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掌印乾坤>第一百一十五章 旖旎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一十五章 旖旎

小說:掌印乾坤| 作者:滄海木木| 類別:武俠修真

? 劉長青剛要去撿那一塊飛出來的隕鐵精,神識中出現幾人,立即拉著黎仙兒轉入一塊巨石后,渾身靈力被書靈吸納進牢房內,變成一個一點靈力都沒有的普通人。黎仙兒睜大了美眸,不可思議的看著劉長青,師兄是怎麼做到的。隱匿功夫如此了得,明明就站在自己眼前,卻感受不到一點靈力。正常驚詫間,劉長青已經取出一枚隱匿靈符貼在她身上,二人擠在狹窄的空間內,隱匿起來。

「是隕鐵精,陸師兄快看,咱們剛一進來就有好運。」五名金光門的修士剛一進來,一名修士就喊道,奔到隕鐵精旁,彎腰撿起,卻被燙了一下,但臉上還是洋溢著微笑。進入築基后,宗門每個月才發放十二塊靈石,手裡這一塊拳頭大的隕鐵精足夠一年的靈石了。

「呵呵,好了,金師弟,這裡好東西還很多,隕鐵精你就收起來吧。咱們四處尋找,幸運的或許能發現天外隕鐵這樣的法寶級材料,到時候可就發了。不過都要注意安全,聽說這岩漿河流里有妖獸存在,可要小心。」

領頭的築基後期修士笑著說道,這個金師弟什麼都好,就是有些貪財,這也難怪,如今修仙界修鍊資源匱乏,無論是靈石、靈丹還是靈藥,都是少之又少,一些珍貴的全都由上面的人佔有了,他們這些所謂的精英弟子每個月的福利還趕不上核心弟子的十分之一。

如今有機會進入血煉之地秘境,自然要多多尋找一些各種資源,也方便日後的修鍊。

其他四人立即答應一聲開始尋找起來,躲在岩石後面的劉長青和黎仙兒二人卻是另一番旖旎的景象。這可凸起的岩石本來就不大,躲避一個人還將就,如果躲避兩個人就更加狹窄,為了避免被人看見,黎仙兒的身體緊緊貼在劉長青的胸口上,一陣陣濃重的男人氣息湧入她的鼻孔,渾身竟然酥了,情不自禁的伸出胳膊,摟住劉長青的腰身,臻首埋在劉長青的肩頭上。

劉長青只覺得腦袋嗡的一下,一片空白,懷裡摟著柔若無骨的身子,嗅著迷人的香氣,感覺像做夢一樣,如此佳人卻在自己的懷裡,心神激蕩。「我一定要好好保護她,不能讓她受到一點傷害。」劉長青暗暗下定決心,雙手不由的摟緊了玉人,明顯感覺到懷中之人呼吸加促,心跳加快,丫頭這是害羞了。

就在劉長青和黎仙兒沉浸在二人世界的時候,一直奔流的岩漿河流突然掀起了丈許大浪,一頭渾身散發這火焰的怪魚擺著巨大的尾巴在浪尖游弋,兩隻拳頭大的魚眼盯著岸上正在尋找寶物的修士,嘴裡發出哇哇嬰兒的哭叫聲。

金光門的陸師兄見狀,心中一凜,大吼道:「小心。」

其他三名修士全都下意識的向陸師兄身邊奔來,唯獨金師弟手中拿著一塊剛剛找到的煉器材料向陸師兄搖手,只覺得后心一痛,一根又細又長的物體穿透了他的靈力護罩,從胸前凸了出來,緊接著被凌空拽起,怪魚一口咬住,三下五除二就吞入腹內。

「金師弟。」四名金光門修士睚眥欲裂,雙眼通紅,各種祭出靈器攻向怪魚,誰知怪魚尾巴一晃,鑽入岩漿中消失不見,讓四件靈器落了一個空。

「你出來,出來。該死的妖怪,你出來。」陸師兄衝到岩漿河邊大吼道,回答他的卻是空蕩蕩的迴音,「出來出來來」

剛進來沒有多久就折損了一名師弟,讓他如何能接受,祭出靈器就要向岩漿河攻擊,被另外的修士攔住:「陸師兄,你清醒一下,這裡岩漿溫度奇高,你的金羽劍落入岩漿里恐怕出都出不來了。」

陸師兄獃獃的望著流淌的岩漿,心中懊惱,怎麼就沒有多提醒一下金師弟呢。雖然金師弟修為才築基初期,人也比較貪財,可一直像弟弟一樣尊敬自己,什麼好東西全都先拿來讓自己挑選,如今卻落得身死道消的下場。

「你們三個在距離遠一些的地方尋找寶物,不能為了寶物連性命都丟了。」

「是,師兄。」不用陸師兄說,另外三人也知道保護好自己,有的祭出了防禦靈器,有的拿出防禦靈符激活,增加防禦手段。

這一切全都落在身後的歐亞楠眼中,嘴角露出殘酷的微笑,自己可以尋找機會下手了,反正可以推到怪魚身上。

劉長青和黎仙兒已經忘記了身處何地,二人世界里全都是對方的氣息,心跳和呼吸,彷彿時間在這一刻都靜止了。誰知一股毛骨悚然的威壓噴涌而至,嚇的二人一動都不敢動。

原本想要趁機對走到這邊來的金光門修士動手的歐亞楠更是不堪,額頭豆大的汗珠子一顆接著一顆的流淌下來,如芒背刺,連一根手指都不敢動。

「沒想到這裡還有幾個人類,可讓猿爺爺包餐一頓了。桀桀桀桀」三級妖獸巨猿出現在洞口內,猩紅的舌頭舔了舔寬厚的嘴唇,兩根半尺長的獠牙露在嘴邊,顯得猙獰恐怖。

巨猿開口說話讓歐亞楠魂飛魄散,這是化形妖獸的標誌,難道來的是化形大妖。無數念頭在他腦海里翻轉,最後咬咬牙,回頭猛然跪地,口中大呼:「參見大王。小的願意追隨大王,為大王尋找血食。」

正要對歐亞楠動手的巨猿聞聽一愣,這個人類怎麼回事,還沒動手就跪地投降,還要追隨自己。他怎麼知道血食的事情。

裡面的四名金光門修士全都聚集到一起,心中暗暗叫苦,一次尋寶而已,怎麼還出來一頭化形妖獸。不是說裡面全都是三級以下的妖獸嗎。一頭化形妖獸所有進來的修士一起也不是對手啊,誰曾想有人竟然一下子就投降了,甘願做妖獸的奴隸。慢著,這個人是什麼時候進來的,怎麼一點聲音都沒有,他是不是有什麼企圖。陸師兄四人看向跪在地上的歐亞楠,見他什麼門派的衣服都沒有穿,渾身破破爛爛的,跟出現的妖獸一樣,用一塊獸皮遮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