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掌印乾坤>第六十一章 秦國秘聞一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六十一章 秦國秘聞一

小說:掌印乾坤| 作者:滄海木木| 類別:武俠修真

?六聖子的猜測果然得到了印證,次日,殷破山就提出可以不要第三條,但靈石要一億塊,陣法材料百種,一千萬塊,把七聖子都氣樂了,真是無恥到了極點,他們弒鬼盟當秦國是冤大頭嗎?

六聖子只說茲事體大,需要上報長老會定奪,就把殷破山打發走了,然後發出聲訊符,等待長老會的命令。雅文言情.org他還有另外一件重要的事情要做,雖然武宏達城主也彙報了被通緝人的信息,但他認為不肯能,武城主又沒有充足的證據,不過陳家的滅門卻是不爭的事實,在沒有找到兇手之前,襄陽城還是只能進不能出。

再說昨天,劉長青見聖子看向自己,似乎非常驚訝,也被弄的命名奇妙,不知為何,今天卻被一名築基修士攔住,說聖子召見,讓他更加不解了。

聖子居住的地方是城主府的後花園里,裡面奇花異草,爭相綻放,小橋、流水,亭台樓閣,宛如人間仙境,周圍是一名名金丹修士,平時都是各修仙宗門老祖的金丹修士,此刻卻成了護衛,不得不說秦國真是大手筆。

六聖子就站在一座涼亭內,出神的看著溪水裡游弋的魚兒,好像渾然不知劉長青走到身邊。那名築基弟子在把劉長青帶到這裡后就對著聖子行禮后離去了,偌大個花園就只有劉長青和六聖子兩人。

「唉,有時候真是羨慕這些游魚啊,不知道煩惱,聽說它們的記憶也非常短暫,無憂無慮。劉隊長,一別數十年,別來無恙啊?」

六聖子緩緩轉過身,說了一句,讓劉長青大吃一驚。.org自己當過鎮北司銀衛隊長只有寥寥數人知道,眼前的聖子怎麼會一語道破?

「看來劉隊長是忘記本王了,本王可是一直念著劉隊長的恩情呢,如果不是劉隊長開一面,放了本王,說不定本王早就投胎轉世了!」

「你是義王?」劉長青兩隻眼珠子瞪得溜圓,一臉不信的神色,當年義王叛亂,作為鎮北司銀衛隊長負責守衛義王府,防止裡面人逃脫,誰知正好碰到義王倉皇出逃,他一時心軟就放走了義王,沒想到卻在十幾萬里之外的秦國遇到了,難怪昨天聖子是驚訝的目光看著自己。

「呵呵,劉隊長終於想起本王了,本聖子能活到現在還得多謝道友的活命之恩啊!」說完對著劉長青深施一禮,不過劉長青從其後半句話就聽出來了,感謝之後,他就是高高在上的聖子了,不是以前世俗界的皇子了。

「聖子不用太介懷,但年也是舉手之勞。對了,義王是如果當上秦國的聖子的呢?」劉長青擺擺手,在涼亭里的凳子上坐下,好奇的問道。別人或許敬重聖子身份,有所顧忌,但他又不是秦國修士,用不著在故人面前畏首畏尾,還是坐著說吧比較方便。

聖子微微一笑,也跟著坐在劉長青對面,拿起茶壺到了一杯靈茶,放到劉長青面前,把自己的經歷娓娓道來。

原來他從義王府逃出來后,就趁著夜色,化裝成貧民出了京城,卻不知道逃往何處,他一個高高在上的皇子,每次都是前呼後擁的,從來也不知道哪一條路通往何處,只知道撿最偏僻的路逃命,不能讓鎮北司抓住,回去可就是九死一生。

誰知慌不擇路,竟然跑到了一處懸崖絕路上,絕望之後他就像跳崖了斷此生,卻被一名道士就了下來,道士見到他臉上一會兒欣喜,一會兒迷茫,在仔仔細細檢查他的身體后,興奮的狂笑起來,拉著他非要認他當徒弟,本來絕望的義王突然能活下來,也非常高興,見老道慈眉善目,不像壞人,就拜他為師,後來才知道此人是秦國長老會的長老,而他之所以能看上義王,是因為義王身具隱靈根!

劉長青無語了,沒想到義王竟然的極為罕見的隱靈根,資質可謂逆天,就算是天靈根都稍遜一籌。隱靈根,之所以非常罕有和珍貴,就算在於靈根隱藏極深,而且極具可塑性,無論何種功法都能適應,一億修士中恐怕都不會出現一人,而且極難被人發現,如果不是高價修士,都發現不了。

不過劉長青有些好奇,如果是天才隱靈根,就算二十多年時間最少也能修鍊至築基圓滿啊,快一些的恐怕都能結丹了,義王怎麼才是築基後期?

看著劉長青懷疑的眼神,六聖子苦笑一聲,手一揮,二人周圍就出現一道隔離禁制。六聖子緩緩拿下臉上的面具,劉長青看后大吃一驚。

只見義王原本俊秀的臉上布滿了一層層細鱗,鱗片呈現淡紅色,好像是紅鯉魚身上的一樣,眼睛也有些像魚的眼睛轉變,鼻子完全凹陷下去,沒有了鼻頭,兩個鼻孔裸露在外面,就像兩個黑窟窿一樣,如果不是有面具遮擋,下雨天恐怕雨水都會倒灌而入!

「義王,你這、這是怎麼回事?」劉長青驚的幾乎要站起來了,一個人怎麼好好的變成了怪物模樣?

「劉兄有所不知,秦國的秦其實是『禽獸』的禽!」

「『禽獸』的禽,莫非秦國修士」劉長青心中一動,試探的說道。

「劉兄或許已經猜出來了,不錯,秦國修士不完全是人類,或者是半妖半人!」義王的話石破驚天,讓劉長青半響才反應過來,看著人不人、獸不獸的義王,等著他繼續說下去。

「劉兄看到外面的金丹修士了嗎?他們都不是憑藉自己真實本領修鍊出來的,而是依靠特殊的秘法強行提升了境界,最多就是金丹初期,而且終生不能在有進階的機會了,止步於金丹初期!」義王的話讓劉長青又吃了一驚,扭頭看了看那些像木樁子一樣的修士,果然全都是金丹初期。

「秦國還有這樣的秘法?那他們就會心甘情願的如此嗎?」

「能成為金丹修士,是多少修士一生的夢想,有機會能成為高高在上的金丹老祖,誰不同意?哪怕就是止步於此,也是多活了數百年,那些修士全都搶破腦袋想要成為金丹修士呢。」