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掌印乾坤>第五十六章 引魂門門主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五十六章 引魂門門主

小說:掌印乾坤| 作者:滄海木木| 類別:武俠修真

? 如今,劉長青擁有驚人的財富,上品靈石兩萬多塊,中品靈石十二萬多,下品靈石一百多萬,古寶七八件,靈器三百多件,普通法寶五六件,靈丹近兩千瓶,靈藥、煉器材料不計其數,就連元嬰老怪都沒有其豐厚!

值得一提的是從楊德才室里拿走的那個箱子是黑鐵金精,本來楊德才是想單獨密下的,誰知裡面竟然夾雜著一塊烏金晶,這烏金晶外表和黑鐵金精幾乎是一樣,劉長青差一都沒有看出來,還是書靈提醒的,但烏金晶和黑鐵金精可是天壤之別,一個只能煉製上品靈器,一個卻是煉製法寶的主材,而且很有可能煉製出上品法寶的煉器材料,不可同日而語。

一塊拳頭大的烏金晶就能拍賣出十萬靈石的天價,其價值幾乎和星辰鋼相當,還稍微強一些。

這一次襄陽之行可謂賺的缽滿盆滿,不過也讓劉長青陷在了襄陽城內,聽襄陽城可是有金丹圓滿修士存在的,弄不好真的會飲恨襄陽!必須仔細謀劃一番。

平息了喜悅興奮的心情,劉長青開始準備一些特殊的手段。

首先,他取出一片遮天葉,聽書靈,此葉通靈,蘊含大量的靈力,如果把定身印封印在其中,可以起到意想不到的效果,現在就開始製作遮天葉版的定身印!

遮天葉不像其他法寶一樣需要煉化,只要用神識就能激發使用,劉長青祭出遮天葉,讓它豎著漂浮在空中,然後右手開始調動靈力,在空中一筆一劃的繪製定身印。手指好像重若千鈞,緩緩釋放出一道青色強大而純凈的靈力,足足半柱香時間才繪製好一份定身印,然後張嘴噴出一口鮮血,以鮮血封印其到遮天葉上!

雖然只是繪製了一枚,劉長青額頭上冒出了顆顆汗珠,整整一間地牢的靈力消耗一空,可見是多麼費力、費神。

休息了一個時辰,劉長青又開始繪製另外幾片遮天葉

一天時間,劉長青完成了七片遮天葉的繪製,接下來就是繪製各種靈符,因為還有尖吻蝮蛇皮,所以劉長青打算△』△』△』△』,m.▽.c↑om多繪製一些靈符,尤其是玄天一劍,進入金丹期后,玄天一劍的威力翻了數倍,足以比得上普通法寶一擊了,更重要的是激發靈符不需要太多神識,以劉長青目前神識強度,能一次使用四件法寶就已經天了,如果遇到一群金丹老祖,恐怕就會折在裡面了。

有最好的承載之物,又有其妖血,而且劉長青已經是禁制大宗師水準,很快就輕車熟路的繪製了數十枚封印玄天一劍的靈符,又繪製了十幾枚高價隱身符,可以隱身半個時辰。最後,劉長青取出玄天盾,藉助上品地脈之火開始煉化,剩餘四天時間就這樣過去了,第五天時間一到,劉長青就從天字十號走了出來。雖然不眠不休的煉化了兩天兩夜,劉長青還是僅僅煉化了玄天盾兩成,龜背殼上的神秘紋路只激活了兩成,不過劉長青不憂反喜,僅僅兩成已經比得上普通法寶防禦能力了,如果完全激發其防禦就逆天了,這才是重寶!

現在就是沒有時間,如果時間充足,可以仔細研究一下神秘紋路,如果研究通徹放入其他法寶中,起碼抗打擊能力大大增強。

此刻,整個襄陽城已經是風聲鶴唳,全城戒嚴,陳家老祖陳向陽已經得知消息返回,看到陳家大院內院的慘狀后,當場氣的吐了一口鮮血,險些昏迷過去。失去了築基這一層面的中流砥柱,陳家就算完了。

整個襄陽城都聽到了陳向陽的怒吼聲:「該死的傢伙,你出來,我要扒皮抽筋,抽魂煉魄,讓你永不超生!」

更多的人是暗中拍手稱快,該!

護城禁制已經完全打開,想要直接衝出去是不可能了,又不能一直躲在地脈之火的煉丹房內,五天時間還行,時間一長就會引起他們的懷疑了。劉長青緩步走在大街上,思考對策。大街上是一隊隊城衛,拿著一張通緝令四處找人,畫像中就是自己變成陳意的模樣還有就是秦國通緝令上的樣子,看來他們猜到是同一人了。

不過劉長青有最大的優勢,他現在是築基中期修為,誰也不會想到一名築基中期修士能幹掉四百多築基修士。也曾有一隊城衛攔住他,詢問了一下,見他相貌和通緝令上完全不一樣,就放他離去了。

劉長青眉頭一皺,本以為過去五天了,搜查會鬆懈一些,沒想到卻更加嚴格了,他們恐怕不是替陳家報仇,而是奔著自己特殊身份而來的,或許他們也不敢肯定,但他們寧可錯抓也不肯放過,畢竟在他們看來,自己身上藏有重大秘密。

剛走出不遠,迎面走來一群黑衣修士,全都蒙面,袖口上的黑洞洞的大門圖案。

引魂門的人?劉長青瞳孔微張,又恢復正常,側立一旁。這一群修士為首的是一名金丹老祖,而且還是中期,另外還有一名金丹初期修士,其餘二十人全都是築基後期,可謂強悍。

等一群人從劉長青身邊走過,劉長青在領頭金丹中期修士身上感到一種淡淡的熟悉氣息,猛然間想起這個人就是那個以大神通隔空想要抓捕自己的那名修士!當時自己才剛剛進入皮毛境後期,滅殺了他的孫子,結果自己被他們引魂門的人追的像一頭喪家之犬一樣,躲在在紫霞山上,結果遇到逍遙洞府開啟,獲得了萬鬼朝宗決和誅心針等寶物,還結識了黎仙兒!

想到黎仙兒,劉長青心中莫名一顫,嘆了口氣,轉身就要離去,忽然一個聲音在背後響起:「那名修士,我們門主有請!」

話的正是一名引魂門修士,一雙眼睛冷冷的看著劉長青,似乎他只要一搖頭,他就會馬上動手的樣子。

「這位道友,我和你們門主非親非故,又不認識,為什麼要跟你去見他?」劉長青懶洋洋的道。

「哼,我們門主可是引魂門門主,而且還是弒鬼盟的副盟主,能召見你一個的築基中期修士,是你的仙緣,別不知好歹!」那修士盛氣凌人的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