渣竟然藐視創世神的權威,這還了得,衛兵大哥不由分就開啟了暴走模式。

衛兵的實力是毋庸置疑的,衝鋒衝撞二段位移,旋風斬開的跟他媽大風車似的,帶著白光從街頭衝到了街尾,然後崩山擊十字劍什麼的一路又突刺了回來。

來來去去兩個來回,縱橫天下的人徹底被打散,僅剩了不到三十人,一個個滿是懵比的站在那裡,似乎是在做夢一樣。

「這衛兵哪來的?」王羽扭過頭問身旁的無忌道。

「我在隔壁叫來的。」無忌,無忌也有也有不少餘暉城榮譽,所以也能調動附近的衛兵。

「你啊你,真是作孽1王羽鄙視無忌道。

無忌嘿嘿笑道:「兵不厭詐嘛,我又沒讓他們攻擊衛兵……」

與此同時,縱橫天下行會頻道里又響起了追擊者們的怒罵聲:「槽,中計了,他們有埋伏1

「埋伏?怎麼可能?全真教不就八個人嗎?」

「我他么怎麼知道,你們快來城外!1

「城外個屁,我們被衛兵屠了1城裡的玩家罵罵咧咧的道。

縱橫天下的人本來以為全真教區區幾個人而已,自己來幾百人穩穩的能把他們滅了,所以也就沒在餘暉城登記戶口,誰曾想這幾人一個比一個難纏,甚至連衛兵都喊出來了,直接把他們送回了自家主城。

「衛兵?」城外的玩家也蒙了,難道是系統bug嗎?

「算了,別他媽糾結這個了,坐標發來,我們這就傳送過去的1

第一個被打回城的天雷無妄道。

「」

「」

……

城外的玩家們相繼爆出了自己的坐標。

這四個坐標正是血色盟和長歌無對兩大行會的主要戰常

春翔四人從城裡逃出來后,引著追兵就跑到了這裡。

要血色盟和長歌無對之間的事,根本扯不到全真教和縱橫天下的人,可全真教這群傢伙賤啊,遠遠地看到兩伙人在那裡死磕,高喊著:「我們的幫手來了1然後就一頭衝進了戰常

縱橫天下都是生面孔,血色盟和長歌無對的人都不認識,於是乎紛紛把他們當成對方的人……而縱橫天下的人聽到全真教這些人這麼一喊,當即把另外兩幫人當成了全真教的幫手。

三方呼喝著,就打成了一團……

全真教眾人趁著別人打的興起,胡亂丟了幾個技能,就逃出了戰團,躲在一旁紛紛嘖嘖搖頭:「媽的,真是作孽啊,無忌這狗曰的就應該不得好死1

……

縱橫天下單兵戰鬥力怎麼樣,還真是無從估計,畢竟都是十幾級的玩家,就算有差距也不過是裝備和操作上的,屬性差距不多大。

但是縱橫天下有個其他行會都夢寐以求的優勢,那就是人多勢眾……

冷兵器時代,人海戰術是絕對不會過時的。

在職業尚未成熟的遊戲前期,人海戰術更顯得簡單粗暴。

聽自己行會的人被其他行會的人埋伏了,7區範圍內所有主城裡的縱橫天下玩家,都放下了手上的工作,從傳送陣里源源不斷的傳到餘暉城,並投入戰常

血色盟和和長歌無對的人越打越不對勁。

大家都在一個城裡,餘暉城行會就那麼多,行會徽章啥的一目了然,可是縱橫天下的徽章卻是從來沒見過的。

而且帶這種徽章的人越來越多,血色戰旗和2012都開始納悶了。

餘暉城什麼時候搞出一個這麼大的行會,人數比自家兩家人都要多。

「你們到底是什麼人?」血色戰旗長槍隔開一個戰士的長劍,奇怪地問道。

「草泥馬,老子是縱橫天下的人,今天老子就要踏平你們餘暉城1

這戰士正是天雷無妄,天雷無妄這丫腦子本來就簡單,原本不過是和全真教的矛盾,可是被血色盟和唱歌無對這麼一攪合,傷亡無數,早就打出了火氣。

你們餘暉城的人團結是吧?強龍不壓地頭蛇是嗎?今個我們縱橫天下就讓你們見識一下什麼叫做過江龍。

「踏平餘暉城!槽!這是來挑事了啊1血色戰旗聞言,和2012對視一眼,當即給縱橫天下的人下了定性。

麻痹的,遊戲才開服幾天,這是要開始征戰天下了嗎?餘暉城要是就這麼容易被人踏平,豈不是成了他們成功的第一步?

無論是成功還是失敗的道路上,人們都會記住第一個……如果餘暉城成了第一個被踏平的,那就真正的打上了恥辱的標籤。

「草!不能忍,吹哨子,叫人1

血色盟作為華夏排的上號的大行會,血色戰旗這份魄力還是有的,立馬拉開好友欄給城裡其他行會的會長群發了消息。

2012也不是那種自私自利不顧大局的人,他一直以自己是餘暉城第一行會為名,餘暉城要是陷落了,最丟人的自然是他,所以這個時候也和血色戰旗做了同樣的決定。

餘暉城一眾行會會長們,對城外的大戰略有耳聞,不過都是糊裡糊塗,只知道是和全真教有那麼關係,此時收到了血色戰旗和2012的消息,全。

原來縱橫天下是來屠城的,難怪先找全真教這幾口子下手,人家是出頭鳥嘛……

可是丫們隔城來攻打確實是欺人太甚,只要有血氣都不能忍,於是一聲令下,餘暉城幾乎所有的大行會,全都往城外戰場跑來……

餘暉城的玩家們氣勢如虹,意志堅定,一心要把這些外來人趕走,就差從背後插個旗子,寫上「驅除韃虜恢復中華」八個字了。

縱橫天下人越來越多,螞蟻一樣後來居上,似乎是受了多大委屈,一邊殺一邊喊,戰意不減。

城門外裝備遍地,白光四起,有人趁機捅平時仇人刀子,有人趁亂撿裝備發戰爭財,反正是亂的不行。

此時站在城牆頭上,往下觀望的寄傲看著城外的一片混亂,目瞪口呆道:「天下大亂,媽的,真是作孽啊,無忌這狗曰的就應該不得好死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