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凡川之旅>第五百八十二章:青墨之言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五百八十二章:青墨之言

小說:凡川之旅| 作者:煙葉神| 類別:玄幻魔法

凡川抽出了仙氣,浸入到了仙術修鍊心法之中,準備好好感受一番,隨著仙氣的匯聚,心法開始出現變化。

安靜的萬青閣內,只有凡川一人獨座,玉桌上的修鍊心法開始緩緩的懸空而起,從而展現出來了浩瀚的仙術,如同密布的星雲一般,緩緩流淌著,一層結著一層的感官刺激,讓凡川極為震撼。

凡川從未想過竟有如此之多的仙術修鍊心法,其中包括如何加快仙術挪移陣法,以及利用少許的仙氣制敵,還有各式各樣的招式和陣法,包括凡川在南異元郎獸王邊境軍營見過的迷魂仙陣,更讓凡川驚奇的是,竟還有呼風喚雨的仙陣之術,奧妙萬千。

凡川就如同一條小魚一般,暢遊在浩瀚的星海之中,感受著仙術之奇的同時,更認真的學習著,雖然有些吃力,但凡川很有耐心的堅持,僅僅用了不到一個時辰,凡川就已掌握了如何布置迷魂陣法,以及如何加快仙術挪移陣法。

對於各式各樣的仙術招式,凡川雖有一些了解,但太過於繁雜,凡川沒有時間記下,而那神奇的呼風喚雨,凡川更是未曾了解。

幾番感受之後,凡川覺得自己還算是天賦異稟,不過凡川並不貪心,在完全掌握了加快仙術挪移陣法和迷魂陣法之後,凡川便收回了神識,並退出了感受仙術修鍊心法之幻境。

待收起了靈石之後,凡川這才察覺到,自己身上的玄色長衣已被汗水浸濕。

凡川略顯疲憊的站起了身,轉身來到了玉床前,拿起了手中那件白色的長衣,隨即緩緩的將身上的玄色長衣褪去,換上了全新的白色長衣,腰間戴上了鑲嵌玉石的腰帶,更將白色的長發給整齊的束到了腦後,簡單的一番收拾之後,凡川感覺差不多了,這便才轉身走出了萬青閣。

關上了萬青閣的紅木門,眼前還是之前那片薄霧籠罩,凡川快步的行進,很快便穿過了長長的通道,來到了四條通道的交叉口之處。

按照之前的記憶,過去這個交叉口,前方便是天河瀑布,再然後便是浮仙修鍊之所,再行進一些,便可抵達東宮主殿秋曳宮。

凡川想要託言慕岸辦件事,然後再去拜訪瓊姬大人,尋覓一件屬於自己的仙器,只是找到言慕岸,必須要去往浮仙修鍊之所,孤真閣便是言慕岸的所在。

可在凡川正欲起步離開通道交叉口之時,身前突然閃現出了一道金芒,仙氣瀰漫之下,一個倩影便出現在了凡川的身前。

淡黃色的長裙,搭配秀色可餐的樣貌,以及其身上那獨特的香味,凡川一眼便認了出來。

「凡川拜見青墨隱仙大人。」凡川連忙微微躬身施禮道。

「嘻嘻。」青墨笑顏如花道:「少君多禮了,該是青墨拜見少君。」

「呃,隱仙大人抬舉了。」凡川不知為何,竟感覺有些尷尬。

青墨似乎沒有察覺到凡川的尷尬,便接著出聲道:「少君這是剛從萬青閣出來嗎?仙君大人可有什麼託付?」

凡川想了想,點頭道:「恩,是剛從那裡出來,不過父君並沒有什麼託付,只是讓我好生尊敬眾仙。」

青墨點了點頭道:「噢,是嗎?那麼,少君接下來有什麼打算呢?」

「打算?打算談不上,我初來仙界,該是先向眾仙學習才是。」凡川頓了頓,接著出聲道:「對了,之前在秋曳宮內,多謝隱仙大人的鼓勵。」

青墨「噗嗤」的笑出了聲道:「那算什麼鼓勵?哎呀,其實你大可不用在意,有些仙人呢,就愛在亂世之中嶄露頭角,你心裡有方寸便是了。」

凡川不解道:「聽隱仙大人這話,莫非隱仙大人有什麼指示?」

「哎呦,指示談不上,我倒是覺得你穿這一身長衣,可比仙君大人英俊多了。」青墨微笑道。

「呃,隱仙大人就別埋汰我了。」凡川尷尬道。

青墨隨即收回了笑容,忽而認真的出聲道:「少君啊,我今日所向你說的話,也只是我個人的一點點猜測,並不是準確的答案,我只希望,你聽了之後,可以有自己的權衡。」

「隱仙大人但說無妨,在下洗耳恭聽。」凡川同樣認真道。

「好,是這樣的。」青墨沉思了一瞬,接著出聲道:「按我的猜測來看,我覺得眼下最大的敵人不是西宮,而是我們東宮自己人……」

「噢?隱仙大人,此話怎講?」

凡川隱隱約約間好像能猜到什麼,莫非青墨的猜測與自己的父君所言,有共性?

果然,只聽青墨接著出聲道:「少君,你沒覺得如今太過於安靜了嗎?眼下我東宮新君繼位,對於西宮而言,可是一個難得的戰機,他們卻沒有動靜?這說明什麼?」

「說明什麼?」

青墨認真道:「依我來看,這說明西宮有著更大的戰機在等待,然而這一戰機的背後,想必是一統仙界,但若是兩宮竭盡全力,無非是魚死網破,所以,我猜測,我們東宮裡有姦細。」

「什麼?姦細?這……」凡川故裝作驚恐狀。

青墨隨即緩聲道:「不過啊,少君,你也不用太過於慌張,我也只是猜測,不過,我們最好還是小心翼翼一些為好。」

「恩,我全聽隱仙大人的安排。」凡川誠懇道。

「安排?哈哈,算了算了,我可不敢對少君安排,只是好意的提醒你一下。」青墨笑道。

凡川自然知道這姦細是誰,只不過還是有些驚訝青墨竟然可以猜到一些端倪,與此同時,凡川也可以肯定,青墨絕對是可以相信的人,但凡川也不能表現的太過於親和,畢竟在這種權利的暗潮湧動之下,一切皆都可能變化。

「那好吧,多謝隱仙大人的提醒。」凡川再次微微躬身施禮道。

青墨再次「噗嗤」的笑出了聲,繼而出聲道:「少君啊,你可別再稱我什麼隱仙大人了,仙君大人在位之時,便是直呼我的名字,你以後也可以,直呼我為青墨即可。」

「呃,還……還是不要了罷,畢竟我眼下並不是東宮的仙君。」凡川不好意思道。

青墨笑了笑,並沒有再糾結這一話題,而是話鋒急轉道:「對了,你眼下是要去哪裡?」

「噢,我……我想去瓊姬隱仙大人那裡求上一件仙器。」凡川如實回答道。

「求仙器?好吧,不過,瓊姬的脾氣可不怎麼樣,你可要做好心理準備。」青墨回聲道。

「恩,多謝隱仙大人好意提醒,我已有些耳聞,若是不然,我也不會強求。」凡川點了點頭道。

青墨抿了抿嘴道:「那好吧,那祝你好運咯。」

話音落,只見金芒再次閃過,仙氣瀰漫之下,僅僅一瞬,便已沒了青墨的身影。

看到青墨已經離去,凡川猶為感嘆,實在猜不透青墨到底是一個什麼樣的女仙人,不過就眼下而言,青墨此仙還是可以信任的,就剛剛的猜測,便是其他仙人難以做到的,或者說,其他仙人不願做到的。

凡川唏噓了一番,隨即起步行進,快速的繞過了天河瀑布,很快,便來到了浮仙修鍊之所。

由於在浮仙之所外皆是凡川認不出的奇異樹木,凡川一時間竟不知從何處進入閣室,或者說,不知從哪裡可以繞開這些奇異的樹木。

可就在凡川站在一棵奇異樹木下百思不得其解之時,身邊的這棵奇異樹木卻突然抽動了起來,是的,沒錯,是完完全全的抽動,挪移了原在的位置,然而地面上卻沒有一絲絲痕。

凡川詫異的看著已經挪移到一邊的奇異樹木,一時間竟不知道該說些什麼,但是凡川注意到,由於奇異樹木的挪移,致使眼前剛好出現了一條通道,直通浮仙之所,不過,在其後,還有多棵奇異樹木並未動彈,以至於凡川還是無法進入浮仙之所。

正在凡川準備踏入眼下這一空檔之時,身前的那棵奇異樹木竟然開口說話了。

「吾等仙木拜見少君。」

聽到這聲話音,凡川嚇了一跳,但立即還是察覺到了是從仙木之中傳來,只不過,尋不見仙木的口鼻罷了。

凡川試探著回聲道:「噢,見過汝等仙木……」

那仙木接著出聲道:「少君無需驚詫,吾等仙木乃是仙君大人曾親手所栽,可形成一套錯亂陣法,以防護浮仙之閣。」

「噢噢,原來是這樣……」凡川一時間也不知道該說什麼好了,只是還有些驚奇。

那仙木接著出聲道:「少君可是想要去往浮仙之閣?」

凡川點了點頭道:「是的,我想要去孤真閣,尋找浮仙言慕岸。」

「好,吾等這便散開。」

仙木說著話,隨即顫動了一下樹枝,發出了「吱吱」的聲響,接著奇異的一幕便出現了,只見那數不清的仙木皆都開始顫動,挪移,僅僅片刻,便在凡川的眼前清出了一條通道,可直通浮仙之所,毫無障礙。

凡川驚訝的同時,便微微躬身施禮道:「多謝仙木。」

「少君無需多禮,快去吧。」

隨即凡川也不再逗留,快速的穿過了仙木的通道,等再回頭之時,那些仙木便又回歸到了原位,再次形成了錯綜複雜的樣貌,隱約間,還真的像是一套陣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