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掌印乾坤>第一百一十七章 撿便宜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一十七章 撿便宜

小說:掌印乾坤| 作者:滄海木木| 類別:武俠修真

? 「快走,它已經半化形,咱們都是不是對手。」火龍谷築基後期修士神識傳音道,「讓青金劍靈符抵擋一下,不要回頭,全力逃命,逃走一個是一個。」說罷,噴出一口精血,臉色蒼白著把身體一半靈力全都打入到靈符當中,頭也不回的向入口飛去。

其他九名火龍谷修士全都快如閃電的跟了出去,剩下三名金光門修士傻傻的站在原地,一時間忘記了逃跑。

失去陣法支持的青金劍靈符雖然有築基後期修士的精血和靈力輸入,但靈光卻大減,調轉方向,以一個刁鑽的角度刺向巨猿。

巨猿正斗的起勁,見對手四散逃竄,只留下孤零零的一個靈符,氣的哇哇大叫,掄起手中鐵棒就把小劍砸飛了出去,接著縱身向外追去,路過三名金光門修士的時候,鐵棍橫掃,三人**迸裂,連慘叫都沒有發出一聲就一命嗚呼。

現場一片寂靜,只有和歐亞楠火拚的金光門修士膽戰心驚的一邊游斗一邊苦苦勸誡歐亞楠:「這位道友,你我同為人類修士,何必要為妖獸服務。放兄弟一馬吧。」

歐亞楠一收火焰槍,滿臉堆笑道:「剛才是做做樣子,道友勿怪,快些走吧,這裡不是久待之處。」

那名金光門修士一喜,收起靈器,抱拳道:「多謝道友。多謝道友。啊。你、你卑鄙。你」歐亞楠的火焰槍刺中修士的胸口,修士慘叫一聲,氣息逐漸沒了,瞪著雙眼,不甘的軟綿綿倒下,緊接著一陣火焰席捲,整個人就化為飛灰,只剩下一個孤零零的儲物袋。

「哼,不過如此。大宗門的怎麼了。不知道兵不厭詐的道理。活該。」歐亞楠自言自語道,單手一招,抓起儲物袋,然後來到被巨猿打死的三人身邊,高興的收起三人的儲物袋,不錯,雖然認了一個主人,但小命保住了,又得了其他人到底寶物,似乎買賣不錯。

整個過程兔起鶻落,從火龍谷修士闖進來組鎮到被三級巔峰妖獸巨猿擊退,不到十幾息,再後來唯一倖存的金光門修士被歐亞楠用計幹掉,劉長青都驚呆了,這頭半化形妖獸真是兇悍,連地級中品靈符都不管用。

那枚地級中品靈符被巨猿擊飛后失去靈力,落在一處地上,劉長青的神識一直鎖定靈符,就想等沒人的時候找來,誰知歐亞楠卻也盯著靈符,正向靈符走去。地級靈符不像一般的黃級靈符,全都是一次性的,而地級靈符只要裡面的靈力沒有完全耗盡,就可以多次使用,當靈力完全消失后就會變成灰燼,而這一枚青金劍靈符還比較完整,自然可以重複使用。

劉長青感覺這個沒穿衣服只圍著獸皮的獨目男人有些眼熟,雖然此人臉上傷痕纍纍,但劉長青依稀覺得自己認識他,他究竟是誰。

眼看獨目男人就要拿到靈符了,熔岩洞里又只有獨目人一人,這個寶物不能放過。劉長青悄悄對懷裡的黎仙兒說了一句,然後飄身從岩石后飛出,「道友好手段,為了活命甘願做妖獸的僕人就罷了,卻不該殘害人類修士。」

歐亞楠一愣,怎麼這裡還有人。而且聲音有些熟悉,顧不上撿靈符,猛然回頭,一隻獨眼立即睜的大大的,彷彿要噴出火來:「劉長青。是你。怎麼你也進來了。哈哈哈,老天有眼。老天有眼啊。讓我提早看見你。哈哈哈」

劉長青愣住了,這個野獸般狂笑的人認識自己,莫非他是火龍谷的弟子。可當初進入血煉之地的時候,並沒有見過此人,他是誰。

歐亞楠見劉長青驚愕的模樣,停止了笑聲,一隻眼惡狠狠的瞪著劉長青,「怎麼不認為我了。如果不是你我怎麼會這麼狼狽。連一隻眼睛都瞎了,全都是因為你。這全都你的緣故。」歐亞楠的吼叫撕心裂肺,好像要把三年多來的委屈全都吼出來,「如果不是你回來了,那該死的執事怎麼會把我騙進來。這裡就是要送修士們來讓妖獸吃的,被稱為血食。」

歐亞楠瘋狂的大吼讓劉長青不明所以,自己跟他很熟嗎。有仇嗎。慢著,他說是因為自己回來,他才被騙進血煉之地,那麼他是

「你是歐亞楠。你不是被趕出宗門了嗎。」劉長青愣愣看著眼前的獨目怪人,和記憶中的那個孩子重合在一起,真的是他。

「你是希望我被趕走吧。這樣再也沒有人搶奪你的升仙令了,可我卻傻傻的被騙入了這裡,過著膽戰心驚的日子,哪一天不擔心在睡夢中被妖獸吞食了,沒有日月,沒有時間,除了逃亡還是逃亡。你卻早火龍谷過著休閑的修鍊時光。這全都是你害的。看見了嗎,我這一隻眼睛就是在剛進來一個月時間就被咬瞎的,還有這條胳膊,已經斷了不下七回,身上的傷痕不計其數,這全都因為你。」

劉長青對歐亞楠的同情油然而生,一個十幾歲的孩子就遭受如此非人的遭遇,自然讓人同情,自己當初痛恨的是他的奶奶,也不是這個十幾歲的孩子。

「對不起,我不知道你發生的事情,如果知道」劉長青歉意的說道。

「如果你知道我在這裡會怎麼樣。是不是要追進來幹掉我。還是把我換出去。劉長青,收起你的那一套吧,沒有人會相信。現在老天有眼,把你送到我眼前,我會讓你嘗嘗我遭受的一切。哈哈哈,你準備好了嗎。」歐亞楠打斷了劉長青的話,手握著火焰槍,像盯著一樣獵物盯著劉長青道,他發現劉長青一點靈力都沒有,這個傢伙還是體修,而且肉身似乎還是皮毛境之下。

劉長青嘆了口氣,這個孩子的遭遇讓人同情,可他把所有的原因全都歸結到自己身上,怨恨自己,那就不對了,本來自己被他的奶媽推下懸崖,就是受害者,沒有斬草除根就不錯了,誰知他還要對自己動手,別說他只是築基初期,就算是築基後期,自己也能輕鬆的收拾了,既然他找死那就成全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