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掌印乾坤>第四章 痴兒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章 痴兒

小說:掌印乾坤| 作者:滄海木木| 類別:武俠修真

? 啪啪。岳老三把鄭府的門拍的驚天動地,一邊喊道:「鄭元山在家嗎,有好事上門了。」

鄭元山打開大門,發現是苑山縣有名的惡霸,岳府的二少爺岳步仁,身後還站著六七個家丁,不由的眉頭一皺,他來幹什麼,但臉上卻露出笑容,拱手道:「原來是岳二少爺,不知二少爺光臨寒舍有何貴幹,」

「我說元山,今天少爺我可是給你送錢來了,聽說你家千金前幾天買了一個雕像,少爺我看上了,出三百兩把它買走,這才幾天,你們就賺了一百兩,天底下上哪兒找這麼好的事,」岳步仁推開鄭元山,走進鄭府,一邊走一邊說道,眼珠亂轉,尋找雕像。

「這個、這個,二少爺有所不知,這全都是小女一個人的主意,能不能賣還得看小女的意思,要不二少爺等一會,我去問問小女。」鄭元山聞聽一愣,怎麼是奔雕像而來的,女兒這幾天剛剛有所好轉,心情也好了許多,可偏偏又出了這檔子事,恐怕女兒是不會答應的,這可如何是好。

「那好,你快點,少爺我的時間可寶貴。」岳步仁說道,等鄭元山前腳走了,他就領著人悄悄跟在後面。

鄭元山滿心忐忑的來到鄭翠雯的閨房,見到女兒,把岳步仁的意思說了,鄭翠雯哪裡會答應,「不行。爹爹,女兒就這麼一個要求,就是要留住雕像,其他的女兒都聽爹爹的。他就是給一萬兩,我也不賣。」

「呦呵,誰那麼大口氣,一萬兩銀子都不賣,」岳步仁推開房門就直接闖了進來,一眼就看見了房間里的雕像,不由的吸了一口氣,乖乖,還真是一大塊赤銅,不由的奔到雕像前,伸手就要摸雕像。

啪。

手還沒有碰到雕像,就重重的挨了一記,卻是鄭翠雯拿著一根藤條打在他是手上,「誰都不能動雕像。」一個柔弱的女子卻散發出強如山嶽的氣勢來。

鄭元山嚇得魂飛魄散,女兒怎麼敢惹這個小霸王,他們可是整個苑山縣的一霸,連縣尊都忌憚三分啊,連忙奪下藤條,正要上前道歉,卻被一名家丁推翻在地。

「反了你們了,還敢打我們少爺,」岳老三大吼一聲,搶上一步就要動手打鄭翠雯。

「慢著,岳老三,你退下。沒想到鄭家小妞身材長的不錯啊,就是不知道模樣怎麼樣,還用面紗遮擋著,怕見人怎麼著,」岳步仁看到婀娜多姿的鄭翠雯,眼睛一亮,一邊**笑著,一邊走向鄭翠雯。

「爹爹,你不要緊吧,你們敢擅闖民宅還動手打人,還有沒有王法,」鄭翠雯奔到爹爹身邊,把鄭元山扶起,怒視岳步仁道。

「哈哈哈,王法,在苑山縣,我們岳家就是王法。讓少爺看看你的俊俏模樣。」說完伸手一撕,就把鄭翠雯臉上的面紗撕了下來。

「少爺別」岳老三剛要出聲阻止,面紗已經被撕了下來,岳步仁和其他家丁全都呀的叫出來,後退了幾步,「真是晦氣,長的太丑了。」岳步仁狠狠的把手中面紗一扔,又扔出三百兩銀子,「動手,把雕像搬走。」

鄭翠雯見狀立即抱住雕像大喝道:「你們誰敢動。」

「呦呵,你打了我們少爺,少爺大人大量不和你這個醜八怪計較,還讓你多賺一百兩,怎麼還不開面,找死是不是,」岳老三上前就是一拳,打在鄭翠雯的臉上,臉立即青了一塊,但她的雙手依然緊緊摟住雕像。

「上,你們一起上,把她拖走,如果她再不鬆手,就打,狠狠的打,打到她鬆手為止。」岳步仁惡狠狠的說道。

「是,少爺。」其他幾個家丁全都上來,圍著鄭翠雯拳打腳踢。

「二少爺,二少爺,求您了,住手吧。住手呀。」鄭元山和聞訊而來的鄭夫人全都跪地求饒,希望他們能開一面,「女兒,女兒,你鬆手啊,再不鬆手就被打死了。」

但鄭翠雯雙眼露出堅毅的目光,死死抱住雕像,任憑拳頭落在身上、臉上,兩顆凸出的齙牙也被誰的拳頭打掉了,滿臉是血,嚇得鄭夫人一下子暈了過去,趕來的小桃也被岳步仁拽住,上前不得,眼看著小姐身體搖晃,精神恍惚。

鮮血濺到雕像身上,居然有一絲緩緩的滲入到裡面,誰都沒有發現。

「主人,你如果再不醒,用命保護你的女孩子就要被打死了。你就忍心看著她死在你面前嗎,你看她的眼睛,多麼痴情,這可比那個黎仙兒強一百倍、一千倍。你可不能讓一個女人就擊垮了,醒醒吧。」書靈的聲音在雕像里響起。

「打,給我狠狠的打。」岳步仁在一旁叫囂著,這個丑傢伙,嚇本少爺一跳。

五六個壯漢,十幾個拳頭,十幾隻腳,不知有多少落在鄭翠雯的身上,她的雙手漸漸的抓不住了,眼睛開始模糊,嘴裡、鼻孔開始冒血,就連眼睛里也有血水流出,混合著她的淚水,流淌到雕像身上。

「我、我不行了,保護不了你了,都怨我,如果我不把你留在這裡就好了,我」鄭翠雯緩緩倒地,眼睛一直盯著雕像憂鬱的眼睛,視線漸漸模糊。

噗通。噗通。噗通。一聲聲心跳突然在房間里響起,所有人全都住手,聽著跳動的心臟聲。

眾人都不明所以,愣住當場。

噗通。噗通。

聲音越來越大,岳步仁和家丁全都捂住胸口,他們感覺自己的心跳也跟著響亮的心跳聲音跳動起來,只有鄭元山夫婦和小桃沒有任何異狀。

「少爺,好難受,我的心好難受。」

「我的也是,我」

幾個人的心臟劇烈跳動起來,隔著衣服就能看到心臟的跳動,每個人臉上都露出痛苦的表情,最後胸口心臟全都爆裂開來,鮮血噴射出來,血氣瀰漫整個屋子,鄭元山和小桃立即嚇得暈了過去,那個怪異的心跳聲也漸漸消失,整個閨房一片寂靜。

「唉。」

一聲嘆息響起,雕像身上靈光閃爍,整個雕像變成一名濃眉大眼的少年,正是在血聊劉長青。

  • (快捷鍵:←)
  • 掌印乾坤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