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掌印乾坤>第五十四章 釜底抽薪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五十四章 釜底抽薪

小說:掌印乾坤| 作者:滄海木木| 類別:武俠修真

?

cpa300_4 劉長青微微一笑,伸手一抹,輕易的就抹去了玄龜盾上殘留的神識,簡單煉化起來。↗,過了半響,劉長青臉上並沒有露出喜色,而是越發凝重,原因無他,以他金丹修為,一炷香時間都沒有煉化此盾,還真是怪哉,如今自己滅了礦洞修士,時間一長,保不住會泄露出去消息,還是等日後再煉化吧,儘快把另外一個金丹長老引出滅掉才是。

收起玄龜盾,劉長青化作一道驚虹,飛快的投向襄陽城,距離襄陽城十里時候,落下遁光,以築基中期速度飛去,然後找到陳家大院,來到另外一個金丹老祖休息的地方。這個地方是陳家內院,居住的是築基期修士,外院由兩千多靈動期修士佔據著。

「拜見胡長老!」劉長青彎腰躬身朗聲說道。

「嗯?陳意,你不在礦洞守著,跑回來幹什麼?」房間里傳出一個蒼老的聲音。

「回長老,楊長老有要事讓晚輩迴向長老彙報!」

「什麼事?」

「這個」劉長青裝作猶豫的樣子,左右看看,對面房門砰的打開,「進來說話!」

「是!」劉長青邁步走進房間,不由的微微一怔,裡面擺設極其簡單,只有一張床和一個蒲團,一名鶴髮童顏的老者正盤坐在蒲團上打坐。看來這胡長老是一名苦修之人,不然也不會達到了金丹初期巔峰修為。

「什麼事情,還神神秘秘的,快說!」老者有些不悅的說道。

「回長老,楊長老說他發現了秦國通緝那名修士的蹤跡了,想要和胡長老聯手擒拿!」這個理由還是劉長青進襄陽城門時候看到城牆上告示,突發奇想而成的,就是想藉助人性的貪婪,五萬靈石通緝一名築基中期修士,可謂是天價了,楊德才積攢了數百年也不過是兩千中品靈石,數萬下品靈石而已。

「什麼?此話當真?」老者睜大了雙眼,秦國通緝一名築基期修士的事情十幾年前就有了,而且賞金一翻再翻,已經高達數萬靈石了,可十幾年了,沒有一個人完成任務。之所以如此困難,是因為被通緝之人在迴音谷裡面,那可是被稱為死亡之谷的地方,一萬多修士,近十萬的妖獸進去后無一生還,而且聽說還有化形大妖進去過,同樣是沒有出來,賞金雖好,但也得有命拿才行。

秦國為什麼出如此昂貴的賞金通緝一名築基修士,傳聞眾多,最多的還是此人參與了殺戮修士和妖獸的行為,而且別看修為不高,可渾身是寶,誰不眼饞?

不過胡長老心中起疑,楊德才怎麼會這麼好心?會和自己一起分享賞金?區區一名築基後期修士還不是手到擒來?

「他怎麼會讓老夫幫忙?一名築基後期修士他還收拾不了嗎?」

「築基後期嗎?晚輩可是聽說是金丹期老祖啊,好像是剛剛進階,氣息不穩的樣子。」

嘶!

胡長老吸力一口涼氣,短短十幾年,那人竟然從築基後期結丹成功了,真是妖孽!要知道一千多名築基修士中都難有一人能結丹成功,此人能在十幾年內順利結丹,這說明他身上一定有異寶!不然怎麼會讓他從築基後期進階到金丹期才僅僅用了十幾年的時間?想到此,胡長老心中火熱,心都已經飛到了楊德才那邊。

「好,既然楊長老盛情難卻,老夫就走一趟,老夫先走,你隨後跟來!」說完急不可耐的奔向城門,向礦洞方向飛去。

劉長青本來想跟上,來到城外抽冷子幹掉此人,可沒想到他一聽到自己的消息,火急火燎的走了,自己又不能像他一樣,以金丹修為示人,等他到了礦洞,自己恐怕才出城沒多遠,這可如何是好?

但看到陳家大院里形形**的築基修士,計上心頭,莫不如來個釜底抽薪,把陳家老窩給端了,讓他們變成孤家寡人,豈不妙哉?

劉長青不是嗜殺之人,但見到陳家弟子對待世俗之人做法后,就不再留有憐憫之心,加上自己答應凌峰滅掉陳家,自然也就心安理得了。如果有魂獸在就好,他可以殺人於無形,只吞噬修士的魂魄即可,不會引起騷亂,如今只能靠自己一個個的滅殺了。

神識掃過,陳家大院佔地數十畝,內院里築基修士有四百多人,劉長青一拍靈蟲袋,放出雙尾雷火蠍,然後又把嗜魂藤放出,最後身體一轉,消失在胡長老房間,殺戮開始了

雙尾雷火蠍進階后就相當於築基後期,而且速度增加了一倍有餘,飛行起來就像一道紅光,其毒性更加猛烈,劉長青吩咐它們只殺築基初期修士,中期和後期的都由嗜魂藤和自己動手,自然是輕鬆至極。很快,四百七十多名築基修士被滅殺一空,後期修士儲物袋他才收了,其他的都扔了,劉長青又散開神識找到了一處密室,雖然有禁制,但有小狐狸在,沒有能難住它的,只幾息時間,小狐狸就叼回來數個鼓鼓囊囊的儲物袋,劉長青心滿意足的離開了。

不過就是因為他把先殺胡長老改為先滅殺築基弟子的這個主意,卻讓他陷入了危機當中。

劉長青剛剛離開陳家,一道紅色遁光就落在陳家內院,見到滿地屍體,一灘灘污血,一具具乾屍,胡長老吼叫起來:「是誰?是誰幹的?」

胡長老在來到礦洞發現所有陳家弟子全都被幹掉了,就連楊德才同樣沒有了下落,救醒楊德才一名侍女后才得知是陳意乾的,立即感到不妙,匆匆返回,誰知還是晚了一步,四百七十多築基修士死亡殆盡,在憤怒的同時,感到一陣恐懼,是誰有如此大的能力,在沒有驚動其他人的情況下,悄無聲息的幹掉了四百多人?太恐怖了,莫非是元嬰老祖?他立即發出了警示。

劉長青微微一笑,你也嘗嘗被滅族的感覺吧,當初陳家可是把凌峰家族全都滅掉了,就連世俗之人的都沒有放過,何況自己只殺了築基修士,靈動期的一個沒動。

忽然整座襄陽城警鈴大作,東南西北四個城門關閉上,護城大陣也嗡嗡的啟動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