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掌印乾坤>第五十八章 禍水東移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五十八章 禍水東移

小說:掌印乾坤| 作者:滄海木木| 類別:武俠修真

?

cpa300_4 剛才,劉長青使用繪製定身印的遮天葉把胡長老定住,感覺效果和自己親身使用定身印基本一樣,好處就是不用消耗身體內的靈力,而缺點就是一片遮天葉只能使用一次,上面定身印立刻就消失不見了,還得重新繪製。,這僅僅針對一名金丹初期修士啊,如果對上陳化陽這樣的中期修士,恐怕就不行了,剛才也僅僅是定住胡長老一息時間而已。不過,劉長青還是比較滿意的,起碼不用消耗壽命了。

就在劉長青祭出奪魂旗收走胡長老亡魂時,數裡外的一個客棧內,殷破山猛然睜開熟睡的雙眼,心頭一陣激動,是孫兒的寶物!這是因為奪魂旗是其親手替孫兒煉製的,而且在煉製過程中為了讓孫兒能在鍊氣初期就能催動極品法器,所以還特意加入了孫兒的精血,不然他也不會一下子就發覺了。在二十多年前孫兒被殺后,就一直杳無音訊,沒想到卻出現在這裡,莫非殺害孫兒之人是秦國之人?

但奪魂旗的氣息轉瞬即逝,又失去了蹤跡,但大體方向還是能分辨出來,殷破山立即身形一轉,化作一道黑煙,向陳家方向飛去。

劉長青自然不知道使用一次奪魂旗居然引來一名老對頭,此刻,他已經潛入到陳化陽房間外,悄悄取出兩枚玄天一劍靈符扣在手心,身體一陣模糊,出現在房間內,二話不說祭出兩片遮天葉,同時兩枚靈符激射而出,幻化成兩把丈許的青色長劍向陳化陽斬去,嘴裡的誅心針也嗖的化作一道金光射向陳化陽。

但劉長青還是小看了陳化陽,他一個金丹中期修士怎麼會好相與的?兩枚遮天葉不過定住了四分之一息,讓他驚駭不已,但事出突然,只來得及激發護體靈罩,身體強行一擰,躲開了誅心針,但玄天一劍卻斬在他的右臂上,護體靈罩紙糊的一樣碎掉,一條右臂被砍了下來!在他看來,一道金光的誅心針遠遠要比玄天一劍威脅大,誰知玄天一劍威力也不小,堪比普通法寶一擊了!

啊!陳化陽慘叫一聲,就算他是金丹中期修士也疼的臉色慘白,豆大的汗珠從額頭滾滾而下,「你是什麼人,我們陳家與你無冤無仇,為何要下此毒手?」

劉長青哪有時間搭理他,如今襄陽城高手如雲,一定要速轉速決,一張嘴,伏魔鞭這件本命法寶游弋而出,遇風就冒出一陣黑煙,變成一條猙獰的尖吻蝮蛇模樣,瞪著兩隻妖冶的眼睛,撲向陳化陽!

這、這是魂兵?能成為數百年的金丹老怪,見識自然不差,認出是罕有的魂兵,嘴裡越發苦澀,自己究竟是如果得罪了這樣一位高手,連話都不說一句,只好強打精神,左手一怕,祭出一面黃色盾牌擋在身前,誰知在空中一轉,彎腰的繞過盾牌,張開腥臭的大口向陳化陽脖頸咬去。

陳化陽一驚,但也不能束手待斃,一張嘴,一把錐子模樣法寶激射而出,上下散發啪的雷光,扎向蛇頭,竟然是罕見的雷屬性法寶。

而劉長青似乎就在等待他出手,手指一彈,一枚銅錢嗡的一聲飛到錐形法寶之上,發出一片黃光,錐形法寶立即靈力大失,從空中跌落,變成一塊俗鐵!

陳化陽目瞪口呆,這、這是什麼寶物?專破別人的法寶,這仗沒法打了!就在愣神當中,伏魔鞭蛇頭已經咬住他的脖頸,身上靈力、精元狂瀉而出,眼中顯出死意,吾命休矣,陳家完了!

煉製伏魔鞭的尖吻蝮蛇可是四級化形大妖,只兩息,陳化陽就變成了一具乾屍,臉亡魂都沒有散出,反觀伏魔鞭似乎又多了幾分靈性,嗖的飛回劉長青嘴裡了。

劉長青滿意的收起所有寶物,又收了陳化陽的儲物袋,剛要散開神識再搜尋一番,忽然發覺遠處一道黑煙向這裡疾馳而來,隱約感到一絲熟悉,顧不上尋寶,立即貼上一枚隱身符,消失在房間內。

劉長青離開不久,引魂門門主殷破山就降下遁光,落在陳家大院之外,這兩天他也對襄陽城大致有所了解,知道這裡是襄陽城第二修仙家族陳家的地方,按照平時自然不能亂闖,但關係到孫兒的下落,殷破山一咬牙,向內院飛去。

陳化陽的慘叫已經引起城衛的注意,兩隊城衛立即飛來,張松就是其中一隊,遠遠就看見一道黑影闖入了陳家內院,速度之快,不是自己這築基後期所能比的,立即明白對方是金丹老祖,哪敢耽擱,手一揚,一隻火箭飛到半空,的炸開,這是城衛獨家求援信號,也只有發生重大事情才敢動用,目的就是讓襄陽城城主以及長老前來。

劉長青自然不知道老對頭竟然替自己吸引了襄陽城的注意力,在潛回客棧時候,神識中出現了引魂門修士的蹤跡,心中一動,既然要把襄陽城攪渾起來,何不來一個大的,尤其那麼對自己吆五喝六的引魂門築基修士,看著就不順眼,自己當年可是一直被引魂門弟子追殺,看來是時候報仇了,也正好打探一下引魂門修士為何來到秦國襄陽城。

順利的潛入引魂門弟子的客棧,悄然無聲的找到那名築基修士,輕輕一拂,人就昏迷,單手抓住此人腦袋開始搜魂,過了片刻,劉長青鬆開手,臉上現出難為情的神色,原來他們此行是為了聯合秦國,共同抵禦墜魔淵里的鬼物的,如果自己把他們殺了,是不是就會破壞弒鬼盟和秦國的聯盟?那自己豈不成了數十億世俗之人和百萬修士的罪人?為了自己一己私利卻破壞了他們之間合作,似乎就罪過有些大了。

劉長青嘆了一口氣,有些惆悵的走了,就連一個儲物袋悄悄滑落都沒有發現,看來只能等以後有機會再真刀真槍的報仇吧。

雖然劉長青返回客棧呼呼大睡,但陳家四周亮起來無數火把,十隊城衛見到求援信號全都趕來了,還有襄陽城城主武宏達和長老梁戰雙,二人全都是金丹後期修為,自然發現剛剛從陳化陽房間里走出來的殷破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